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八十五章 复杂的局面
    各州府道宫方丈、监院这一轮投筹是最为至关紧要的,因为是在所有人的面前进行选择,相当于记名投筹,他们将竹筹投给谁,基本上就相当于投下了自己所在州府的所有投筹。开玩笑,本监院都投给那谁谁谁了,你小子在本监院眼前竟然不跟着投,是在质疑本监院的选择吗?以后还想不想混了?

    赵然所期盼的变数,其实正在这里,岳腾中选择的“明投”方式,等于逼迫各个州府的全体道士把选择亮在明处,这就消除了中间存在着的“不明真相吃瓜群众”,他们没有机会进行自我选择,只能紧跟本道宫监院投筹,自然也就不可能按照习惯投筹。

    这个变数是好是坏,此刻还真不好说,但岳腾中和景致摩的如意算盘,注定没法实现了,岳腾中能威慑普通的县院监院、乡庙庙祝,甚至府宫三都也有可能受到影响,但一个从千里之外庐山派来的监度师,哪怕他与省观的赵老都管平级,他能威慑得动府宫的这些实力派监院吗?恐怕未必!

    但赵然刚才的一番辛苦鼓动,其影响也被大幅度削弱了,他能鼓动这帮庙祝、甚至县院的监院,但能鼓动得了府宫的监院们吗?这些家伙都是人尖子,赵然的忽悠神通虽然厉害,但在这些江湖老油条面前,能起到多少效果,同样不好说!

    赵然紧张的计算着,龙安府十八票到手!都府三十四票到手!

    此刻杜腾会箱子里已经有三筹,景致摩还没有,一看形势不妙,叙州府的林监院抢前几步,将手中的竹筹投入景致摩箱中。

    岳腾中点了点头,给了林监院一个鼓励的眼神。

    林监院抢了把先,又略带得意的看向玄元观李监院和赵老都管处,也想申请川省两位大佬的赞许,却发现那二位无动于衷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退下来的时候心里暗自嘀咕,景致摩不是您二位推选的吗?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呢?

    赵然继续计算,加上潼川府,景致摩三十一票。

    播州府魏监院上前,他和景致摩私交极笃,自然是投给景致摩。

    景致摩,四十八票。

    嘉定府监院和方丈上前,两人略作犹豫,却是分开走到两个投箱前,方丈投了杜腾会,监院投了景致摩。

    赵然在下面看着想笑,这二位要么是平日就不大合拍,要么就是一对老滑头,总之当领导的不负责任,就苦了嘉定府的同道们了,恐怕现在一个个都在绞尽脑汁——这特么到底应该投给谁!

    所以嘉定府的票数赵然没法算,只能搁置了。

    宋致元上前投筹,杜腾会票数增长到七十二票,令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马湖府、东川府上前投筹,这两个府方丈、监院都备齐了的,有之前嘉定府的先例在,这两个府都是各投一筹,同样坑苦了一批下属,个个都开动脑筋冥思苦想。

    顺庆府的监院上前投筹,毫不犹豫选择了杜腾会,这却是个惊喜,杜腾会的票数达到了八十六票!

    景致摩脸色很难看,在旁边死死盯着剩下的方丈和监院。

    监度师岳腾中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接下来的每一个人投筹,他都要咳嗽一声。气得赵然在心里破口大骂,却拿他没办法。

    或许是岳腾中的咳嗽声起了作用,接下去的川省行都司、永宁宣抚司都将竹筹投给了景致摩,令他的票数增至六十九票。

    但岳腾中的咳嗽声有时候也会起反效果,对于性情耿直之人,反而会激起他们的反感。

    乌撒府的监院是苗人出身,他原本是打算遵照习惯投给玄元观推举的景致摩,人都走到景致摩的投箱前了,却因为行动略缓,引来了岳腾中一连串的咳嗽声,这位监院立马就和岳腾中对掐了起来,大眼瞪小眼互相瞪了半天,干脆换到杜腾会的投箱前,将竹筹投了进去,继而不屑的瞟了一眼岳腾中,扬着脖子走了下去,把岳腾中气得嘴都哆嗦半天。

    同样的情况还有乌蒙府,该监院一样被岳腾中威胁到了杜腾会一方。

    岳腾中倒也因此而及时反省自己,减少了一些过分的举止,之后的川西宣慰司、镇雄府、筇州都选择了景致摩。这就是赵然最担心、最无奈的所谓习惯的力量,这些小州府的方丈和监院们在看不清状况的情形下,通常会将筹投给省观公开提名的人选,令景致摩的票数达到九十七票,距杜腾会还差十六票。

    现在还剩渝府和黎州没有投,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两位,他们的选择,将决定最终的结果。

    黎州的监院将筹投给了杜腾会,这是赵然用项目换来的,杜腾会的票数涨到了一百二十五票,超过景致摩二十八票!

