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大清贵人 > 第五五八章、三年、富察嘉懿
    雍正十七年春,昌平县贾府。

    四五个大大小小的萝卜头正在庭院里玩闹嬉戏,其中年纪大六七岁,小的也有三四岁,都是粉嫩可人的年纪,都穿着柔软的杭细衣裳,可见这家境殷实。

    几个婆子正在匆匆拾掇着将院中刚刚晒干的药材收拢,粗使长工脚步急促将柴火送去后院厨房。

    这时候,正堂中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这男子生得面如冠玉、眉目俊秀,哪怕只是一席素净的竹青色长袍,亦无法遮掩其风华。

    小萝卜头们立刻一拥而上,围着这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仰着一张张可人的小脸,叽叽喳喳唤“爹爹”。

    男子抚了抚最小的小女儿红彤彤的小脸,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乌压压的天色,“快下雨了,回屋吧。”

    旱了一个月,总算等来了春雨。

    这位颜如冠玉的美男子不是旁人,便是昔日盛宠一时、又骤然香消玉殒的琅贵人贾氏,单名一个“儒”字。

    三年前,这位年轻的贾老爷在昌平县的一个镇子上安了家,名下有大宅一栋,良田百顷,手里还攥着数额不菲的银票。这位贾老爷乐善好施,时常出钱修桥铺路,还先后收养了五个无父无母的孩子。这样的大善人,理当是极受乡里敬重才是,然后镇子上人都对这贾府敬而远之。

    只因为这位贾老爷是个内监,据说还是宫里一位总管大人的义子。

    对于太监这种残缺之人,所有人都是避之不及的,一则是厌恶,二则也是畏惧。

    正在这时候,一个身穿短打的仆役快步跑了过来,“老爷,外头有位途径此地的夫人,说是从盛京来的,本来是要去京城的,瞧着天气突变,怕是会有暴雨,所以想借咱们府邸避避雨。”

    “盛京来的?”贾儒美玉般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仆役点头:“正是,那位夫人瞧着非富即贵,还带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格格。”

    “哦?”贾儒不点而红的唇角微微一扬,他已经大约猜到这出身非富即贵的母女迢迢从盛京赶去京城,目的为何了。

    “一转念都三年了……”贾儒幽幽道,皇后娘娘的长子、六阿哥弘旭也已经十四岁了。

    “请她们进来吧。”——此处虽只是昌平的一个小镇子,但紧挨着小汤山镇,离着皇上的小汤山行宫不算远,因此这镇子上也有不少富贵之家于此建了别院。而这对母女选择借贾府来避雨,显然是打听到他是个太监。

    太监最大的好处,便是不伤女子名节。

    今日暴雨将至,不晓得何时能停,弄不好还得借宿呢。

    可见这位母亲是何等爱惜女儿的名节。

    亦可见这位年轻漂亮的小格格是何等出众,也必然是前途无限。

    片刻后,便见七八个婆妇丫头簇拥着一位中年贵妇和一位年纪尚且有些青涩、容颜气度却皆不俗的小格格施施然走了进来。

    这位小格格观之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正当豆蔻年华,鸭蛋圆的小脸微微泛红,鼻尖上还挂着汗珠,脸上脂粉薄扫、柳眉淡淡,气度温雅而隽永,一袭橘红色云锦旗服,颜色鲜艳又不失温柔。

    贾儒看在眼里,暗道果然是个出挑的小格格。

    小格格的母亲也是个气度风华皆出众的妇人,虽然韶华不再,但眉眼都透着温和,温和中带着端庄大气。中年妇人一入这宅子,便被眼前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吸引了,心下不禁暗赞,世上竟有这等不输绝色佳人的美男子。

    中年妇人含笑道:“尊驾便是这贾府的主人吧?”

    贾儒拱手一礼,“天欲雨,请夫人和格格进堂中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中年妇人道了一声“多谢”,便携着女儿一并进了那堂屋中。

    这堂屋虽不算宽敞,但拾掇得干净雅致,中年妇人暗道:果然不愧是宫里退下来的人,只是这贾儒公公如此年轻,还远远不到告老的年纪……

    中年妇人收起疑惑,笑着自报家门:“老身是察哈尔总管李荣保之妻佟佳氏,这是小女富察嘉懿。”

    贾儒微微一愣,原来是著姓大族富察家,这李荣保虽只是三品察哈尔总管,但李荣保亲兄却是保和殿大学士、太子太保还兼任兵部尚书的当朝重臣富察马齐。马齐嫡幼子傅兴还尚了固伦怀恪公主。

    若眼前这位富察小格格能够雀屏中选,成为皇后娘娘的儿媳妇、六阿哥的福晋,那富察家可真是要一飞冲天了。

    贾儒微笑着打量着这位富察小格格,道:“嘉言懿行,这四个字倒也配得上格格的气度。”

    富察嘉懿落落大方道:“贾……先生过奖了。”——富察嘉懿没有称呼“公公”,若是如旁人旁人般称呼“贾老爷”,又有些过于恭敬,便退而求其次尊称一声“贾先生”。

    外头雷鸣电闪,暴雨如注。

    富察嘉懿好奇地打量着那几个可人的孩子,这位贾先生既是内监,那这些孩子……

    贾儒看出了这位富察小格格的疑惑,微笑着说:“这些都是我的养子女。”

    说着,便唤五个孩子上前向富察家母女问了安。

    富察夫人笑着说:“贾先生的儿女都很是乖巧。”然后便吩咐身边的婆妇取了盛京特产的糖果并一些精致的小玩具予了这几个孩子。

    贾儒没有拒绝,只笑着道:“还不快谢过夫人。”

    五个孩子忙笨拙地拱手,奶声奶气:“多谢夫人!”

    贾儒却不免有些好奇,“夫人长途跋涉入京,怎么会带了这么多小孩子玩具?”

    富察夫人笑着说:“嘉懿的堂兄去岁添了一子,即将满周岁。”

    贾儒略一忖便明白这位“堂兄”是何许人也了,正是怀恪大公主的额附富察傅兴,公主去年夏天诞下了第四胎,是个男孩。

    贾儒笑着道了一声“恭喜”。有这般门第和人脉,这位富察小格格天生便比其他家族的贵女们多了几分机会。

    想必怀恪大公主也很乐意推举夫家堂妹入主东宫。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