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头狼 > 2359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一秒记住【 ..】,!
 “别急,慢点说,别跟嘴里嚼着条鞋垫子似的。”
 见他一脸亢奋,我笑着摆摆手,顺手将房门关上。
 姜铭将手里的两页白纸平铺在茶几上,满头大汗的解释:“你自己看吧哥,我说我怎么半天拼不明白,敢情是两张不同的名片。”
 我定睛望向茶几上的两张白纸,纸面上是两张残缺不全的名片,姜铭用胶水固定好的。
 “明浩建材,市场部经理段天..什么玩意儿。”我先看了看左边这张名片,那人的名字后面缺了一片,手机号码也不全,然后又看向另外一张名片轻声念叨:“明浩建材,保安部经理龚鹏,电话号码188XX..”
 我昂起头,脑海中迅速思索这家公司的名字,可回忆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曾经跟这家公司打过什么照面,抽吸一口气道:“我听没说过这个明浩建材,名片上有地址吗?”
 “没有,但有号码就可以查出来。”姜铭摇摇头道:“七爷教过我们,想根据一个人的手机号查主人身份其实很简单,花钱给他充话费,完事跟营业厅的工作人员,验证下用户名和身份证,不过需要一定的演技,这事儿我能办,嘿嘿。”
 我咬着嘴皮道:“天亮就查这个龚鹏!那个段天什么玩意儿,反正查不出来,只当他是混淆视听的,不用在他身上下太深的功夫。”
 “咣当!”
 我话音刚落,屋门再次被人暴力推开,董咚咚和大壮一左一右搀着那个姜鹤闯了进来。
 瞟了眼两人,我烦躁的臭骂:“擦得,你们这帮狗犊子都是跟谁学的臭毛病,进屋不知道敲门,直接拿脚踹!”
 “七爷!”
 “跟七爷!”
 小哥仨异口同声的回应。
 “妈卖批,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我无语的拍了拍额头。
 侧脖看向脸色憔白的姜鹤,这家伙脸颊的伤口被清理过,额头上裹着一圈纱布,身上的牛仔裤被褪去,只剩下一条大红色的四角裤衩,左边大腿上缠绕两圈奶白色的绷带,有红血隐隐泛出,正满眼不安的望向我,看表情就知道,他绝对已经被董咚咚降服。
 “本命年啊哥们。”我似笑非笑的眨眨眼,朝他撇嘴道:“抓紧时间说吧,你说完轻松,我听完得劲儿,蹲鸡棚子肯定比落我们手里舒坦。”
 “我和龚浩都是被他堂哥龚鹏介绍去贷款公司上班的,龚浩就是跟我一起犯案的另外一个保安,上班之前龚鹏就曾告诉过我们,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抢劫,但并没有说什么时间动手。”姜鹤抽吸两下鼻子,声音沙哑的开腔:“直到前几天金鼎公司老板去贷款,龚鹏通知我们动手,因为我和龚浩一直负责停车场这边,所以对怎么撤离不被摄像头拍到很擅长,和我们一起动手的还有几个越蓝人。”
 “往下继续说。”我点燃一支烟,面无表情的催促。
 “龚鹏原本答应我们,事成以后,会分给我和龚浩一人五十万,还负责将我们安全送出yang城,在老家给我们安排工作。”姜鹤顿了顿,咬着嘴皮道:“他好像也是这么答应越蓝人的,可结果当天他只是把钱拿走了,给我们安排到一家小旅馆,说是晚上会有人来接头,然后就失联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们又不敢去他公司找,因为公司门口有警车。”
 “你撒谎!”我眯缝眼睛冷笑:“你说你傻逼我相信,但那帮越蓝仔不缺心眼,他们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相信一个外人。”
 “我没骗你,有一个姓邓的小伙替那几个越蓝人打的保证,那帮越蓝人似乎特别相信邓姓小伙。”姜鹤忙不迭摇头道:“结果他们也是到最后才发现,那个姓邓的跟龚鹏是一伙的,联手骗了我们。”
 我捋着他的话题问:“姓邓?邓锦鸿吗?”
 “对,就叫邓锦鸿。”姜鹤狂点两下脑袋道:“越蓝人说邓锦鸿认识一个大老板,而那个大老板又和龚鹏很熟悉,所以这次抢劫,龚鹏才会提出让越蓝人帮忙为条件,就答应送他们出yang城,那帮越蓝人好像身上都挂着案子,反正特别着急走。”
 我咬着烟嘴问:“你说的这个大老板是干嘛的,叫什么。”
auzw.com
 姜鹤摇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压根没见过那位大老板,这些事情全是越蓝人告诉我的,他们说欣赏我,希望事情结束以后,我跟他们一块去越蓝发展。”
 我吐了口烟雾问:“那跟你一起作案另外一个保安呢?”
