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四十五章 再见诸蒙
?    PS:感谢eagle周打赏,感谢yangzhigang、nifanjian、岚升丛的月票鼓励,还有昨天月末的最后时刻仍然投票的vipknight、希斯特姆、迷茫的小骆、肥鹰、小羊羔检修工、matthewcwf、mist、冯七、bobo168、巴菲特、爱护第十六、打死说两句、上等大米、喃极以楠,谢谢大家。

    PS:看《道门法则》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松风岭位于谷阳县城西北二十余里外,方圆不过五六里,分前岭、中岭、后岭,夹着两条山沟。岭子虽然不大,但远离官道,且林木茂密,向来人迹罕至。

    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中岭和后岭之间的山沟入口处。

    首先看到的是一驾马车,马已经死去多时,车夫的尸身搭在车辕上,看装束正是道门火工居士们日常穿用的常服。

    几丛灌木旁的空地上,横竖倒毙了五个人,其中四人和方堂巡察的短衣襟道装相同,这是道门给方堂这些习武之人配备的武服,正中间趴着一个老道士,赵然屏住呼吸上前将尸身翻转过来,就见这老道的确如左氏兄弟所言,看上去七八十岁,多看两眼又似乎五六十。

    初看时,赵然和赵致星都骇了一跳,这老道脸色苍白,皱纹和摺皮极多。身子软绵绵蜷成一团,就好像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从体内抽走了一般,躺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空壳。

    赵然心头砰砰直跳,在火光下凝目仔细辨认老道这张满是皱纹和摺皮的面容,心里猛地一沉,只感到一阵无力。脑子空空如也,茫然间一屁股坐在尸首旁,怔怔发呆。

    良久,一旁的赵致星方才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向赵然道:“好像是张监院……”

    赵然下意识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看着尸体,脑海中瞬间一阵凌乱。

    赵致星又道:“去年十二月,我见过他一面……可张监院怎么如此老相?”

    赵然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过了良久。好似从梦中惊醒一般,起身向着左氏兄弟大步迈去,一把拽住左家兄长的衣襟,低声喝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再重新说一遍,不可有任何遗漏!”又向关二怒吼道:“还愣着作甚,赶紧分头去找,仔细找!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许放过!”

    从案发算起。赵然等人赶到现场时,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时辰。关二等人散开了去找,哪里还有“光头和尚”的踪迹?赵然不甘心,自己骑驴在周边转了一圈,仍然一无所获,只得无奈暂时回转过来,守护好张监院被刺的现场。

    宋监院和孔县令是在天色渐亮时赶到的。同时而来的还有听到消息的各道院高层、县衙官吏。见到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许多人犹自不敢置信,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随同孔县令赶来的还有谷阳县大牢的仵作,两个极负经验的老差役在认真验看过张监院的尸体后。不约而同摇了摇头,随即向孔县令和宋监院请罪,说张监院的死因应当是某种法术所致,所以还需馆阁的修士们派出人来核查才好确认。

    案发现场被道门和官府团团遮护起来,里圈由无极院巡察看管,外面则被县衙三班差役围定。除了戒备之外,还组织人手四下搜索案踪,同时盘查松风岭周边过往行人。

    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大案,预备于慈善堂召开的青苗钱改革现场会当然无法进行下去了,会议被无限期推迟,整个龙安府的道门和官府都开始全力查办此案。

    问询之后,道门立刻做出反应,华云馆派出的三名修士于第二天下午便赶到了松风岭,赵然一见来的三个人,竟然有两个是认识的。领头的是法师梁腾先,也就是前年底到无极院将诸致蒙接走的那位,和他同来的自然是梁法师的两名弟子,一个正是老熟人诸致蒙,另一个名叫甘致璐。

    算起来,已经快有两年没见到诸致蒙了。两年前在笔架山雅集中,赵然第一次见到诸致蒙,那会儿的诸致蒙因为追求周雨墨被再次拒绝而心中郁郁。之后两人同一期进入无极院经堂,一年的同窗生涯里,因周雨墨而在学习、月考和岁考中相互较劲,然后又随着诸致蒙入华云馆修道而中断了联系。

    毕竟同居过一间屋檐下,相互间又没有什么仇怨,见面之后,二人都生起遇见故知的感觉,对视一笑,便开始攀谈起来。

    “诸师弟……”

    “赵师弟……”

    再次一笑,诸致蒙道:“听说你升为方主了?这还不到两年吧,你便由经堂道童而静主,再入执事,赵师弟可当真了不得。唔,当年师弟说我是什么来着?‘学习达人’,嗯,我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赵师弟你是‘升职达人’!”

