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六章 仲裁
    半个时辰转眼过去,赵然和其他三位道门行走凑在一起,很快就拟定了一份裁决书。这份裁决书主要还是遵循道门的行事准则,妖修界的丛林法则不太符合几位道门行走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取向,自然被抛在了一旁。

    回到书案后,赵然敲响木槌,提醒灵妖们落座。

    在众灵妖们期待又忐忑的目光中,赵然宣布仲裁庭的裁决结果:

    “根据听证会双方陈述,联合仲裁庭依照道门行事准则和价值观,现对本案裁定如下:第一,通臂神君被控强占太华山洞府罪名成立,仲裁庭认为,被告应立即退还太华山,交回白山君。”

    川东灵妖顿时大哗,通臂神君起身,振臂高呼:“仲裁庭行事不公,本神君不服,我川东众妖不服!”

    赵然用力敲响木槌,“咚咚咚”,冷冷道:“你这猴子,听证会召开之前怎么说的?”他抄起桌上的约定事项文告,喝道:“手印都摁了,还想耍赖?真当我仲裁庭是吃素的?”

    在赵然眼神示意下,骆致清缓缓起身,走到场中,从每一位在座的川东灵妖面前经过,每经过一位,就弯下腰来直视对方的眼睛。

    “嗯?”

    “额……”通臂神君冷汗出来了……

    “嗯?”

    “这个,好吧……”申姜子低头……

    “嗯?”

    “同意,同意…….”黑白道人往后靠了靠,“咔嚓”一声,将座椅坐塌了,顿时摔了个仰八叉。

    “嗯?”

    “哈哈,俺老猪当然是拥护仲裁庭英明神武的决定……”

    转了一圈,骆致清回到桌案后坐下,赵然点点头道:“接着宣读仲裁决定:第二,太华山众妖被控,未向道门申报,擅自聚兵,此项罪名成立!仲裁庭一致认为,此举是太华山众妖长期自由散漫所形成,是道门意识淡漠的体现,念在初犯,可以从轻发落,判罚以‘太华山志愿者’的名义,无偿参加志愿活动三个月,具体事项听候仲裁庭指定。”

    赵然宣读之后,问:“有没有异议?”

    通臂神君道:“赵常务,这个志愿活动是干什么?”

    赵然解释:“无偿公益性劳动,比如修路、开山、挖渠、种树,帮扶孤寡老人和幼儿等等,具体做什么,需要的时候会给你们发令。”

    太华山众妖面面相觑,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骆致清在场上盯着,便没人再敢多嘴。

    赵然续道:“第三项,被控不服仲裁庭划定的战场界约,擅自越界,罪名成立。仲裁庭认为,所有越界者已经捉拿归案,念在初犯,以拘押看管三日为惩处,每一个越界者缴纳罚银一百两,可以同等价值灵药等物充抵。

    第四项、第五项,因灵狐青丘潜逃,不能裁定,故此仲裁庭决定,向全省及周边省份馆阁发出协查通缉令,待该被告回来协助调查后再予裁决。

    众妖听后,都是神色一凛,包括川北一方的灵妖们,都有些不安,蟾宫仙子等都在暗自叨咕,小声议论着这个通缉令会不会太严重了一些。反倒是川东一方的灵妖们大声叫好,通臂神君恨恨道:“就该把那只狡猾的狐狸抓回来,这个临阵脱逃的败类!”

    接下来的四项指控,仲裁庭各位道门行走商议的时候,都在捧腹,赵然也觉得挺有趣,所以宣读裁定的时候忍不住带出了笑意。

    “第六项,灵熊黑白道人被指控破坏太华山竹林……”

    还没说呢,白山君举起翅膀:“我扯回这项申诉可不可以?”

    赵然瞟了她一眼,肃然道:“仲裁庭已经作出裁定,不可撤诉!仲裁庭认为,该项控诉指认理由不充分,证据不足,予以驳回。”

    白山君“啾啾”两声:“这样也可以。”

    黑白道人捶了捶胸,高呼:“仲裁庭英明!”

    “第七项,灵狼月影,被指控巧取豪夺同道宝物,因月影已经承认相关事实,该项罪名成立。仲裁庭裁定,听证会后,在座各位提供被月影夺取的物品清单,核对无误后由月影退还,或双方协商后可以等值物品赔偿,月影今后不得再行巧取豪夺之事,违者严惩。

    关于月影强掳孕兽满足特殊嗜好的罪名成立,但因听证会没有收到直接受害者申诉,且未对受害者造成身体伤害,故此不予追究,但月影应当深刻忏悔,向仲裁庭写出书面悔罪书,承诺今后不再犯此罪行。”

    听罢,月影真君惨嚎一声:“我的宝贝!”顿时痛哭流涕。

    “第八项,灵猪高元帅被指控骚扰灵獾雅湿道人,因事涉情感纠葛,且未对雅湿道人造成身体伤害和财产损失,本庭不予立案。但仲裁庭认为,为防止将来出现过激事件,高元帅必须当庭保证,今后不得接近雅湿道人身前一丈之内。”

    庭下高元帅大声道:“本帅对雅湿绝无恶意,我保证不接近她一丈之内,本帅要用真心来证明这份感情的纯洁!”

    雅湿道人并不满意:“一丈不够,他总是大声唱歌,那破嗓子难听死了!”

    要不说清官难断感情案呢,怎么判都不满意,赵然只得直接跳过去,宣布下一条:“第九项,灵豹申姜子被控使用假钱交易,此项罪名成立。仲裁庭认为,豹毛蕴含灵力,是否有其他用途尚不确定,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也可互相交换。”

    顿了顿,赵然续道:“但豹毛与金银在属性上有本质区别,从货币三性分析,并不具备一般等价物特征,故此豹毛就是毛,哪怕以神通化为金钱,依旧是根毛。以豹毛充作金钱换取物品,属于欺诈行为。鉴于申姜子对货币、对金银的本质属性不太了解,此项指控可从轻发落,听证会后,各位在座灵妖可与申姜子进行核实,索回被欺诈的物品。”

    在座众妖都搞不懂判词里的名词,听得一头雾水,别说灵妖们听不懂,就连一起商议的仲裁庭其余三位道门行走同样搞不懂。只不过欧阳谷和李腾信都没有深究其理的兴趣,纯粹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进行仲裁,所以面对赵然一番高大上的说辞,很快就从了。

    至于裴中泞,那丫头正咬着笔尖苦苦思索。

    赵然宣布仲裁结束,判词一式两份,稍后发给双方,并且再次重申了灵妖们履行仲裁决定的要求。他正要“撤庭”之际,就听通臂神君道:“赵常务稍等。”

    赵然问道:“神君还有什么事吗?”

    通臂神君看了身后一眼,在太华山众灵妖鼓励的目光中,大声道:“我等也要申诉!”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