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一章 玉皇阁
?    ps:  感谢树上福语、jqmj、七上八下、触摸冰川肌肤的打赏,感谢yangzhigang、xingyx、seebook、khxn、欢欢2005的月票鼓励。○出差ing,更新或不稳定,先向道友们致歉。

    青城山方圆二百里,三十六峰环伺混元顶,丹梯千级,曲径通幽。

    自玉皇阁占据此山福地洞天后,山分内外,以五行混元离合大阵相隔,外则香客游人如织,内则云台天宫层叠,内外如仙凡之别。

    都说青城山是天下十大洞天之五,号称神仙都会,但又有几人得睹真颜?无数文人雅士、访仙寻幽之客穿乎山林之间、攀越深壑幽谷,但最终只能望山兴叹,不得其门而入。

    一道赤光落在青峰山下,化作一件红色的斗篷,东方敬和假和尚提着张致空从斗篷上下来,将斗篷收了,站在一片云雾弥漫之前。

    假和尚仰头望着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峭壁,呆立良久,怔怔不语。

    东方敬转头看向假和尚,微笑道:“大师兄,父亲正在山上等你,随我入山吧。”

    假和尚喟然道:“一去故土二十年,今日回来,道心险些失守。”

    东方敬向云雾中打出传讯飞符,片刻后,大片云雾中忽然现出一个太极阴阳门洞,阴阳鱼左右一转,门洞开启,东方敬拉着假和尚迈步而入。

    玉皇坊前,早有三人在阶前翘首以盼,此刻见了东方敬,都连忙抢上见礼。

    其中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女冠上前一步,拽住假和尚的双臂上下打量,顷刻间泪水湿了双眼。哽咽道:“师兄……”

    假和尚咧嘴一笑:“师妹,别来无恙?”

    女冠顿时泣不成声:“是我错怪了师兄,二十年,我整整怨恨了师兄二十年……”

    假和尚拉起女冠,感慨道:“哪里怪你,莫要无端自责……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女冠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回来就好,哪儿也不许再去了!”

    假和尚感慨道:“不走了,哪儿也不走了……”

    女冠拉过旁边两个年轻道士:“大师兄,这是师父十八年前收下的弟子……致诚、致柔,快来拜见大师兄!”

    两个年轻道士是双胞兄妹,这样的龙凤胎根骨资质通常都是上佳之选,年纪轻轻便已迈入羽士境,此刻都来拜见假和尚。口称“大师兄”。

    假和尚连忙将二人搀起,想了想,摸出两瓶丹药递过去:“这是佛门乌参丸,师兄我从夏国回来,仓促间也没什么好物件,师弟师妹先收着,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寒暄已毕,众人簇拥着假和尚向里走。穿过上清殿、建福殿,绕过天师洞、老君阁。直上混元顶。每过一处,假和尚都要进入殿中参谒敬香,心中满是虔诚。

    混元顶上矗立着一座巍峨宝殿,名曰“玉皇殿”,殿中供奉的便是玄穹高上玉皇大帝。玉帝是玉皇阁开山祖师命中应神,玉皇阁因此而得名。

    玉皇阁大长老、正一天师东方明和夫人立于殿前。满脸期盼地看着众弟子登阶而上。

    来到近前,假和尚拜伏于东方明脚下,猛然间万般心绪涌上心头,当场泪流满面。

    东方明将假和尚扶起,叹息道:“致礼。辛苦你了。”

    假和尚是东方明自小收养在身边的大弟子,名为师徒,实则堪比父子。他本名东方致礼,二十年前受道门所遣,寻机叛出师门,投往夏国天龙院,背负骂名二十载,当时就连情投意合的师妹刘致岚也瞒了过去,让这位师妹不知以泪洗面了多少回。

