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三十二章 理解万岁
    回程的路上,赵然看着始终一言不发的骆师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歉意,想了想,道:“师兄,你会不会怪我?”

    骆致清似乎刚从某种莫名的状态中退出来,眼神有些迷茫:“嗯?”

    赵然:“……那啥……没事儿……”

    过了一会儿,骆致清忽道:“师弟比我聪敏,做的事情总是有道理的。”

    这是赵然迄今为止,听他说过最完整的句子,心里不禁一阵感动:“师兄……”

    “嗯?”

    “……理解万岁!”

    顺利敲定了卢家,剩下的四户估计也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赵然打算过两天一鼓作气全部拿下——这套散手使出来,不怕这些大户不就范。

    回到君山庙,骆致清自去后园潭水边的小亭中打坐静修,这里经赵然改过风水,是整个君山地区灵气浓度最高的地方。

    赵然以前还没有体会,但是去过玉皇阁、华云馆、庆云馆等地,经过对比,他就知道了,自家这亩小池塘当真是改造得相当不俗,不能说超过那些道门福地,但至少放在其中对比也不会跌了面子。难怪当年蔡师叔围着这方小天地不知转了多少圈子。

    老驴累了一天,口渴得厉害,笃笃笃跑到潭边,驴脸浸入水中,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自打骆致清来了以后,几位仙子、山君、大师、居士之流便不敢在此处逗留,它们走又不能走,待在庙中又难受,便将休憩之所改在了小君山上的五色大师洞府中。君山庙倒是清净了几分。

    君山庙就在小君山下,离洞府并不远,赵然一抬头就看见五色大师在上方洞府门口冲他挥着翅膀,赵然笑了笑,礼貌的挥了挥手以示回应。

    五色继续挥翅膀,赵然冲身旁喝潭水的老驴道:“驴兄,那只鸡还真是热情啊,呵呵……”

    老驴抬头“昂”了一声,又把脑袋浸了下去。

    五色还在挥动翅膀,赵然回礼两次后有点烦了,转身回了前院。

    山上的五色大师有点懵圈,转头冲蟾宫仙子咯咯道:“小道士不上来……”

    蟾宫仙子:“你个傻.鸟!你是傻呢还是故意的?甩着个小翅膀抖来抖去人家小道士知道你要干什么?”

    白山君:“?”

    蟾宫仙子冲它道:“没说你!”又向五色继续宣泄着不满:“你怕姓骆的道士听见不敢说话我能明白,但你就不能传音过去吗?”

    五色大师委屈道:“这门道术我也不会啊,咯咯,要不回头我去华云馆藏经楼看看?”

    蟾宫仙子:“等你学会黄花菜都凉了!”

    青田凑过头来好奇的问:“黄花菜是什么?好吃吗?凉了就不能吃了?”

    蟾宫仙子伸出小爪子,不耐烦的将青田居士凑过来的牛角推开:“不知道,你问姓赵的小道士去……离我远点你个蠢牛,回头把你的牛角斩了!”

    白山君道:“仙子,不如你传音给小道士,让他上来?”

    蟾宫仙子一蹦三丈高:“早说过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啊,你想害我是不是?啊,我不高兴不高兴不高兴,你赔我精神损失费!”

    白山君不情不愿掏了枚小果子给蟾宫仙子,嘀咕:“你的精神力有那么脆弱?”

    青田居士又凑了上来:“精神损失费是个什么东西?我也要……”

    蟾宫仙子再次蹦了起来,两腿蹬在牛屁股上:“你就知道要要要你什么都要!想知道是什么就去问小道士都是小道士说的跟我没关系!”

    蟾宫仙子在原地不停打转,其他几位眼睛跟着它转来转去,青田居士眼晕了:“仙子不要转了,俺老牛想吐。”

    蟾宫仙子停下来,冷笑:“就你这点修为!”摇了摇小尾巴,又道:“照我看,干脆直接找姓骆的道士明说,姓骆的肯定去。姓赵的小道士鬼主意多,反而不好糊弄。”

    一听这话,白山君、五色大师都一齐向后退了一大步,独留青田居士在原地等着听蟾宫仙子的下文。

    “很好,你这头蠢牛还算有点胆色,这话你去寻姓骆的道士说,记住了,本仙子跟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

    先不说山上这几位的小算计,单说忙活了两天,处理完手头上的一应琐事,赵然正打算拉着骆致清继续去另外四家“钉子户”捉妖,却见顺着刚修了一小半的君山东线上,几十号人正迤逦而来。打头的是十几个吹拉弹唱的乐师,后面是一……二……三……四……四顶轿子,再后面跟着几辆载满了箱笼布袋的牛车。

    这一行来到庙前,递上名帖,赵然当即乐了,四家“钉子户”的家主都亲自赶来君山庙,说是要上香。得嘞,省的跑了!

    这四户恭恭敬敬上来见礼,说是久闻君山庙造福乡梓,赵仙师善待百姓,又闻骆道长斩妖除魔泽被全府,故此特地赶来诚挚拜见。说话间,将各家的香火钱和奉礼从车上卸下来,逐一在庙前唱献,赵然微笑着照单全收。

    就听那队乐师忽然鼓乐齐鸣,这四位家主员外亲自展开一幅长长的锦缎,上面写着“谷阳县无极院君山庙:仙道贵生,无量度人。青口张某、李某、王某、赵某稽首感恩。”

    赵然乐了,这个东西好,正是庙里需要的,于是让人拿进去挂在玉皇殿门口。估计是这几家因时间仓促,连夜赶制的,否则就应该送牌匾而非锦旗了。

    至于送锦旗的原因,几位员外都是异口同声,说是君山庙祝修路搭桥,功德布于县中,于是大伙凑在一起,决定前来为赵仙师的壮举添薪加柴,也尽一番绵薄之力,故此送上地契若干,同襄盛举。

    赵然当即表示,要将这几位的名姓书于福灯之上,供置在玉皇殿中,日日祈福赞颂。

    赵然满脸堆笑,亲自引着他们到玉皇殿礼神敬香,又吩咐许老伯在寮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斋饭,其间稍稍露了两手道术,惹得四位员外惊叹连连。

    为了诚挚感谢几位员外的慷慨捐助,赵然挨个搭了几位员外的脉象。他羽士境的修为,又熟读黄帝阴符经,许多小灾小病都不在话下,随随便便就将坐中几位的身体状况说了个一清二楚。几位员外这回算是真心敬服了,忙问医治之方。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