    “诸师弟就别笑话我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哪里有你们修士那般神仙自在,升迁再速,也不过凡夫俗子而已……对了,诸师弟修行如何了?”

    诸致蒙摇了摇头:“尚未入羽士之阶。”

    “这么说来,你已授道士箓职了?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春末。”

    “一年几个月而已,便入了修行正途,诸师弟当真天份极高!不知何时可入羽士?”

    “刚入道士,境界尚未稳固,尚不敢指望羽士。师父说,如无机缘,我最早也得两年。”

    赵然安慰道:“已经很快了,我听卓腾云、卓腾翼两位师叔说,他们入道士境花了两年多,从道士入羽士则耗去三年光阴……”

    诸致蒙眼神一跳:“你认识大卓小卓师叔?”

    赵然解释:“你走之后,遇到一次机缘,认识了两位卓师叔,在他们捉妖时尽了份力。我现在身居方主一职,管的又是刺查妖邪,便和他二人多了些交集。对了,这次查案怎么是你们过来?这种事情不应该是道门行走出面么?”

    “卓家两位师叔去了松藩卫,为华云馆寻觅药材,而且此事不小,故此馆里让师父下山。”

    “原来如此。”

    二人闲谈片刻,那边梁法师已经和众人一一寒暄已毕,诸致蒙连忙和赵然打了招呼,跟了上去。

    梁法师带着诸致蒙和甘致璐两名弟子步入案发现场,赵然跟在人群中旁观。就见梁法师先仔细查探一遍尸身,然后命诸致蒙打出一张符箓。符箓在空中飘摇几周后蓬然炸开,化作飞灰散落。别人看不出门道,但赵然却看得十分清楚。一波无形的气浪席卷而过,将整个现场扫荡一遍,在几具尸身上碰撞出转瞬即逝的白光。这白光正是佛门法力的本质,佛门称为“光”或“性”,便如道门修炼功法中吸纳的“炁”。

    这下子终于证实了赵然的推断,果然是佛门僧人所为!

    赵然初见张监院等人尸首时,之所以失神,便是因为其死后面容看上去极为眼熟,那种精气神被消耗一空,外相瞬间衰老的模样,令赵然为之好一阵恍惚。

    赵然曾经在巴颜喀拉山外的那座小庙中与高日昌寺的智深和尚斗法,当时智深和尚中了怖畏佛像的侵蚀后,面容也张监院相同,只不过他法力高深,强自脱离而出,免遭厄运,而张监院显然没有这份本事,于是就此身亡。

    梁法师并没有后续动作,只是让人维护好现场,便带着两名弟子在旁边择了个安静之处,打坐静候,据说是还要等人。于是众人便只得继续耐心等候。

    诸致蒙在梁法师身边静坐了个把时辰,便起身向赵然走来,赵然打趣道:“诸师弟还是老样子啊,又逃课了。”

    诸致蒙失笑道:“什么逃课?师父说过了,修行首重心性,兴之所至,一个时辰当十个时辰,心性不到,十个时辰不低一个时辰。今日没有修行的心情,当然不必强行入定了。”

    “怎么?心情不好?”

    “也不是……嗯,赵师弟,问你个问题。”

    “请讲。”

    “不知……你和周师姐还有没有联系?她有没有给你写过信?”

    “你不是一向称她‘文秀妹子’么?怎么改口了?”

    诸致蒙挠了挠额头:“她不准,非让我叫他周师姐,否则以后不理我……”

    赵然无奈,这厮入了修行门槛两年,依然执着如此,于情之一道上,当真令人佩服。现在的赵然已经没有和他抬杠的念头了,于是也不隐瞒,直接告诉诸致蒙,自己和周雨墨已经两年没有书信往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