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楚氏楚天秀 > 148 快,赶紧停火!
    丞相府。

    孔寒友和董贤良这对师徒,正在紧急商议,应对一场潜在的巨大危机。

    虽然他们不知道危机在哪里。

    但是,身为大楚皇朝最顶尖的政客,他们的嗅觉是极为灵敏的。

    毫无疑问,一场危机正在快速的向他们师徒逼近。

    孔寒友面色凝重拿着董贤良带来的一份最新的《大楚邸报》,仔细的看完了所有的十二篇文章。

    这十二篇文章,全是金陵十二名儒在宣扬董贤良的《阴阳灾异说》“上天降下灾祸,警示世人”。

    并且拿玄武庙遭到天雷轰击,这件一夜间轰动金陵城的大事,猛烈的抨击小昏侯。

    这雷击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今的金陵城,全城都在议论这件事情,说小昏侯遭到天谴。

    不论是宫里,还是宫外。

    朝廷官员,还是平民百姓,莫不如此,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想看看小昏侯会怎么倒大霉。

    冲在最前面的,无疑是金陵十二名儒“贾生、伍思显、蒋名博”等众儒生,在金陵儒生里颇有名望。

    可是,这事情怎么就透着一股诡异的阴谋气息呢?

    孔寒友无比的警觉。

    他能够成为晋升为御史大夫,最终熬到主相,这数十多年来经历过不知多少大风浪和阴谋。

    嗅觉自是无比的灵敏。

    他可不想自己刚刚成为主相,执掌丞相府,便栽一个大跟头。

    小昏侯虽然是金陵城头号大纨绔,被扣上“昏庸”的大帽子,被全城百姓骂了十多年。但是小昏侯从来不吃亏,更不要说主动去吃大亏。

    小昏侯为何要刊登这些众名儒的文章?!

    “拿其它邸报来!”

    孔寒友拿过其它邸报。

    《太尉府邸报》、《杨氏邸报》等等,金陵各大门阀掌握的邸报。

    这几份邸报请了小昏侯代为出版,所以也出版的很快,一日一版,但是都在报道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

    上面居然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提到了《阴阳灾异说》、玄武庙遭到雷击事件和小昏侯。

    仿佛,它们完全不知道此事一般。

    可是,金陵城里发生这么重大的事件,它们绝不可能不知道。唯一的原因只有一个,它们根本不想插手此事,都躲得远远的。

    这意味着,门阀勋贵派系,察觉到了其中可能蕴含着的阴谋。

    “这是怎么一回事?”

    孔寒友指着这些邸报,沉声朝董贤良问道。

    董贤良面容苦涩,拱手说道:“恩师!弟子以为,各大门阀很可能是坐山观虎斗,希望我们和小昏侯斗起来。”

    原本,儒派和小昏侯一起扳倒了谢胡雍丞相,已经算是站在了同一条战壕。

    他们真正的大敌是门阀勋贵派系。

    小昏侯因为得罪了谢胡雍,跟儒派已经算是半个盟友了。

    可是儒生们因为这十多年来,骂小昏的本能,这玄武庙雷击事件一出来,便急切地向小昏侯开火。

    董贤良也没有想清楚,根本来不及阻止。

    金陵成立数以千计的儒生们,变奋笔疾书,大量的文章送到《大楚邸报》去了。

    “门阀勋贵派系,希望我们儒派和小昏侯斗起来,这不足为奇!”

    孔寒友凝眉沉声问说道:“但是,小昏侯这在做什么?

    在《大楚邸报》上刊登了你的《阴阳灾异说》,还一口气刊登了十多篇名儒的文章,闹得满城皆知,皇上肯定也会看到。

    这是希望我们儒派主动去斗他?...小昏侯在想什么?”

    这《大楚邸报》整版的刊登,生怕别人看不到,分明是在说,儒生们赶紧来批斗我小昏侯吧!

    猛一点!

