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门法则 > 第十九章 指挥部
    在这帮掌握俗世权力的人面前,当然要开诚布公,东方敬起声道:“是否会发生旱灾,不是这次议事要讨论的问题,召集诸位前来,就是商议怎么减少损失,如何避免百姓流离失所。”

    都府的何知府是去年刚刚履任的,又非本省人士,对赵然的事迹不太了解,但他对梅花易数却有所耳闻,因此迟疑道:“梅花易数我是听说过的,占卜结果往往和卦象谬以千里。我知道赵法师已是金丹修为,恕本官冒昧,没有看低赵法师的意思,只是本官还没听说过哪一位金丹修为的法师能够做出如此精准的预测,何况还是运用梅花易数。赵法师能否给我们一个更具信服力的说法?都府虽然家底不薄,但要全力为北部三县抗旱的话,还是很吃力的。”

    东方敬看了一眼赵然,又道:“为了让大家更加慎重,做起事来不会犹豫不决、瞻前顾后,我就在这里通报一下对旱灾的预测。这次预测是由宗圣馆道门行走赵致然在一次极为偶然的情况下做出的,运用的是我道门秘法——梅花易数,有些人听说过梅花易数,这种占卜方式占出来的卦象常常与我们的预期背道而驰,不是修为到了极其精深的地步,卦象的解读会出现很大误差。如同刚才何知府所言,赵然只是一个金丹法师,他做出的预测如何能令人信服?对此,我能够告诉在座诸位的是,无论赵致然其他预测是否准确,但这次的结果,得到了我道门合道境大修士龙阳祖师的确认。”

    听说赵然这次的预测得到了合道境大修士的确认,大多数人都没有了质疑声。

    川西总督夏吉和龙安知府也默认了赵然的预测,他们对龙阳祖师同样很有信心,或者说,对龙阳祖师没有信心的人,天下还真没几个。

    赵然最担心的是,这些人就算相信,也相信得不是那么坚决,到了下令救灾的时候,东一折扣、西一折扣,会让问题变得复杂,为了以安众人之心,让他们对此事高度重视起来,于是再次做了强调:“何知府、诸位,我知道诸位为何迟疑不决,因为我所说的上述地区,有水灾、有震灾、有雹灾,唯独很少出现旱灾。但我在这里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这次事关百万黎庶的生存大计,贫道不敢给自己留什么退路……”

    顿了顿,赵然叹了口气,道:“为了这次占卦,贫道损耗了三年寿元。在此向道尊起誓,若有虚言,教贫道天打雷劈。”

    整个经堂一片沉默,所有人都怔怔望着堂上面无表情的赵然,良久无语。

    何知府率先起身,来到赵然面前,深深弯下腰去,低头躬身道:“何某代都府百姓,恭谢赵法师大德!”

    接着是龙安府孔知府、景寿宫宋监院、西真武宫徐监院,以及几位三都高道,乃至玄元观的杜腾会、陆腾恩、郭云贞等,每个人都起身过来,向赵然行礼。

    布政使周峼上来,拉着赵然的手,郑重道:“布政使司将竭尽全力抗旱,请赵法师宽心。”

    赵云楼也很是吃惊,最后连连向赵然感叹道:“致然不易,致然有心啊,有致然在,我道门何忧之有!”

    议事一连延续了三天,这三天里,因为赵然的坚持,赵云楼和周峼决定组建一个“川西北抗旱指挥部”。

    在商议人选的时候,赵云楼和周峼对赵然拟上来的这份名单感到很别扭。

    总指挥:东方敬、赵云楼、周峼

    副总指挥:杜腾会、陆腾恩、冯腾川、聂左臣、曾显明、高盛恒

    成员:白腾鸣、宋致元、徐腾龙、何文斌、孔成贵、赵致然……

    下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赵致然

    办公室下设协调组:李腾信、裴中泞......

    工程组:雷善、李致宁……

    文件组:袁灏、卢致承……

    宣传组:余致川、杨致温、蒋致标……

    应急组:诸蒙、曲凤和、关雨山……

    救援组:宋雨乔、郑雨彤、曹雨珠、庒雨琪……

    财务组:……

    后勤组:……

    赵云楼:“……”

    周峼:“……”

    东方敬:“哈哈!哈哈哈哈……”

    赵然向他们解释:“三位总指挥分别代表玉皇阁、玄元观和布政使司,有你们三位坐镇,抗旱各项事宜才能做到事权统一。”

    “副总指挥,包括了玄元观三都,布政使司右布政、四川都指挥使和按察使。抗旱一事必然会涉及军队调动,这就涉及都指挥使,必然会出现大额金银的往来,这就需要按察使查办不法,都是不可或缺的……”

    赵云楼打断道:“用不着那许多,腾恩和腾川都有各自的事务,从名单里拿下来,腾鸣进去就行了。”

    周峼也摇了摇头:“聂左臣就算了,他忙得很。”

    赵然知道这两位的真实想法,抗旱有成之后是要论功行赏的,赵云楼其实不打算让冯腾川分这杯羹,但单独把他拿下来,太过难看了一些,故此让陆腾恩陪榜,至于陆腾恩的功劳,到时候随便安排个事情就可以记上一笔了,不需要再列明其中。

    至于聂左臣,右布政这个官职本身就是左布政的替补,与同知有些相似,地位高是很高的,但左布政不想让你插手,那你甚至连“同知”都不可得。

    在四川布政使司内,聂左臣就是如此,其中的内情很复杂,但至少两人不和是近乎公开的秘密了。

    但赵然就算知道内情,在报名单的时候,也必须写上这几位的名字,似这种级别的人物,留谁不留谁,不是赵然能够决定的,他报上去就好。

    当下,按照赵云楼和周峼的意见,把陆腾恩、冯腾川和聂左臣划去。

    接下来的领导小组成员,是按照道宫、州府分配的,一府两位,道宫和官府各一,都是三个州府的一把手。

    赵云楼和周峼依然觉得碍眼,但提起笔来,却在一大串名字上方绕来绕去,下不了笔,思虑良久,竟然发现一个都拿不下来。

    直到看向“指挥部办公室”中的各种组名和组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得舒服了不少,也不时点头表示赞同,或者摇头提出疑问。

    赵然看着他们两个自己跟自己较劲,不觉一阵好笑,转头看向东方敬,东方敬也同样微笑不语。

    抗旱指挥部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协调各方出银子、粮食和征发劳役。

    为此,赵然当堂详细讲解了一番自己想要开展的抗旱事项,并依据这些事项作了一个预算表。

    所有这些事项,被赵然统称为“三大工程”、“四大储备”。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