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788、双生异脉
    骆深表情当即一变,连忙两三步就跨了出去,站在院子里抬头往上一看。不过这一看,原本有些担忧的神色顷刻间荡然无存。

    “洛兄?”

    曹天绝等人也冲了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中的蓝色字符。

    【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一枚不灭圣火令,就可以加入不朽宗修炼魔法。时效:七天!】

    就在众人仰望之时,骆深忽然畅快地大笑起来,“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不朽宗对这不灭圣火令的渴望远比南布界要强。一招便能秒杀地无禁的魔法,这不朽宗宗主为了不灭圣火令竟然愿意拿出来当做奖励。”

    听到这,曹天绝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

    现在不朽宗的动作更让他们肯定了不灭圣火令非常重要。

    而且听名字就很重要!

    不灭——

    圣火——

    谁敢说不灭?

    什么火敢称圣火?

    曹天绝志得意满地笑道:“骆兄看来我们得亲自去一趟风间原了。”

    骆深点头,同意曹天绝的观点,“伪装一下,我们也进入风间原,寻找不灭圣火令。”

    说做就做,骆深当即同众人分开,进入自己的密室这开始伪装。

    傍晚时分,风间原中便多了六个不起眼的人。

    于此同时,温平将天空中的字散掉之后,却散不开人们心中的那种渴望。

    拜月城的人几乎倾巢而出,目的就为了寻找不灭圣火令。

    因为加入不朽宗的诱惑是巨大的。

    魔法的力量,他们都知道。

    一招秒地无禁!

    就在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风间原时,原本就苦于找不到令牌的龙玥等人越发焦急起来。因为时限已经就只剩下那么两三天了。

    找不到,那这免费进入海念阁的机会可就没有了。

    当发现跟她一样的人越来越多时,龙玥愣住了。

    叫住几个小姑凉,龙玥便逼问道:“你们在找什么?”

    “前辈……我们在找不灭圣火令。”

    小女孩连忙回答。

    龙玥怔住几秒,然后又问:“不灭圣火令是什么东西?”

    女孩的回答让龙玥呆住了,“不朽宗要找的东西,听说非常珍贵,比流派脉术还要珍贵。只要找到将它交给不朽宗,就可以得到加入不朽宗修炼魔法的机会。”

    听着这话,龙玥哭了。

    什么啊。

    本来令就不好找了。

    现在竟然多了这么多竞争对手。

    话说温平想干嘛?

    将几个小女孩赶走后,龙玥没有直接联系温平,因为知道多半得不到回答。所以当即用传音石联系最近帮温平做事最多的陈歇。

    “陈长老,不灭圣火令是怎么回事?”

    “龙前辈,不好意思,宗主说不能说,怕消息泄露出来。不过宗主也交代过,如果你问起,便告诉你继续找令,找不到,那就等下次在入海念阁。至于下次海念阁什么时候开放,宗主说他也不知道。”

    “我……”

    龙玥气鼓鼓地收起传音石。

    跟着便飞速地在风间原中疾驰起来,感知开到了最大。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竞争对手多就多吧,他们又不知道令牌释放什么样的气息,只能靠眼睛找。总的来说,她目前占的优势还是非常巨大的。

    与此同时,温平再次御剑进入了风间原中。

    相比起三枚令牌的放置处,新添的三枚令牌温平则放在了风间原毕竟危险的地方。

    同时,所放置的位置也非常显眼。

    第一枚,温平以精神力御至一头地无禁妖神所住的地洞口。这妖神虽然不强,两名朝天峡下的那些妖族都比不了,可也不是寻常地无禁能对付的。

    若有人能从头虎口拔牙,那么这人便有入不朽宗,为他所有的资格。

    走之前,温平令牌上方留了一朵刑罚之火的火苗。

    这样一来,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到。

    第二枚,温平将其放在了风间原一处特殊地带,那是一片黑色的沼泽地。

    沼泽里的下方不停地又妖物蠕动,一般人踏足,基本就只能被它们拖下去。

    第三枚,温平将之放在了南布界的入口处。

    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看到这一枚令牌——所谓的不灭圣火令!

    将三枚令牌都放好,温平便上了飞舟,在高空中俯瞰着风间原。

    也就在这个时候,传音石传来了消息。

    依然是陈歇。

    不过这一次,传音石那头的陈歇似乎非常高兴,“宗主,跟你说,我发现宝了!真正的宝!”

    温平应声,“直接说。”

    对于陈歇眼里的宝,温平保持观望态度。

    毕竟陈歇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

    传音石以前对他来说都是宝。

    陈歇喜道:“宗主,我跟你说,刚在尽知楼整理信息时我发现了一位真正的绝世天才。都说异脉是天才,可这小子天生双异脉。本来我还以为尽知楼中的信息有误,可我刚刚派人去查证,真有这么一个人。”

    “天生双异脉,倒是天赋不错。”温平承认,这算是一个天才,“仔细说说。”

    陈歇当即将刚记住的所有消息全背了出来,“此人名为言生,23岁,拜月城一个普普通通人家的孩子,目前只有神玄水准,父母也只是神玄境。虽然已经加入了四星势力,但是却没有展露过第二个异脉,所以外界对他的认知只是异脉天才这么简单……”

    “让你的人将他找出来,我要去见见他。”

    陈歇信誓旦旦说没有人发现言生是天生双异脉的事实,可温平知道,尽知楼所获得的信息,都是已经被记录过的信息。

    一定有人已经知道了言生的事情。

    并且记录在册!

