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三章 磨砺
    灵力气海成型后,庞大的灵力团立刻涌入其中,将气海占据得满满都是。赵然立时一阵恍惚,仿佛回到当年刚入道士境的日子。

    他不敢耽搁,继续催动体内精元进入灵力气海,一滴滴精炁炼化成型,滴落在灵力气海之中,渐渐汇聚成潭。

    不多时,精元用尽,赵然正感可惜之际,却发现功德丹胎中的功德法力被“扯入”灵力气海,然后在气海中还原,化解为功德力和精元,功德力回归功德力丹胎,精元则沉积下来,继续和灵力相互炼化,生成精炁,一滴滴落在气海中,不断壮大着精炁潭水。

    赵然漠然吃着酒席,下意识间不停取过灵酒、灵食,尽数吃到腹中,不停补充着灵力。功德丹胎中的功德法力也不断被吸入灵力气海中,分解、炼化……

    浑浑噩噩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气海中精炁已经充满,再也容纳不了分毫,正彷徨之际,忽感天地上下、四方之中,整个世界有一股莫名的韵动,颤颤着似乎便要坍塌下来,又似乎正在重构。

    这种感受,赵然极其熟悉,正是他当年在君山庙时,羽士境大圆满后多次感受到体悟,当时因为没有破境功法的缘故,屡屡被他憋了回去,不想此刻又再次出现。

    赵然凝神屏息,双手掐诀,指于天地,沟通五行。轰然间,灵力气海中雷声大作、电光四射,如同海上风暴一般,卷起巨浪千层!

    整个气海都在风暴之中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向着中心疯狂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当旋涡转到极致,于中心生成一团丝絮状的凝胶。

    这团凝结状的精炁继续旋转,将气海中其余各处精炁继续吸纳过来,补充进去,渐渐有如实质。

    雷声渐杳、电闪渐止,一个以灵力为质的丹胎终于成型。此灵力丹胎与功德丹胎并存,与气海一样,处于同一位置的不同界面,共同炼化法力,且又相互可以转化。

    赵然这才醒过神来,內视之中,对着自家两个气海中的两个丹胎怔怔出神。

    自己居然再一次凝结丹胎了,这算怎么回事?

    正苦苦思索时,却被张老道轻轻一声咳嗽,拉了回来。

    意识重新回到酒宴之上,就见张老道、龙阳子、青君和青婆婆都关切的看着自己。

    张老道和龙阳子同时伸出手指,各自点在赵然的两只手腕上,以法力入体查视。

    稍顷,两人同时撤回法力。

    张老道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闭目凝神思索。

    龙阳子向青君道:“金丹未成,非是金丹,乃双胎之像。”

    青君问:“福慧双修?”

    张老道睁眼,道:“果然是功德。”

    青婆婆不明所以,插话问:“修道也讲功德?”

    龙阳子解释:“借假修真尔。功是假,德是假,功德也是假。老君言‘上德不德’,南华真君说,‘神人无己,圣人无功,至人无名。‘功德乃器,可助修行,但不可执妄,若因求德而事以功,此为下乘,道所不取。”

    张老道点头称善:“功德利于己,福德利于人,唯道予万物而不取,此乃真德。”

    青君并不关心这些,她只关心一个问题:“如何?能否撑得住?”

    张老道忽然说了句:“试试。”

    四位大修再次施放威压,这一回可比之前要恐怖得多,庞大的灵力威压直接冲向自己的丹胎,只一瞬间,便感到好似要被冲爆了。

    赵然就算再笨,也知道这是四位大修士在锤炼自己,于是拼命调动法力护持住自己的气海。

    那威压之力不断的消磨着赵然的丹胎,将丹胎内储存的法力尽数化去。

    也算是赵然有过这方面的经验,知道怎么抵挡,否则丹胎立时就有破败之虞。经验来自两个多月前的折耳山,当日被广真和尚无相水障侵入气海,法力就是这么被消磨殆尽的。

    当然,经验能够保证赵然不至于太过惊慌失措,让他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最大程度保全丹胎,但经验毕竟只是经验,知道应对之道不假,能否保全,还要看他的能力。

    若是换做之前的赵然,必然坚持不了一时半刻,但有了两个丹胎之后,情形自是不同。

    眼见功德力丹胎中的法力即将耗尽,赵然很自然的进行转换,将其“隐”去,具现出灵力丹胎,以灵力丹胎抵挡。

    灵力丹胎中的法力被消磨的时候,功德力丹胎开始温养法力。

    待灵力丹胎中的法力消磨完毕,又将之隐去,具现出功德力丹胎进行抵挡。

    这么轮换了三次之后,赵然还是有些顶不住了,法力消磨的速度远远快于恢复的速度,赵然估计自己最多能够再撑一轮,两个丹胎都将法力枯竭。

    怎么办?好办!席间就有现成的灵酒灵食,且这些酒食出自青婆婆之手,恢复效力极其卓著,不吃更待何时?

    于是赵然又开始了胡吃海塞,拼命将席上的酒食往肚子里灌。酒食入肚后,化作充沛的灵力,尽数补入“隐”去的灵力丹胎之中,待功德力丹胎抵挡不住后,立刻进行轮换。

    功德力丹胎中的法力又该怎么弥补呢?现场炼化功德力肯定来不及,也远远不够,这就只能用朱火灵果了。朱火灵果和灵酒灵食不同,弥补的不是灵力,直接恢复丹胎中的法力,两、三颗下去,立时补满!

    如此又坚持了一天,赵然渐渐领悟到了一些保全丹胎的法门,调动丹胎中的法力与四位大修士的威压进行抗衡,通过法力调动的节奏,避免无谓的损耗,有时候进行小小的反击,将威压打回去,更能减少法力的损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然扳指中的朱火灵果消耗一空,功德力丹胎无以弥补,顿时就出现了危急。无奈之下,他只得以乌参丸、养心丹之类的灵丹加速功德法力的恢复,但情形却无法扭转,形势急转直下。

    赵然正要开口求饶,四股庞大的灵力威压忽然撤了回去,赵然顿时瘫倒在席间,只觉浑身酸软,几乎连手指都提不起来。

    “三天。”龙阳子道。

    张老道点点头:“也算难得,比金丹差不太远。却需配以青君的灵酒灵食,嗯,还有朱火灵果。”

    青君转头向青婆婆道:“多准备一些,尤其是朱火灵果,至少三个月的量。”

    青婆婆点头:“是。”

    龙阳子问:“那便撤席?”

    张老道点头,道:“容他暂且睡上一觉。”

    听了“睡上一觉”这话,赵然眼皮子立刻开始打起架来,不多时,头一歪,便在席上呼呼大睡起来。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