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道门法则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锅粥
    月府皇极鼎,自朱先见手中缴获的三茅馆重宝!

    缴获之后,赵然已经将神识打了上去,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参悟,控制不够娴熟,做不到潇洒自如,此刻整个人钻在鼎下,挡住了玲珑游丝。

    这是太后发出全力的最后一击,终于在赵然层出不穷的防御手段之下作了无用功。

    于此同时,三名金甲金兵再次闪现,这次却换了枪兵。三杆金枪抖出枪花刺向空中扑来的太后,将她刺了个通透!

    这次的激斗实在消耗剧烈,静坐调整了片刻,这才重新舒缓过来,赵然将月鸣幻境八卦阵收了,在屋外布下一个卫道符阵。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是血的女刺客,吹了口气,将她脸上的血痕吹散。可她的脸上满是风刃割过的刀伤,几乎分辨不清原来的模样了,只是隐隐觉得似曾相识。

    再查验她的伤势,赵然叹了口气,伤得太重,难以救活了。

    难以救活也得救,至少让对方喘口气能说几句话也是好的。但在救之前,也要谨防对方再有什么出人预料的反击手段。赵然轻轻招手,蛟绳飞过去将太后绑了个结实,绳头自行飞上梁柱,在上面绑住,太后便吊在了半空中打转,一丝丝鲜血由浑身上下的万千伤口中不停渗出,被蛟绳吸收,绳索绑得更加有力了。

    赵然手指在太后气海外轻轻划过,指尖传来的那股贪吃的渴求,让他再次颤抖,强忍住这股渴求,掏出伤药来,给太后身上致命的三个枪孔、十几处较为严重的风刃口子上药,至于其他的小伤口却顾不得了。

    灵药敷上之后,大的血口子是止住了,但他不是神仙,伤药也不可能起死回生,于是抓紧时间开始询问:“你是谁?是太后?”

    太后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不说话?你既然敢来刺杀我,就应当知道我的身份,你以为我事后查不出来么?”

    太后依旧紧闭双眼。

    赵然又道:“其实你我之间都知道,失败者必死,我也不诓你,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仍旧不能让你活下去,但我可以保证,不让你死前受苦,如何?”

    太后不理不睬。

    赵然道:“我也可以保证,在将你开膛破肚的时候,你依旧活得好好的。气海内的情形你想必也清楚,被我的氤氲丹气缠住,想要自碎金丹是不可能的,你想不想尝尝滋味?”

    太后还是不答。

    赵然本来不愿以大禁术施法拷问,有嘉靖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效果不是很好。大禁术太霸道,动辄毁人神识,让人昏迷,他不希望眼前之人再如嘉靖一般问上几句便昏迷过去。

    但对方如此硬气,那也就说不得只好如此了。在施法之前,当然要先动一遍刑,将对方强大的意志力尽量削弱。

    刑讯高手是东方敬,是武甲和丁巳之?,赵然并不擅长,他擅长的是“开灯熬鹰”,是“重复问话”,这些方式固然很有用,但所需时间太长,不适合当下,因此,也就只能照猫画虎,从自己的残存回忆中用了些法子。

    他的这些法子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有用,放到这个吊着的女人身上却有些差强人意。不过在折腾了小半个时辰后,他敏锐的感受到对方神识上有了很大的消磨,于是终于发动了九天玄龙大禁术。

    一道降智光环打出,这次没有受到反噬,赵然又怕她伤得太重立刻昏睡,紧跟着施展忽悠神通,一句紧似一句的问起来。

    “你究竟是谁?是孝康皇太后么?”

    “是。”

    “你体内的索是什么索?什么色泽?”

    “黑色,斗姆之炁。”

    “斗姆之炁?修的是什么?”

    “母仪天下之元丹。”

    赵然愣了,这是又一种完全不同的解释,但他现在没有时间琢磨,只能抓紧询问:“这世上有几条索,其他的索是什么?”

    “应当有五索。还有中央皇极黄角大仙之索、崇恩圣帝之索、慈航道人之索、东华帝君之索。”

    “五老?其余四索修的是什么?”

    “中央皇极修帝元之丹,崇恩圣帝修寿元之丹,慈航道人修水元之丹,东华帝君修阳元之丹,斗姆元君修后元之丹。”

    “你的斗姆之索是何时得来的?”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太后痴呆的目光中忽然透出一抹神采:

    “三十年前,那是三月十四,西苑的樱花正是盛开的时节,我在樱树下摆宴,和薛妃、曹妃她们饮聚,就听谷大用说,皇帝在豹房薨了……”

    见她神情略显亢奋,赵然知道她时间不多了,连忙催促:“说重点!”

    “……当夜,邵大天师从天而降,将我从灵柩旁请出,问我说愿不愿意修行,我一个没有资质没有根骨的弱女子,皇帝一走,还剩得下什么?我当然愿意!大天师就把这根黑索给了我,还嘱咐我,要立兴王世子为帝。只要能修行,他愿意立谁就立谁,我都听他的……”

    “……第二天,杨相就进宫了,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司礼监的赵德。他们说,按照道门的规矩,大行皇帝遗嗣不能接位,依皇明祖训,可兄终弟及,拟选兴王世子。杨相拟来一份诏书,我便同意了……”

    赵然打断她,追问:“你说的五元丹索,是邵大天师告诉你的?他为什么要把后元丹索给你?”

    “大天师要行上古修行之路,五元丹索各自修炼,丹成之后相聚,谁有五丹,谁便立地飞升。大天师以复现上古之路而获大功德,以此功德成圣!”

    “谁告诉你的,大天师亲口对你说的?”

    “当然不是。”

    “那到底是谁?”

    太后忽然脸显诡异笑容:“我不告诉你……”

    赵然再行追问时,她却已经没有声息了。

    赵然怔怔望着死去的太后,脑子里一片混乱。四个人三种说法,各有不同,在脑子里翻来覆去,乱成了一锅粥。

    朱隆禧和朱先见说,这是五德,五德的出现,是天家气象重振的契机。三德可以入虚,四德可以合道,五德齐聚可以成圣。

    嘉靖说,这是先天五行之炁,五炁相合,可得先天一口真灵,走的是上古仙人飞升之路。

    太后却说,这是五老元丹,五丹相合,可立地飞升。助五丹相合之人,可获大功德。

    这三种说法,赵然都觉得有道理,但是又都有解释不通之处,各种疑问纠结在里面,完全无法理清头绪。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