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道君 > 第一四八六章 奸细败露
    返回冰雪阁的川颖第一时间联系妻女,结果发现妻女好好的,抵达摘星城的途中并未出任何意外。

    牛有道又怎么可能做出容易让莎幻丽暴露的事来。

    川颖此时方知被神秘人给诈了,有向乌常报信的冲动,然思虑再三后,终究还是没敢。

    一旦让乌常发现他暴露了,他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后果可想而知。

    这让他陷入了痛苦煎熬之中,发现人一旦走错了路,没有承担错误的勇气,后面还会有一个接一个的错误等着他……

    而朱颜丹的出现,也令牛有道改变了计划,问题出在川颖对朱颜丹的渴望和川颖可能现出原形所带来的影响上。

    这也是牛有道亲自来的好处,他随时可以做主更改计划。

    朱颜丹的炼制,牛有道秘密联系了晏逐天,炼制秘法也给了,凭灵宗炼丹的看家本事,肯定比其他人强。

    也特意交代了,此秘法乃乌常的秘法。相信这样提醒后晏逐天自然知道怎么去保密,这种事晏逐天自行斟酌安排便可,用不着再商议什么。

    交给灵宗还有一个好处,灵宗就在齐国境内,如今齐国一直在战事阶段,死人太正常了,凑出炼制十枚朱颜丹的精血来应该不是什么事,关键看晏逐天决定怎么做。

    也没有特意交代晏逐天炼制此丹不要滥杀无辜之类的,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交代的。

    十枚朱颜丹,上百条人命,也许甚至还不止,晏逐天但凡还有一点天良,就不会去滥杀无辜,就知道怎么去处理。

    晏逐天若非要图方便那样去做,牛有道也不会知道,也不会去过问其过程,除非搞出了事……

    当打开的匣子,十枚晶莹剔透煞是好看的粉色丹丸呈现在眼前时,牛有道凝视了一阵,慢慢合上了匣子。

    坐在对面的吕无双见他似乎真的下定了决心,再次提醒,“想利用乌常除掉老妖婆没那么容易,老妖婆是另八人当中唯一一个能直接破掉乌常‘无边魔域’的人,乌常根本困不住她。”

    牛有道抚着桌上的匣子,“既然火性功法能克制老妖婆,不妨让我的人和乌常联手试试看。”

    吕无双:“我说了,元色的事就是前车之鉴,差点全军覆没,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可轻举妄动,如今你又要冒险尝试,你这是在让你的人冒险,你就不怕鸡飞蛋打?”

    牛有道:“我知道很危险,但总要去试试。不管结果如何,哪怕有所牺牲,都是对局面有利的。”

    他也不愿圣罗刹冒险,可他之前还是把几圣给引进了蝶梦幻界,差点导致圣罗刹丧命。

    这次同样知道很危险,但还是要试试。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和五圣对上了,不和五圣碰一碰是无法解决根本性问题的。

    到了这一步,到了最后的话,他已经能想象到,这边最后必然是要有人会牺牲的,不可能平平安安就能让五圣垮掉。

    见他心意已决,吕无双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岔开了话题,“好久没见到红娘了。”

    牛有道没瞒她,“红娘正在闭关突破元婴期。”

    吕无双浮现苦涩一笑,没想到九圣守护多年的东西,居然便宜了这边,谁又能想到勒令各派派出督查人员的计划竟然会弄了个通天大盗进去,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无量园偷出东西来。

    牛有道也有事要问她,“妖魔岭那边来信了,冯官儿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置?”

    吕无双端茶慢慢品了口,“有些事,拖在那等着,就是最好的处置。”

    牛有道沉默……

    相隔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风雪峡谷中,三人再次见面了。

    看着匣子里的十枚朱颜丹,川颖喜忧参半。

    喜的是对方真能弄来大量朱颜丹给他,忧的是对方要他去干的事,想想都恐怖,不啻于让他去送死。

    见他久不吭声,牛有道:“你放心,这只是拿来给你看的,事成之后还会有。”

    川颖苦着脸道:“你让我怎么敢去面对雪婆婆?”

    牛有道:“你若不去面对,我就挑破此事让你去面对,一样的结果。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还是有保命希望的。”

    川颖精神萎靡着惨笑,“我似乎没得选择。”

    牛有道:“没有选择。这种事,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会给你摇摆的机会。要怪,就怪你从一开始就不该鬼迷心窍的卷入。”

    ……

    陷阴山,地下阴森森的大殿内,黑石来到,双手奉上了一封密信,“银姬又来信了,再次约您见面。”

    器云宗那边,说是坐镇,乌常却并未一直坐镇在那,悄悄离开了,事务都交给了黑石去处置。

    乌常接了信看,黑石留心到这位的胳膊上一条龙的狰狞纹身似乎已经差不多快完工了。

    看完信的乌常陷入了沉默。

    ……

    冰雪圣地,川颖夫妇抱着孩子来到了冰宫,受招而来,雪婆婆说想孩子了。

    “免礼免礼。”一见面,雪婆婆便乐呵呵着从雪落儿手中抱了孩子到手逗弄。

    夫妇二人看着她抱着孩子来回溜达,也挺高兴的样子。

    一旁的白无涯突走到了川颖跟前,突兀冒出一句,“可知一品堂?”