    再猛一点!

    小昏侯分明是在嫌弃他们抨击的火力还不够猛。

    这不是在钓鱼,引诱儒派上钩,又是在干什么?!

    可问题是,儒派最近也没有得罪小昏侯啊!

    “弟子,不知。”

    董贤良面色涨红,面色沮丧,因为也想不明白小昏侯在干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是这妖在哪里?

    他却根本看不出来。

    他心中甚至有一股绝望,小昏侯分明已经撒下了一张巨网,把他董贤良和金陵十二名儒都笼罩在其中。

    可为何,他还是完全摸不透小昏侯的想法,下一步想干什么。

    难道殿试第二,跟殿试第一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巨大?

    孔寒友的脑海之中回忆起了小昏侯在皇宫盛宴的那一幕。

    小昏侯拼命的哭诉自己没有钱,却想着要为沈太后炼仙丹尽孝。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倒霉的时候。

    可是一眨眼,小昏侯却虚晃一枪,对准了皇子皇孙们。

    痛骂皇子皇孙有钱却舍不得给太后花一点,把他们坑得死死的,逼得宫里的嫔妃、皇子皇孙们拿出了十万两银子给他小昏侯去尽孝心。

    那一日,沈太后对小昏侯是何等的和颜悦色,赞赏有加。

    那一日,众皇子皇孙们是何等的憋屈和郁闷。

    这份登峰造极的坑人功力,拍马屁的功底,整个宫廷盛宴的众宾客们也是目瞪口呆,望尘莫及。

    现在孔寒友看到这份《大楚邸报》,小昏侯花了整版,让名儒们来痛骂他自己。

    这分明是...小昏侯又想来一场大戏。

    “这是陷阱...你立刻去通告所有的儒派官员、儒生,即日起,不得再发表关于玄武庙雷击事件的任何文章....违者,驱逐出儒派,终身不用!”

    孔寒友想到这些,便心头发寒,沉声正色道。

    他宁可小心一点,也不要犯大错。

    否则这个代价,就不是十万两银子可以解决的。

    “是!弟子这便通告下去,立刻停止攻击小昏侯。”

    董贤良也是懊悔。

    如果他昨日,没有急着发表最新的学说《阴阳灾异说》,这件事情至少也不会扯到他身上。

    可是,金陵十二名儒的文章里都在宣扬他的《阴阳灾异说》,并且由此抨击玄武庙事件,他根本脱不了身。

    他现在是骑虎难下。

    当日,整个金陵城的儒派官员和儒生们都收到一个令他们震懵的消息。

    孔丞相下令,严厉禁止写文章,利用玄武庙雷击事件去攻击小昏侯!

    违者,驱逐出儒派,终身不用。

    这意味着谁要是继续再拿玄武庙事件骂小昏侯,那就要被踢出儒派的圈子。

    甚至连《大楚邸报》社的门口,都日夜守着几名儒生,拦截那些投稿的儒生,以防有些消息闭塞的儒生,还去投稿骂小昏侯。

    几乎是眨眼间。

    金陵儒生们抨击玄武庙雷击事件,痛骂小昏侯的文章,全都消失了。

    ...

    平王府。

    楚天秀听到李治陇来禀报,儒生们似乎察觉到了异样,心虚了,偃旗息鼓不再投稿骂了,不由暗笑。

    这是你们说开战就开战,说停战就能停的吗?

    不把董贤良的《阴阳灾异说》给干趴下,他又岂会收手。

    《大楚邸报》社的手里,那可是还积累着多达几百份文章。每一篇,都是有名有姓,金陵城里可以查到的儒生,亲笔所写。

    证据确凿,可不是他瞎编的。

    这个时候时代,可没有什么退稿的说法。

    就算每天刊发十多篇,还能刊发小半个月呢。

    儒生们想撤退,想收手,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呵,想的真美!

    “继续刊发那些骂本姑爷的文章,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儒生们拿《阴阳灾异说》痛骂我小昏侯!

