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零二章 邵元节的态度
    陈善道迟疑了一下,道:“弟子今日和赵致然见了一面,感觉他对上三宫很有看法。”

    “他想怎么做?”

    “没有提及上三宫,但却表明了态度,他说信力即民心,凡是有背民心的,他都要整治。上三宫这些年做的事情,很有不少是为朝野诟病的,以前是为了争皇权,故此宽容了不少,也有弟子纵容之过,如今大政已定,弟子想着也是时候整顿一番了……”

    “你是想说秀庵吧?秀庵的事情,我们从来也没有同意过。”

    “是,老师英明。弟子以为,这件事情怕是也该到此为止了,皇权初定,既然要恢复天子威权,以前不让天子修道的规矩,已经不合时宜。想来咱们只要做得细致一些,真师堂通过决议问题不大。等决议通过,皇帝的修行之事再慢慢透露出去,也就顺利成章了。”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这是改变天下修行界的大事,是老师的大功德,不仅老师有望借此飞升,无数同道都能为此获益,弟子就算再苦再累、再不为他人理解,也心甘情愿。”

    邵元节望着满脸振奋之色的陈善道,沉默良久,缓缓点了点头。

    得了邵元节的首肯,陈善道出了三茅宫,打出飞符:“有事找你,在何处?”

    “正在烂柯山中商议我家今年道宫和道院方丈的人选,怎敢劳陈天师移步,我去元福宫拜见就是。”

    “那就来栖霞山相见。”

    水乡侯向左右道:“你们接着商议,我要赶去栖霞山,不拘谁去,总要速速定下来人选,也不用告知我,立刻飞报灵墟阁就是了。”

    水云珊起身:“父亲,我陪你一起去。”

    水乡侯想了想,道:“也好。”

    父女二人乘上飞行法器,向着京城而去。

    自张元吉登上下观方丈之位后,总观与馆阁之间的关系骤然密切了许多,但凡有所诏令,各家都立刻遵照执行,不敢有所折扣,不仅游龙馆忙着商议上报方丈人选,天下各家都在如此,上三宫则更是如此。

    与大部分馆阁派不出自发情愿的修士相比,上三宫这边却极为踊跃,或许是因为对大道本就没什么指望,所以上三宫的修士们对名利的追逐就热切了许多,以至于今年的十六个方丈位置,报名者与授职的比例竟然达到了将近四比一,令执掌朝天宫的朱先见很是欣慰,但欣慰之余也略略有些担忧,在人选上更加慎重了一些。

    这一商议就商议到了夜晚,终于筛选出一个二十人的初步名单。

    朱先见吩咐暂时休息一下,将殿门打开,让大家透透气。所谓透透气,不过是个说法,就是给大家多一点时间冷静,重新想一想,以备最终产生一个任职名单。

    朝天宫这边是德王朱载墱、大供奉龚可佩、蓝田玉,此外还有个朱隆禧,灵济宫是宫院使蓝道行、大供奉胡大顺,显灵宫则是宫院使段朝用、大供奉盛端明。上述人等,除了朱隆禧外,俱为炼师境以上修士,可谓上三宫中流砥柱。

    朱先见走出殿外,向朱隆禧招了招手,朱隆禧跟了出来,二人便在外间溜达。一边信步而行,朱先见一边问:“还要裁汰四人,灵济宫那两个,春风和观云,怕是上不了台面。”

    朱隆禧道:“千岁若是觉得当真为难,实在不行就拿下来,当日也并不曾说死。”

    朱先见点了点头:“你好好安抚一下,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可太过寒了他们的心。这样吧,今年的方丈就算了,你可以答应他们,从灵济宫调来朝天宫……”顿了顿,补充道:“但要脱了道袍……”

    朱隆禧笑了:“这个容易,这两个人我估摸着,怕是连道德真经都没读全,心里没有什么信奉的,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层皮而已。再者,这两个人整日四处浪荡,或许当日一时冲动也未可知。等他们找来了再说不迟。”

    正说着,有朝天宫执事前来禀告,说是游龙馆大长老水乡侯前来拜访,已至万岁殿奉茶。朱先见忙让朱隆禧回去告知,让大家再等一会儿。

    万岁殿中,朱先见陪着水乡侯寒暄两句,问:“大长老有何要事吩咐?”

    水乡侯道:“如今形势渐明,用不了几年,皇帝威权便可尽复,贫道在此恭贺齐王了。”

    朱先见感激道:“都有赖于大天师做主,有赖于陈天师主持,有赖于大长老的鼎力相助,此恩此德,我朱家永不忘怀。”

    水乡侯笑了笑,道:“既然大势明朗,三省庶政又已归于皇帝,接下来就要有一番全新气象了。过去有些做法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便可以考虑考虑废止和变革了。”

    朱先见问:“大长老的意思是……”

    “这么说吧,前两年上三宫有些事情的确不是很合适,比如外间传得沸沸扬扬的秀庵一事,关于这件事,三清阁和东极阁一直在调查,当时我们是相信上三宫没有做这种勾当的,所以竭力为齐王担了下来,但如今形势有所变化,恐怕再想继续阻止两阁调查,反而显得心虚了,好像上三宫真在做这件事情一样。所谓清者自清,既然两阁不相信,那就让他们去查好了,陈天师和我都相信,上三宫是清白的,对么?”

    “这……”

    “外间还有传言,说是皇帝在修行,而且是用逆采红铅之法修行,啧啧啧,你说说这叫什么事?逆采红铅之法,早已为道门戒律所严禁,绝不可行,陈天师和我也同样不相信皇帝会用这种方法修行,你说是不是?”

    “这个……”

    朱先见很是疑惑,心说水乡侯你是搞什么鬼?开办秀庵是为了给皇帝修行逆采红铅之法,修行此法是为了遮掩皇帝身负修为,怎么能放任东极阁和三清阁查办呢?到时候皇帝被查出来修行,找谁说理去?再者,这逆采红铅之法本来不就是陈天师通过你水乡侯之手传过来的么?现在倒想撇清了?

    脸色正难看之际,就见水乡侯笑眯眯丢过来一份文稿,朱先见展开一看,顿时大喜:“多谢陈天师,多谢大长老!只是,这份提议能通过么?”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