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三章 名单
    宋致元很快就将赵然的答复告诉了赵云楼,赵云楼便原话告知了李云河。

    李云河笑道:“我听宋致元说过,赵然是个官迷,官迷无所谓,愿意做事就好。但他宁愿放弃晋升道职的机会,也不愿意在景致摩手下做事,这说明什么?”

    赵云楼道:“两个人之间的仇隙,根本没有化解的可能。”

    李云河又道:“既然如此,师弟,你说世上真有那么大公无私的人吗?”

    赵云楼摇头:“我没见过。”

    李云河点点头道:“赵致然虽然是个官迷,但至少知道进退,算得上聪明。景致摩想要赵然去松藩,赵然不想去,那就让景致摩换人吧。”

    身为一省道门的最高领袖,李云河的目光始终聚焦在重大事务之上,不喜欢、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消耗在猜疑人心上头。

    在他看来,用松藩地区的归属来交换一个省观级别的三都,委任景致摩主持松藩的布道事务,也并非不可接受,只要景致摩迅速到位,把该做的事情赶紧做起来,其他都好说。

    景致摩和一个小小的庙祝之间的恩怨,并不在他的关注视线之中。

    一个道宫经堂静主而已,赵致然不想去,景致摩应该心里有数了,再动别的脑筋,非智者所为,川省那么多道士,景致摩可以再去挑一个,这件事就当过去了。

    至于赵致然,回头还是按原计划安排就好。

    按照总观的要求,李云河很快就召集岳腾中、赵云楼和周峼,再次议决松藩地区的人选问题。

    对道门的重要人事任命上,周峼插不上嘴,他的出席,更多的是代表川西总督府“意思意思”,表示到场了。

    景致摩是岳腾中提议的,李云河在没有更好人选的情况下让步接受了,赵云楼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也没有公然反对,这项任命便算通过了。

    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走流程的事情。一省“三都”级别的道职,应当先交留守在玄元观的另外两位“三都”点头认可,然后提请总观同意,这就算是正式人选的提名。

    按照道门的“公推”议程,景致摩经过松藩道宫的公推之后,就可以正式“升座”。

    松藩道宫的公推,应由松藩道宫所有受牒道士,以及松藩地区各县道院的方丈、监院一起参与。但这座道宫目前尚不存在,连道宫的名字都没有,自然没法公推。

    但这个问题也好办。上书总观的时候,把情况说明一下,让在场参与大议事的所有道士,一起来个投票公推就行了。

    景致摩的提任文书很快就以飞符发往青城山,玄元观的两位“三都”签名之后,一并报送总观。

    总观那边回复得也非常快捷,仅仅三天时间,便同意景致摩为松藩道宫的监院人选,让玄元观尽快完成公推仪式,可谓极其高效。

    同时,总观宣布,川西道门提调署于即日撤销,相关人员各自返回本地,令岳腾中为公推仪式的监度师,待公推完成、监院升座之后返回总观。

    诸事底定,李云河正式和景致摩进行谈话,听取他对松藩地区道门各处道职的人选安排意见,同时还要确立松藩道宫以及四座道院的正式名称。

    因为属于道门的内部事务,周峼没有到场,只有赵云楼和岳腾中作陪。严格意义上,随着提调署的裁撤,岳腾中已经没有发言权了,但他作为接下来召开的公推仪式的监度师,李云河还是将他请了过来,一起参详。

    景致摩进到内书房,很恭敬的向在座的三位打了招呼。再过几天,一俟公推仪式完成,正式“升座”之后,他便是与岳腾中和赵云楼一个级别的“大佬”了,仅比李云河低半格。所以在座的三人对他都很客气,纷纷起身和他互相致意。

    都坐下后,赵云楼先开口道:“致摩,没想到当年那个跟在张师弟身后的年轻人,如今竟然到了这个地步,真是不易啊。”

    景致摩谦逊道:“还要等公推之后才作得数。”

    岳腾中开玩笑道:“那有什么区别?走个过场而已。”

    赵云楼感慨道:“全川省第一个致字辈的省观级高道,见到了你,这才感到自己老了。”

    岳腾中补充道:“算上整个大明,你也是排进了前三,的确不容易。”

    景致摩道:“这是各位长辈的提携和错爱,致摩一定努力,不负各位长辈的厚望。”

    李云河道:“好了,客气话不说了,咱们说正题。松藩地区一宫四院,我们几个拟了一份名目,你看看有什么意见?”

    景致摩接过来迅速扫视一眼,念道:“天鹤宫,好名字。飞龙院、龟寿院、灵蛇院、白马院……唔,别具一格、简明易懂,对当地蕃民来说,也比较形象、威武,容易为人接受。我没有意见。”

    李云河道:“那就这么定了,你回头再报一份红原三座道庙的名字上来。”

    接下来,就是天鹤宫八大执事、三都的人选,其中三都由玄元观定夺,八大执事报备审核即可。这些人构成了天鹤宫的框架。

    天鹤宫的方丈,则没有提及,景致摩不希望有人和他在松藩并驾齐驱——哪怕只是名义上的,玄元观更想把此事压一压,将来再寻机把这个道职拿到手上。

    然后是四座道院监院的名单,这份名单同样只是报备,属于景致摩的权责范围。其中,赵致星赫然在列,被拟任为驻永镇的灵蛇院监院。

    最受人关注的红原特区白马院的方丈一职,则由曾经平息过苗部叛乱的安悦县太乙院监院曾致礼出任。

    景致摩显然做足了功课才来的,报送的人选很恰当,不仅有能力,而且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显示出很高的大局观。几人商量了一会儿,只是调整了一个三都和一个典造之后,便全盘同意了这份方案。

    议事进行到这里,李云河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道:“辛苦了十天,终于完成了这桩大事,从此以后,松藩天鹤宫便是川省道门正式一员了。”

    几人说笑了一阵,景致摩又道:“监院,我还想请调几个人去松藩听用。一个是黎州的兰致合,我打算让他去龙白部当庙祝,一个是龙安府的赵致然,我想让他去天鹤宫经堂任静主,还有一个……”

    赵云楼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道:“致摩,我前日不是跟你说了么?赵致然请辞你天鹤宫静主一职,他不想去。”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