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十五章 强硬的白马院
    蒋竹子暗道自己多年不动手,动手就大意的时候,却听“嘭”的一声,狼羊棒砸在自己脑边一尺远处,睁眼看时,偷袭自己的正是卓山。此刻的卓山已被封唐用盾压在地上,掌中腰刀在他脖子上一拉,顿时鲜血四溅,半个头颅吊在脖子上,已经一命呜呼。

    蒋竹子怔怔看着从卓山身上爬起来的封唐,见封唐伸手过来,下意识间抓住,借力起身,喃喃道了句:“……多谢……”

    封唐回道:“都是袍泽,说什么谢?”

    此刻战场上已经停了下来,保忠带着人将各处抓到的俘虏都圈了过来,大概三十余人,地上还躺着二十多个,却都不是什么致命的重伤,大部分是被踩踏轻伤。交手之中唯一死的,就是筇河部小头人卓山。

    小街庙这边,只有几个火工出了点血,都是混乱间不知被谁伤到的,一个被刀子划过胳膊,一个被棍子戳在肚子上,还有一个腿上中了一箭,不过入肉不深,是软绵绵的猎弓所伤。

    张五走到封唐身边,低声道:“封唐,多谢你救了蒋竹子,以前的事情……有对不住的地方……”

    封唐打断他:“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

    小街庙一战后的第二天,红原守御所派遣的一队五十名骑兵便赶到了,领头的正是宁德寿的亲兵小旗宋雄。

    第三天,关二带着周围集结起来的两百多名保甲自卫队赶到了小街。

    第四天,宁德寿加派的三百步卒也到了小街,由一名姓李的副千户率领。

    至此,小街庙上聚集的军力已经达到六百。

    当监院袁灏赶到了小街庙,接过了卢方主的指挥权,摆出一副准备攻山的做派时,反应迟钝的筇河部土司美思终于不再迟钝,派了两个头人为使,下山求见袁灏。

    看着眼前的两个筇河部头人,袁灏怒道:“擅自调兵攻打小街,这就是你们的自治?你们还有脸提自治?这里不是大明的天下了吗?”

    一名头人抗声道:“正是因为小街庙干涉了我筇河部的自治,藏匿了杀害家主的贱奴,才会引发如此争端。”

    袁灏反问:“藏匿了谁?谁杀了谁?”

    “阿花生的两个贱狗!他们兄弟两个杀了卓山的哥哥!”

    “第一,我们现在谈的,是你们筇河部派兵攻打小街的事,你不要胡言乱语,混淆视听!第二,有没有人杀人,我们暂时还不知道,就算杀了人,也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为什么杀人!第二,你说的阿花一家,如今是白马院登记在册的大明百姓,不是什么贱狗,奉劝二位一句,如果再将大明百姓称为贱狗,就是对白马院的不敬,是对大明的挑衅!”

    “袁监院,我们当然不会对白马院不敬,更不会挑衅大明,但白马院也应当尊重我们部民的风俗和习惯,更要尊重我们对自己部奴的处置权力。”

    “那请问贵部发兵攻打小街怎么解释?”

    “那是因为白马院在吸引逃奴!”

    “我白马院办的是正常的流民入籍事务,也提请贵部注意,入了籍就是大明百姓!”

    这样的争吵自然达不成一致,两个头人怏怏而回。但小街庙的明军却在逐渐增加。

    十月三十日,距小街一战之后的第八天,聚集于此的明军已达千人,保甲自卫队也扩充至八百人。

    如此兵力,对于总人口只有八千多的筇河部来说,已经是灭族的力量了,美思再也坐不住,他向袁灏发出了会面的请求,双方在海子山和小街之间的一处空地见了面。

    见面之后,美思感叹:“袁监院,筇河部和白马院,过去不是这样的。当年曾方丈在的时候,大家关系多么亲切。”

    袁灏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时移事易,不一样了。这几年来,白马三部的做法,令我白马院上下十分难堪,我们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过去对你们的治策,今后是否还要继续施行。”

    美思惊讶道:“袁监院,怎么会令白马院难堪呢?我们白马三部一直在大山里,自己的土地上,从不越雷池一步。”

    袁灏道:“白马院的信众信力,连续三年在全省垫底,民生困苦、百业凋敝,曾方丈为此付出了代价,被调走了,换来了赵方丈,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这与我们有何关系?”

    “当年道门和朝廷允许你们自治,前提条件是归信三清,可你们呢?这些年你们干了什么,还需要我再重复么?”

    “我们已经改信三清了。”

    袁灏气乐了:“你们换了个帽子,就是改信了?道主是怎么回事?”

    “一炁化三清,三清本就为一,这也是从尊重风俗和习惯出发做出的变革,本质并无不同。”

    “信道信的是什么?是殿里供奉的那尊神像么?我们信道,重在道字,重在圣人的微言大义,重在这天地间的规矩,而不是一个木偶、一尊雕塑,更何况这尊木偶和雕塑只是换了个名头!如果你们这种改信有用,那为何我道门从未收到过你们三部供奉的信力?你好好跟我解释解释!”

    美思强笑了两声,解释道:“这是我们部族中百多年的风俗和习惯……是风俗和习惯,白马院应当尊重……”

    袁灏冷冷道:“我们赵方丈早就说过,信仰什么,与风俗和习惯无关,不要总拿这句话当说辞,更不要混为一谈。白马院尊重筇河部的风俗习惯,但筇河部也要尊重与道门和大明达成的协议!相互尊重,才能真正成为一家人!”

    美思默然良久,然后问:“监院大军集于山下,是打算灭我筇河部吗?”

    袁灏道:“调兵于此,一是为了贵部聚众攻打小街庙一事,我们要惩办主事者,查清楚究竟谁在幕后搞鬼!第二,白马院要派人上山巡视,检查筇河部这几年归信事宜的进展,对不足之处进行督导整改!第三,有部民愿意下山至白马院入籍的,贵部不得阻拦。”

    “逃奴一事,白马院也管?”

    “我大明只有籍等之分,没有奴隶之说!”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