    道门这百年来大致以“律吕调阳,云腾致雨”为名。十方丛林和子孙庙不同,观宫院是以二十年为一代命名,馆阁则大多以师门传承命名。

    比如东方明的道名应当是东方腾明,属于腾字辈,所以他的弟子都以“致”字为名。东方这一支的辈分算是很低的,但这一支的修为又极其精湛,几乎每一代都有大修士脱颖而出,逐渐成为了玉皇阁的顶层流派。到了东方腾明的时候,更是接过了大长老的名号,成为玉皇阁第一人。

    相比而言,楚阳城这一支辈分却很高,他本人比东方高了两辈,但在馆阁之中却不能这么算,反而要称东方腾明“师兄”,因为他勉强算是和东方腾明“一代”成长起来的——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他比东方腾明小了整整四十岁。其中的道理很微妙,不是身在其中的话,很难把握。

    话说东方一支团圆不提,各支各派都来恭贺,其中最难受的要数云腾谟了。

    云腾谟和东方敬年岁相仿,修为上却远远不及,不过他这一支的本事也不在修为上。能够在玉皇阁立足,云腾谟靠的是卓绝的办事能力和老道的处事手腕。修行中人大多不爱涉足俗世,外界的纷纷扰扰对他们来说是极为烦心的,所以很多对外对内的事务,都是由云腾谟处理,因此他最钟爱的弟子张致空竟然是佛门内奸一事,顿时将他推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张致空已经收入玉皇阁警示堂看押,云腾谟羞愤之下,亲自来向东方明请罪。

    “大长老,此事我有重大疏漏,请大长老重重责罚!”

    “腾谟,张致空一事,也不能都怪在你身上,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佛门坐探?玉皇阁培养了他十多年,却培养的是一个内奸,其中也有我的过失……我本欲让他历来出来之后接管你的事务,现如今,唉……”

    “大长老,我想辞去手上的事务,入后山潜心修行,还请大长老恩准。”

    “……也好,此事于你道心多有妨碍,还须静下心来稳固才是,望你经此之后,修为上能更进一步。”

    “去之前,我想再见见致空。”

    “你不提我也要让你去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说出来,你去劝劝,否则他会吃很多苦头。”

    云腾谟去警示堂探望张致空,但结果却并不好,无论云腾谟怎么劝说,张致空都一言不发,云腾谟走的时候,张致空对着他的背影跪下,以头触地,拜了三拜。

    随后,审问一事交到了东方敬和东方礼的手上,东方敬有让人坦白的手段,东方礼则有辨别真伪的能力。

    吃了几次苦头之后,张致空将一切全部坦白。十六年前,明夏一次边界战事造成了当地大量的百姓逃亡,十四岁的张致空及父母被夏军所掳,带入夏国为奴。天龙院金针堂在这一批掳来的明人中挑选出了二十名根骨和资质俱佳的孩童,对他们进行培养,两年后全部放入大明境内,任其自生自灭,并且声明,如果五年内没有得到他们的回讯,家人将被全部处死。

    同行的二十个少年在大明边境上流浪,其中一多半都身死荒野,张致空就亲眼见过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孩子饿死在路边。流浪了两年后,张致空幸运地遇见了云腾谟,被云腾谟收为弟子,悉心传授道法、耐心教导成材,就这样进入了玉皇阁。

    内心虽然感激,但无奈父母尽在夏国,张致空不得以,只能以消息换取父母的生存,将情报一次次传给天龙院金针堂。

    东方敬反复施展阴阳搜魂手,直到问无可问之后,才和东方礼结束了这次审问。临走之前东方敬问:“张致空,你是知道我手段的,为什么云师叔来看你的时候,不好生交代,非要吃这些苦头呢?”

    张致空咳着满口血丝,缓缓道:“师父于我有大恩,我不想再牵连到他了。宁愿吃些苦头,也不想再让这些事情纠缠到他身上。”

    东方敬默然片刻,道:“你的提议,道门会认真考虑的。”

    张致空目光中恢复了几许神采,努力挣扎而起,向着东方敬跪倒,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多谢……”(未完待续。。)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