    本小昏侯可是受害者!”

    楚天秀淡淡道:“他们可以随便骂我。但是什么时候不骂我,他们自己说了不算...本姑爷说了才算!

    几百篇的数量有些多。你从里面挑出精华节选来,骂的最出彩的一部分,给我刊登上去。”

    “呃...是,姑爷!”

    李治陇都懵了。

    这大楚邸报,还有这样的花样玩法?

    又学到了一招。

    他连忙回头就去干活,从众多文章里挑出骂的最出色的部分,发到《大楚邸报》上面去。

    ...

    这一晃便是数日过去。

    每天的早朝。

    众朝臣们按部就班,商量着破除岁举制之后,实行什么样的新选拔制度。

    然后,也没什么结果,便心不在焉的下朝。

    整个朝堂上没有半点争吵和烟火,众臣都是笑脸,客客气气。

    似乎都不急着争出一个高下。

    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小昏侯究竟想干什么呢...说不定挖了一个大坑,又要把谁给陷进去。

    自然不急着彼此互斗。

    皇帝项燕然坐在金銮宝座上,看到两派官员们心不在焉的上朝,自然是百无聊赖。

    他无聊之余,甚至拿起宝座上的几份《大楚邸报》,翻看的看得津津有味。

    这些《大楚邸报》,比这沉闷的朝堂有意思啊!

    整版的痛骂小昏侯。

    《玄武庙遭到雷罚了,这是谁惹得祸!》

    《李自然老神仙庙中坐,祸从天降!雷罚误中副车,重伤无辜老神仙。》

    《小昏侯炼仙丹遭天谴了,他曾经有一丝懊悔吗!》

    项燕然的眼眸中充满了戏谑之意。

    董贤良的《阴阳灾异说》,写的有点意思,“天罚警示人祸”。玄武庙雷击事件,这是雷神爷在发怒啊。

    但是小昏侯的反应,更有意思啊~!

    这是儒派围攻小昏侯.....还是小昏侯逼着儒派来围攻他?!

    “众卿既然无事奏报,那便退朝吧!关于新制,不可久拖未决,要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这样吧,三日之后大午朝,王侯众官上朝,一同定下新制。”

    “是!”

    ...

    整个金陵城。

    最火爆得到,依然是《大楚邸报》,这几日子,持续不断的刊登各种花样痛骂小昏侯的文章。

    从数百名儒生的文章挑出各种节选,各种花样翻番的痛骂,几乎没有重样。

    王肃掌管的御史台沉默了。

    御史们对此事一言不发。

    玄武庙雷击天罚事件,自然不去提。

    生怕引火上身。

    孔寒友掌管的丞相府,沉默了。

    孔寒友除了叹息,还能怎么办。

    他早就下令停火了。

    可是根本阻止不了小昏侯,继续在他的《大楚邸报》,猛烈的朝小昏侯自己进攻啊!

    太尉府,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李荣对自己这个女婿,一向是不怎么管,也管不了。

    连老昏侯都管不了,李荣这岳丈大人也没辙啊。

    李荣在这件事情上,也是稀里糊涂,至今未能想明白其中的关键。

    金陵城的儒生们,脸都吓白了,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却是哭都哭不出来。

    《大楚邸报》还在刊发他们之前送去邸报社的稿子,这是小昏侯嫌弃他们的火力不够,主动给他们填柴加火,继续猛烧。

    他们终于察觉到,大事不妙...一场大祸即将临头。恐怕不少人,要在这次事件中倒霉了。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北京快3玩法 云南省快乐十分走势 深圳风采 陕西11选5组合 2018070152期吉林11选5 Playboy黄金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Playboy黄金 快乐十分官方下 河南11选5走势 彩票开奖查询内蒙古11选5 浙江6+1玩法 浙江体彩6十开奖结果 电竞比分网 河北排列五开奖号码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