    雪落儿错愕,不知为何有此一问。

    川颖的目光却明显心虚闪烁了一下,心中苦笑,从被招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要发生什么。

    一品堂是冰雪阁那边的一家商铺,也是他与乌常那边联系的秘密渠道。他早就知道冰雪圣地这边不会放心自己,以前联系一直小心谨慎,而这次有意露出了马脚,不被发现才怪了。

    表面上却强作淡定,“叔父可是指冰雪阁那边的商铺?”

    白无涯颔首,“你和那家商铺是什么关系?”

    川颖诧异,“没什么关系,只是认识那间商铺的掌柜。”

    白无涯袖子里掏出了一封密信,递给他看,同时也挥手招了一下,一个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人拖进了冰宫内,像条死狗一般扔在了地上。正是一品堂的掌柜,被秘密抓捕的。

    那掌柜的抬眼看了看川颖,羞愧低头了,显然是没扛住严刑招了。

    川颖一看便知是那间商铺的掌柜,再看手中信,正是自己写的那封,汇报了一些有关冰雪阁的情况,其中有针对雪婆婆动向的打探情况。

    心中还是苦笑,表面上也呆在了那。

    雪婆婆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抱着孩子来回走动,专心致志地逗孩子玩。

    雪落儿不傻,意识到了什么,死死盯着自己的丈夫。

    白无涯:“川颖,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川颖苦笑,“都这样了,还有解释的必要吗?”

    白无涯:“你既然承认的痛快,那就都自在一点,他说你定期要去一品堂取药,什么药?你被乌常用药给控制了?”

    地上那位商铺掌柜只是负责转交东西,并不知道是什么丹药。

    川颖默默点头,“是,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只知药效没了后,整个人生不如死。”

    白无涯:“也就是说,你是奉命蓄谋接近雪儿的?”

    川颖看向了紧绷着嘴唇的雪落儿,满嘴苦涩道:“落儿,一开始我的确是蓄谋接近你,可是现在,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已经把你当做了我的妻子,对你和女儿绝无二心。我真的很后悔,可我没办法脱离乌常那边的控制。”

    雪落儿泪流,没想到自己挚爱的丈夫竟然是别人派来的内奸,哽咽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川颖惨然,“我不敢,我自己怕死,也怕失去你们母女!”

    这倒是真话。

    雪落儿抬袖抹了把泪,突然快步走到雪婆婆跟前,噗通跪下了,磕头在地,“奶奶,求您高抬贵手。”

    抱着小孩逗弄的雪婆婆瞥了眼下跪的她,叹道:“丫头啊,我若是杀了他,你是不是会恨我一辈子?”

    “不敢。”雪落儿泣声摇头,又继续磕头,“求奶奶高抬贵手饶他一命。”

    雪婆婆:“丫头啊,我饶不饶他,那得看他自己啊。他是别人派来的奸细,是来害我们一家子的,若是罪不可赦,你让我怎么饶他?我若轻易饶了他的话,如何服众?”

    川颖也立刻快步过去,噗通跪在了雪落儿的身边,磕头道:“奶奶,我接近落儿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您和对落儿不利的事情,还请奶奶明鉴。”

    雪婆婆乐呵了一声,“乌常派你来,能不让你做任何不利于我这一家子的事?”

    川颖忙抬头道:“奶奶,我当初奉命接近落儿,不是冲冰雪圣地来的,是冲牛有道,真的和冰雪圣地无关。”

    “牛有道?”饶是精明,雪婆婆也不禁一怔,不由和白无涯相视了一眼,略皱眉道:“就是那个在圣境遇刺的牛有道?”

    川颖忙点头,“对,就是他。”

    雪婆婆奇怪了,“乌常让你接近落儿,是为了那个牛有道?是你在开玩笑,还是我老糊涂了,我怎么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川颖解释道:“奶奶,是为了取信牛有道。牛有道和天地门的令狐秋是结拜兄弟,乌常让我接近落儿,是因为牛有道进了圣境历练,恐有凶险,明面上欲让我借落儿的身份背景保护他,其实背后是乌常暗中保护……”他把从令狐秋那弄来书信和牛有道联络的事讲了下。

    雪婆婆和白无涯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件事情的背后竟有这么曲折的经过。

    雪婆婆越发不解了,“区区一个牛有道,乌常竟下这么大的工夫让你去接近取信,为何?”

    川颖摇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牛有道有办法联系上狐族的什么人。”

    PS:感谢“嘴哥0”的小红花鼓励。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