 “死了。”姜鹤打了个激灵,小声回答:“龚鹏之前将我们安排到一家小旅馆里,越蓝人联系不到他特别着急,这个时候龚浩感觉可能被耍了,所以半夜想跑路,结果被越蓝人发现,当场扎死扔到了桥洞子底下。”
 我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的眼睛:“你也动手了吧?”
 这小子刚刚说越蓝仔欣赏他,想必他肯定是做出什么让越蓝仔满意的事情,不然对方不会无缘无故产生好感。
 “我..”姜鹤迟疑几秒,没有说出一句完整话。
 董咚咚摸出一把食指长短的手术刀,阴森森的笑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别让我们总重复。”
 “是,我动手了。”姜鹤吓得哆嗦一下,慌忙狂点脑袋。
 董咚咚递给我一支烟,轻声道:“大哥,皇上哥之前查过,他刚才提到的那个龚鹏曾经在咱们贷款公司做过保安部经理,不过一个月已经辞职了,这狗日的说的估计是真话。”
 “嗯。”我续上一支烟又问:“你感觉龚鹏现在还在不在yang城?”
 姜鹤笃定的点点脑袋:“在!他一定在的,他在yang城有房子有老婆,听说他老婆很漂亮,是个模特,他老婆绝对不会跟他离开的,而且他老家也没任何亲人了,回不回去意义不大。”
 “来,把他地址写下来,还有公司所在地也一并都写出来。”我指了指办公桌努嘴。
 趁着姜鹤在写字的时候,我微闭眼睛陷入沉思。
 没什么意外的话,姜鹤就属于一颗弃子,而以刘冰为首的越蓝仔也全被邓锦鸿给耍了,我猜测整件事情的真相应该是,那个叫龚鹏的狗篮子老早以前就开始在打我们贷款公司的主意,他先是借着我们贷款公司刚开业,各方面都准备不完善的空当,跑过来应聘当保安经理,然后又利用职务之便安排姜鹤和另外一个家伙混进内部当保安,最后又设法让金鼎公司的老板搭上高利松,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场抢劫伤人案。
 倘若我之前没有跟高利松沟通,高氏集团对我们的报复指定会宛如暴风骤雨一般。
 我这个人又护犊子,不管家里哪个兄弟受伤或者发生意外,指定会跟高利松血战到底,到那时候,即便我们双方都知道是误会,仗也必须得打下去。
 “妈的,天才啊。”我倒抽几口凉气,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
 这其中,越蓝仔入坑可能是场意外,他们之前和白帝在小吃街交火上线了,所以才会着急逃离yang城,而他们又没什么仰仗,所以只能借助邓锦鸿这个曾经的花花公子的微薄力量。
 只不过,越蓝仔和我都低谷了这头纨绔的智商,这小子表面看起来似乎傻逼呵呵得,实则扎扎实实的摆了越蓝仔一道,不过也足以证明越蓝人绝对过分到了极点,不然邓锦鸿不会宁肯放弃找我们报仇也要把自己的帮手全部阴死。
 而引荐越蓝仔们认识龚鹏的大老板则是整场事件里的关键角色,很有可能他才是这盘棋局里的老将。
 “大哥,明浩建材公司在番yu区,沙溪大道那块。”姜铭抓起姜鹤写好的纸条递给我道:“这地方我知道,当初咱们一号店装修,不是我和元元一块负责的嘛,我们就是从这边拿的建材,但我不记得那块有什么明浩公司了。”
 “估计是新开的,你们仨把他交给黄乐乐,黄乐乐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急需各种各样的功劳。”我舔舐一下嘴角,掏出手机拨通钱龙的号码道:“带上地藏跟我一块出门办点事情。”
 打完电话以后,我朝着姜鹤微笑:“哥们,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贷款公司的何奎何总跟这起事件有没有关系?”
 “应该没有吧,至少我不知道。”姜鹤想了想后摇头道:“但是何总贪财全公司人都心知肚明,公司对外宣称被抢了四百万现金,实际上只有二百万多一点,龚鹏说剩下的钱肯定全被何奎黑掉了。”
 “成,那你接下来的日子就在鸡棚子里好好忏悔吧,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小声说,咚咚待会让他把他们家的具体情况和地址全写下来,你们确认无误后再把他交给黄乐乐。”我抽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为了区区五十万,你吃里扒外不说,还尼玛杀人越货,草泥马的,也就是和谐社会救了你,不然我今天就给你点天灯,狗篮子,我祝你将来的每个夜晚都能梦到被你做掉的那个龚浩...”
 skbwznaitoaip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