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狱中
    应天府开展文明城市评比活动,这些天委实抓了不少人,尤其是在打黑除恶方面,借着这股东风,破获了不少黑恶势力团伙,扫除了大量地痞闲汉,赢得了京城百姓的一致叫好。

    其中更抓到了不少散修,这是最令人惊异之处,关键这些散修干的事情一点都不比地痞泼皮高明多少,由此证明了,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此处念筛)。

    正是因为第一例散修金仕伦被抓事件的出现,提醒了赵然,于是在开展文明城市创建中出动了不少修士,这才保证了京城市面上的平静。

    抓了那么多人,上元县和江宁县的县衙早已塞满了人,两座道院也同样如此,故此,散修们便被转移到了玄坛宫方堂的囚牢中看押。

    为了保证人手充足,赵然一份调令发出,将君山系妖修们全都调至京城听令,如今的京城有两处灵妖聚集地,一处是抱月山庄,另一处就是玄坛宫。

    抱月山庄的灵妖以君山系为主,这是赵然搞大规模工程的主力,由通臂神猿率领、马王爷副之。

    玄坛宫中的灵妖以洪泽系为主,这一系灵妖的基本特点是懂规矩、长相好,轻易不会犯事,被人发现了也无妨——因为都很可爱。所以赵然给他们下达的另一个任务,除了协助施工以外,就是白天坐镇玄坛宫,顺道看管散修。

    顾老头感觉到的墙那头的修士气息,就来自于洪泽系妖修们,而他们住的地方,便是方堂。围着天井是六间敞开的铁栅栏囚牢,北边这侧则住着看押这帮修士的灵鹿雨阳、鸭小七和狐小九。

    顾老头被衙役请进了牢房中——这回是真请,对他礼敬有加,其中一个还摸出之前他送出的银子,小声道:“您老的银子可不敢要,您收着。”

    进去之后,见到了囚牢中的另外两个囚犯,那两人头上也贴着禁制符,禁制符上空白处有个墨字,一个写着“十四”,一个写着“十五”。

    三人面面相觑,对视了半天,贴着“十四”字样的那个首先开口:“两位请了,既然同囚一室,今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少不得要打个交道。谁听谁的,谁先谁后,自是有一番分说。如今都被禁制了修为,也没法比试,我等便报一下修为层次,也好排名。如何?”

    对面两人不说话,“十四”又道:“那就当你们同意了。先报一下,在下十四君,没错,就是十四……”拍了拍额头上贴着的禁制符,得意道:“这个号是在下特意求来的,与本名相同!如何?”见那俩没搭理他,依旧毫不气馁:“在下福建修士,如今在东海灵鳌岛为宾客,黄冠六年了,二位呢?”

    顾老头还是没怎么搭理他,目光瞟着栅栏外头的月门处,想知道自家几个弟子到底会如何。

    十四君看向十五号,十五号一言不发,却从脖颈后弹出块白板,上面写着大名“杨先进”,十四君刚要发怒,忽然想起了什么,怒容顿时转变为笑脸,恭恭敬敬哈着腰过去,给始终保持趺坐之姿的对方捶起腿来。

    一边捶一边谄媚道:“原来前辈是大名鼎鼎的落叶岛杨道人,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了,今日能得一见,当真是三生有幸!”

    东海岛屿众多,修士无数,岛主和修士的关系,是一种颇为松散的隶属关系,或者说是联盟的关系。

    比如近海大岛灵鳌岛,岛主梧桐道人,便是灵鳌岛的盟主,与在岛上的修士们奉行合则来、不合则去的相处之道。想住在岛上,就依据所占之地的好坏,每年缴纳一笔大小不等的入住资源,这是租客;如果交不起入住资源,便需遵照梧桐道人的令谕完成不同的任务,这叫宾客。

    无论是租客还是宾客,必要的时候都要接受调度,在岛屿遭受侵犯之时,都有义务聚拢在岛主麾下作战。而当岛主想要出征的时候,则只能征募而不能强迫。

    相对来说,租客较为自由,如果想换个地方,拍拍屁股走人就是;宾客则有些麻烦,需要完成事先约定的契约或者达到约定年限。

    杨道人是落叶岛某洞的洞主,落叶岛是东南沿海的一处岛屿,岛主听风道人,杨道人与听风道人之间,便是租客和盟主的关系。

    十四君之所以对杨道人如此恭敬,实则是因为这厮太能打了,在整个东海都以善战出名,论起斗法实力,比岛主听风道人要强横得多,据闻还曾经扇过听风道人好几次耳光,听风道人都拿他无可奈何。

    但这厮也挺古怪,偏偏就赖在落叶岛上哪儿也不去,听风道人召集人手保家卫岛的时候,他也会跟随响应,遇到棘手任务的时候,他也甘于俯首听命。不知有多少大岛主想要拉拢他,却都一一碰壁,对落叶岛可称得上矢志不渝。

    也不知他怎么就落到了玄坛宫的囚牢之中,当真令人费解。于是十四君小心翼翼询问:“杨爷此来何意?”

    杨道人脖子后面继续弹出白板,上面写着三个字:“来救人。”

    十四君感到十分惊奇,伸脑袋过去想看看对方脖子里是不是藏着什么机关,却被杨道人一巴掌拍在额头上,于是不敢造次了,只是道:“杨爷救人怎么救到此处了?莫非是潜入牢中?尊驾想要救谁?在下或可相助,只求尊驾走时将在下也带走。”

    杨道人脖子后面又飞快弹出白板,原先写的三个字已被抹去,新换了一行字。但刚才的三个字是隶书,眼前这行字却变成了小篆文,十四君不怎么看得懂,眯着眼睛仔细辨认。

    这时候顾老头已经回过头来了,忍不住冷声翻译道:“他说,他昨晚找不到出恭的地方,随意找了个墙角,刚拉了一泡,就被抓进来了。”

    十四君呆了呆,问:“您这样的高人也失手了?”

    杨道人脖子后接着弹出白板:“一男一女,出去后再找他们算账!”这回又变成了更难辨认的大篆。

    顾老头翻译完后,也很是好奇,凑过来伸手就往杨道人脖子后面探过去:“老夫见你们东海的散修不少,却从未见过你这么古怪的......你这什么玩意儿?还带变字体的?”

    杨道人身子后仰避过,同时跳出白板:“老头无礼,打!”这回是极易辨认的馆阁体。

    顾老头冷笑,正要施法,提气之下才想起来,自己脑门上贴了禁制符。所谓拳怕少壮,既然运转不了功法,他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哪里是两个正当盛年之人的对手,眼前一黑,顿时挨了一击硬邦邦的拳头,砸在鼻梁上,满脸都泛起难忍的酸楚。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