    “那四星势力叫什么?”温平再问。

    陈歇应声,“近牧学院,这名字是以第一代院长的名字命名的。现任院长名为方扈,镇岳上境实力。”

    温平又问,“这言生在近牧学院受到的待遇如何?”

    陈歇应声,“宗主,这一点还没调查清楚,我立刻派人去查。”

    “关于这个言生的情报,也详细越好。现在你先将他找到,然后让黑影跟着他。”温平决定先去见一见这个言生,这样的天才,不入不朽宗简直就是蒙尘!

    “宗主,我这就派人去找。”陈歇收起传音石,立刻去了拜月城。

    温平则一边在天空中观察着下方的动静,一边等待着陈歇传来的消息。

    一个时辰后,陈歇再次传来消息。

    “宗主,找到了!”

    温平收起传音石、飞舟,当即御剑朝着黑影的方向而去,回到了拜月城。

    循着黑影的气息走在拜月城的街道上,温平来到了拜月城的北部。然后见到了早已经等候在那的陈歇以及陈歇的心腹。

    陈歇连忙迎了过来,“宗主!”

    身旁那几名镇岳境强者当即跟着躬身行礼。

    温平瞥了一眼跟着陈歇的人,三个镇岳上境强者,而且都是拜月城的人。

    不得不说,陈歇能力还是非常强的。

    那三人见温平时,一脸的仰慕。

    说实话,他们最初还不信陈歇是为不朽宗做事,后来见不朽青云榜出来了,他们才信了一些。现在看到神秘而又强大的不朽宗宗主,三人欣喜若狂。

    看着温平,三人同时衍生出一个念头——这次是跟对人了!

    温平不知三人想法,不过见三人敬仰的目光,他还是打了个招呼。

    这让三人更加兴奋了。

    三人又跳出一个念头——如此强大势力的宗主竟然还礼贤下士!

    打过招呼后,温平问陈歇,“人呢?”

    陈歇连忙一指街道旁的巷子,“宗主,言生的家就在这里面。”

    温平当即走入巷子。

    陈歇四人紧随其后。

    其实说是巷子,可里面的空间还是挺大的。有区别于街道的人来人往,在这行走的人基本都是住在这的人。当温平拐了几个弯来到言生的家门外时,突然听到了屋里传来吵闹声。

    ……

    屋内。

    “你卖不卖?”

    “多少白晶我家少爷都给!”

    一名镇岳下境的中年男人板着一张脸,目光之中释放出无穷的寒意。

    这双带着寒意的眸子,正看着一对夫妇。当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时,目光慢慢地转为不耐烦,跟着便用手指直指这对夫妇。

    “你们可想好了,不答应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中年男人不耐烦地说道。

    而这对夫妇,始终赔笑地解释着,试图用各种办法拒绝眼前的男人。

    这对夫妇自然就是言生的父母。

    言父赔笑着,“前辈,近牧学院给的名额是院长亲自决定的,真不是我们想改就能改的。”

    “这不需要你操心,你们只需要说卖或者不卖,剩下我卢家自会处理。”卢家强者按耐住心中的不快,解释了一句,跟着再次强调一次,“别逼我动手!”

    言父言母只能再次赔笑,然后解释着。

    于此同时,依靠在房间的门口的言生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咬牙切齿地紧握着双拳,直捏得双手手心发白,指尖充血。

    虽然已经不止一次承受屈辱,但是从没有过一次让他这么痛苦。

    他真的很想冲出去,用自己的拳头对着卢家人的脸来一拳。

    不计后果地来那么一拳!

    明明这次进近牧学院内院修行玄级上品脉术的机会是他争取到的,为此他整整连续五年时间每个月只睡五个时辰。

    五年时间,不眠不休地修炼!

    再加上父母嘱托过他一定要低调行事,人前万万不能显露天生双异脉的秘密。因此他只能一直修炼自己的火属性异脉。

    这样一来就导致了他在那些远超自己年龄的学员中没有丝毫优势可言。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受苦、受累之后,他依然凭借这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入内院修炼玄级上品脉术的名额。有这个结果,他就满足了。

    至少这五年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本以为一切就这么完美的结束了,可没想到比试是输给了他的卢明明没几天就让家里的强者找到他家来,欲买去内院的名额!

    所谓的买,其实更像是抢!

    最让他感觉到愤怒的就是,卢家的人对着自己的父母指指点点。

    父母为了他,变得格外卑微。

    为人子,看到这一幕,当真痛苦。

    然而,他很清楚自己恐怕只能妥协了,想要打发走卢家,也只能将名额卖给卢家。否则他们家往后的日子将非常难过。

    至于去学员告状,近牧学员又怎么会为了他而与卢家交恶?

    尽管父母坚持让自己躲着,他们说自己有办法打发走卢家的人,可言生不想在看到父母被人指指点点,卑微地赔笑着。

    “便是丢了这次的机会,我还能去风间原搏一搏!若能找到那不灭圣火令……”心中暗语之后,言生将门打开,一往无前地走出了房间。

    【这两天本来想多写点的,但是起点忽然动荡。。。心情差到了极点。

    想必大家也知道了。

    现在白金,大神以及各种大佬都开始抵制。

    但是起点似乎一点反应没有。

    令人心寒。。。】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秒速赛车 广东省南粤风采36 7 山东快乐扑克3奖金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甘肃快三 双色球开奖哪个电视 任选9场 体彩福建31选7 彩票山西11选5 海南4+1什么时候开 北京快乐赛车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hlyfgo.tw 老快3开奖遗漏查询 华东地区15选5开 贵州11选5基本走 安徽快3开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