    最后,是渝府刘监院上前,渝府共有二十九票,所以刘监院最后一票至关重要,很有可能决定首任天鹤宫监院的人选!

    却见刘监院缓步走了上来,投筹之前,他顿了顿,惋惜的看了一眼景致摩。景致摩立刻读懂了刘监院的意思,脸色瞬间苍白。这一刻,他眼前不由自主浮现起当日拒绝刘监院调解的那一幕,心底深处各种滋味,一时间无法表述。

    刘监院将竹筹投入杜腾会箱中!

    如果各府道士按照本府道宫监院的选择来投票的话,杜腾会的票数将达到一百五十四票!超过景致摩五十七票。距一百六十四票的胜出数还差七票。

    当然,目前仍旧不能算出最终的结果,无法确定谁胜谁败,因为有三个州府的方丈和监院是分开投的,下面人会怎么投,真是心里没谱。

    所有州府道宫一级的方丈和监院,没有一个人投弃权,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在记名明投的情形下,选择一个或许会得罪另一个,但投弃权则会把两个人都得罪,何必呢?

    剩下的府宫三都、县院监院和方丈,各地庙祝也纷纷上前,因为人多,速度也快,赵然来不及计算,只是大概看到几个松藩地区的庙祝投了杜腾会。

    这些来自松藩的庙祝头上没有县院和府宫压着,想投谁就投谁,不受上头的拘束。他们受到赵然刚才那番话的影响,至今还在心潮澎湃中。

    倒是赵然注意到,无极院的监院董致坤在一处角落中黑着脸,似乎在质问张泽,他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偷听。

    “……监院,我真是投的景致摩。”

    “……我怎么没看见?”

    “我真没投杜方丈啊监院,苍天在上……”

    “你最好如此!”

    “监院,你不投杜方丈,真的合适吗?他可看着呢。”

    “管那些做什么?景监院答应我了,到时候把我调到松藩,我还管他什么杜方丈!嗯?你怎么还替杜方丈说话?”

    “我不是替杜方丈说话,我是替您着想啊监院!”

    “哼,最好如此!”

    赵然摇了摇头,姓董的方寸已乱,做的每一步都远远要比什么都不做的后果还差。

    他转过头来继续关注公推。

    最后轮到玄元观投筹,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玄元观的几位高道,虽说他们的投票已经无法影响最终结果,但所有人都想知道,玄元观究竟站在哪一边。

    李监院和赵老都管的态度即将揭晓。

    李云河起身,缓步走到票箱前,将竹筹投给了景致摩。

    赵云楼大步上前,同样将竹筹塞进了景致摩的票箱。

    岳腾中、景致摩都长吁了一口气,暗道还好,还好……

    杜腾会已有心理准备,虽然不甘,却不得不承认,这在情理之中……

    这次叶雪关大议事,玄元观八大执事来了四位,他们起身,一个个走过来……没有一位执事跟随李云河、赵云楼,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的,将竹筹全部放入了杜腾会的票箱!

    杜腾会脸上瞬间一片红光,兴奋得几乎难以自持,身子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一旁的徐腾龙忍不住喜形于色:“师兄,省观果然是支持师兄的!”

    杜腾会盯着自家的票箱,喃喃道:“李监院是好人啊、赵老都管是好人啊……”

    台上的岳腾中、台下的景致摩,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满头的黑线。

    明眼人直到此刻,方知玄元观究竟支持谁。四位执事肯定是代表了李监院和赵老都管的意图,而李监院和赵老都管,他们只能选择投给景致摩——如他们这种级别的道士,前后行事必须一致,否则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叙州府林监院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终于知道为何自己把竹筹投给景致摩的时候,这两位正眼都不看自己了。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