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十二章 明王金身
    广真老僧感应到常万真的剑光,无相水障立时倒卷而回,在身前组成一道厚达丈许、极为稠密的透明光罩。常万真剑光刺入光罩,被一寸寸挤压出去。常万真一击不中,只得迅速遁入黑暗之中。

    广真不愧佛门高修,几个照面间便算出了法阵的方位虚实,忽然间转头,向黑暗中某处“呵”了一声,躲藏着的成致承顿时脸色惨白,鲜血再度狂涌而出。

    赵然大惊,心道这就看穿了?不敢稍有迟疑,连忙掐动罗盘,将月鸣幻境八卦阵的方位转动,这才保住成致承性命,但成致承却已失去了再战之力。赵然连忙丢了两颗朱火灵果过去,助他恢复法力。

    由此之后,赵然更是全幅身心都用在了操控法阵上,一方面经常变换八门位置,一方面竭力维持法阵的平稳,确保大阵不被广真的无相水障“撑爆”。

    法阵成了常万真等人最好的掩护,每次无功而返之后,便头也不回迅速遁入黑暗之中。而每当广真大概摸清方位之后,赵然便转动罗盘,调整八卦序位。

    这时,屠夫和沈财主便各自以鹅毛羽扇、金锭等法器从旁相助,阻拦广真老僧对常万真的追击。虽说屠夫和沈财主的法器对老和尚几乎无法造成伤害,但依旧令人分心,让广真老僧烦不胜烦。

    而当广真老僧回过头来打算先解决屠夫和沈财主的时候,这两人又飞快退入黑暗之中,让广真老僧很快失去目标。

    斗了多时,广真心中不耐,梵唱声大作,无相水障向着四面八方膨胀开去。过不多时,只觉天地之间都弥漫在水中一般,整座法阵似乎都沉入了海底。

    无相水障继续生长,渐渐触及到了天上那轮明月。只见乌云翻腾,迅速向着明月卷了过来,将明月遮护得严严实实。

    原来这明月便是阵眼!

    广真老僧法力运转,无相水障向上疯狂弥漫,遮蔽住整片夜空,将明月和乌云裹入其中。

    这老僧十指轮动,以肉眼不可察知的速度弹出无数法诀,天空之上如下起了倾盆大雨般,围着圆月不知爆出多少水花涟漪。

    赵然顿时就吃不住劲了,体内的法力被罗盘急速抽取,眼看撑不了片刻就要力竭!

    赵然摸出三颗朱火灵果,一颗咽下去,法力抽取的现象稍作缓解。过不多时,他又咽下去一颗,然后是第三颗。

    一看情形不对,赵然又摸出三颗朱火灵果……

    然后又是三颗……

    天上的明月被无相水障包裹在其中,暴雨如注,激起无数水花涟漪。外围的乌云首先吃不住劲,被这水花打磨一空。

    乌云散去,露出弯弯的明月,明月转瞬间就被无相水障包裹在内,无尽的暴雨继续,在明月上溅出无数水花涟漪。

    广真老僧见状,心中轻笑,暗道且看贫僧破了你这法阵!

    他金身法相愈发凝实,随时准备着常万真等人的突袭。可等了半天,也没见这几位再行出手,心下猜测,莫非他们法力枯竭了?

    既然无人打扰,他也乐得专心破阵,手指弹动加速,转眼间便将明月的月光消磨殆尽。

    陡然之间,明月一阵颤动,皎洁的月光渐渐隐去,越来越暗,逐渐变黑。

    广真老僧心道“成了”!

    就见那轮黑漆漆的弯月忽然向内一收,庞大的吸力席卷而出,广真老僧暗道一声不好,就感觉无相水障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住般,向着那道深邃的弯月黑洞扯了进去。

    月鸣幻境八卦阵中的陷阱第一次全力运转,由炼师境的严长老亲手炼制的阵盘,威力岂可小觑!

    广真老僧大惊,连忙回收无相水障,一时间和那明月的吸力相持不下,顿时僵持住了。

    得了赵然示意的常万真爆然而出,身剑合一,将气海内所有剩下的法力全部灌注于剑光之中,猛然斩向广真老僧,剑光斩去的轨迹中,竟然隐隐暗含风雷。

    这是常万真最凶狠的一剑,也是他最后的一剑,不成功便成仁!

    伴随着这道威力匹的剑光,屠夫的鹅毛羽扇和沈财主的金锭也同时发出,自左右夹击玄生。

    常万真虽说不是广真老僧的对手,且又受了重伤,但境界其实并不比广真老僧差太多,如今全力发出这么一剑,若是任由他斩上要害,广真必死无疑。

    瞬息之间,常万真剑光便到了眼前,广真心念百转,电光火石间反复权衡。

    加持金身,还是守护无相水障?

    瞬间便作出了决定。就见他双手收回,停下弹指,在胸前合十,口中低诵降世金身真言:“南嗼三曼多波多满……萨婆撘他也哆……”

    无相水障顿时被弯月黑洞倏然吸入,广真老僧胸口如遭重击,嘴角顿时溢出大股鲜血,血流顺着金身向下淌落,在地上积成一滩。

    弯月黑洞吃了无相水障,结果立刻反馈到赵然身上。赵然气海中疯狂涌入璀璨之极的佛光,将他体内的法力席卷一空。

    与此同时,常万真剑光刺入法相金身,在胸口处刺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洞。

    常万真大喜,正要继续深入,却忽然感到剑锋在金光中渐渐偏离,沿着金光流动的方向滑向外侧。

    就见广真身上金光大作,降世金身真言化作一个个巨大的咒符,烙印在金身法相之上,金身法相顿时再次凝实三分。瞬间从腰腹和后背中生出两首和四臂,化作了三首六臂的降三世明王!

    降三世明王六臂挥动,抓住常万真的剑光,向着法身之外拉扯。

    屠夫和沈财主的鹅毛羽扇和金锭也打在了金身法相上,却被尽数弹开,两人又将各种符箓不要命的打将出来,在金身法相上带出五颜六色的痕迹,却始终打不进去。

    两人状如疯虎,整个身子扑了上来,一左一右抱住广真,各自向相反方向错身翻扭,想要撕扯广真。降三世明王法相面沉似水,腰间分出双臂抓住两人,轻轻一震,便将两人震飞出去,落地之后各自喷出一口鲜血,委顿于地。

    屠夫和沈财主的攻击,对广真来说便如挠痒痒一般毫无威胁可言,广真的注意力始终在常万真剑光之上,极短的时间内,金身法相不知震动了多少次,六臂来回扯动不知多少回,将常万真的剑光一点一点向身体外侧拉开。

    主持法阵的赵然此刻汗流如豆,气海中涌入的大量佛光正在疯狂撕扯消磨着他的丹胎,他从储物扳指中掏出一把一把朱火灵果拼命吞了下去,化作一股股法力,全力对抗着佛光。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