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 第382章 钥匙
    看出她的疑惑,危恒道:“不用担心,她只是昏睡过去了,毕竟有些内容并不适合她听。”

    宁欢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将目光转移到了云涛涛等人身上。

    “我们现在就出发?”

    至于危恒会不会跟着,她并不在意。反正有些事,她也确实要跟她算账。

    “是的,请您稍等。”对于宁欢,云涛涛的态度要多客气有多客气。

    别看这位麒麟主宰似乎一直以来表现的非常无害,但什么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对方可以说是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

    翻遍数千年的史书,像她这样直接将另一位主宰废了的行为也是前无古人。

    宁欢如今自然也清楚自己将刘挺废了的行为有些过头了,但她一点也不后悔,也不担心联络岛会因此问责于她。

    只看云涛涛他们的态度,就知道他们没有那样的胆子。

    更何况,她难道还怕不成?

    很快,宁欢就明白云涛涛口中的稍等是指什么了。

    看着从高空滑落的钢铁大鸟,宁欢有些惊讶道:“那是什么?”

    “那是联络岛专有的交通工具屏鸟。”危恒道。

    “屏鸟?”宁欢疑惑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这东西其实跟飞机很像,但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她说不清楚的精神力气场。

    “屏鸟是联络岛用来巡防的飞机,能够有效隔绝银吕的袭击。”危恒又回答道。

    宁欢皱了皱眉道:“我们这次难道要经过生存区之外的地方?”

    “并不。”危恒有些好笑道:“这是惯例的排场,算是联络岛对主宰的讨好吧,你不用在意。”

    云涛涛三人在一旁只当做没听到这话。

    在宁欢的想象中,联络岛即便再小,但也该有一个村落那么大,然而事实上……

    “这里怎么那么小?”宁欢惊讶道。

    联络岛的地形非常特殊,它不但是一座岛,而且还是一座山,一座有些陡峭的山。

    难以想象,联络岛这个组织居然就坐落在这种出行不便,建筑也各种不便的地方。

    “你们确定这里原来是银吕的族地?”宁欢惊讶道:“哪怕银吕的人数再少,这地方也太小了吧?”

    这座岛能容纳数千人已经是顶天了,银吕当初若只有数千人,那即便他们再强,恐怕也是不可能在一开始的战争中占据优势的。

    “准确说,银吕的族地不在地面,而在内部。”云涛涛有些无奈道:“银吕并不是生活在地表的种族,他们更喜欢生活在地底。只不过,在银吕都转化之后,我们根本找不到进入内部的通道。”

    宁欢有些惊讶,“即便是内部,这地方能容纳的人也就上万吧?”

    “我们也不清楚联络岛的具体情况,据传联络岛内部有空间之力,远不像在外面看到的那样小。”云涛涛道。

    空间之力?

    “原来银吕的人口有多少?”宁欢好奇道。

    云涛涛回答道:“数千万还是有的。”

    所以,联络岛内部的空间是肉眼所见的数千倍?

    若是能找到入口,那这个地方就能够保人类立于不败之地了。哪怕未来某一天世上再没有主宰,也能将数千万人藏进联络岛。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这么久都找不到入口吗?”宁欢有些不解道:“总不会没有原因吧?”

    她认为几千年的时间都做不到的一件事,要么是客观原因不允许,要么就是硬件条件不足。

    “因为找不到空间钥匙。”云涛涛一脸无奈道。

    “空间钥匙?”宁欢一愣。

    那是什么?

    难道那个入口需要钥匙才能进入,不能暴力突破?

    陡然意识到自己还有事没有告诉这位麒麟主宰,云涛涛怔了怔道:“我以为您应该清楚,毕竟您应该已经获得至少一把钥匙了不是吗?”

    什么钥匙?

    宁欢更懵了。

    危恒看向她道:“你那棵世界树,难道不是获得植物钥匙之后得到的能力?”

    “植物钥匙?”宁欢一脸疑惑。

    见她是真的不清楚,姜庄忍不住开口问道:“不会吧,那你那棵世界树是哪里来的?”

    “就是啊。”魏龙华也一脸疑惑道:“人类本身除了精神力并没有其他特殊能力,只有通过消灭银吕获得钥匙,然后将之融合,才有可能获得特殊能力。”

    宁欢眨了眨眼睛,“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了啊。”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跳得有多快。

    若是按照他们说的,岂不是自己能够通过获得钥匙获得源源不断的能力?

    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危恒开口道:“钥匙并不是那么好融合的,若是自身的精神力不足,融合失败还是好的,就怕融合成半吊子。能力大半不能施展,后遗症却严重。”

    宁欢点了点头,这点他不说她也猜到了,但对于她而言,总归还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若是你想去危险区狩猎,我可以和你作伴,那样会安全一些。”危恒道。

    宁欢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你以什么身份说出这样的话?”

    “当然是……”危恒怔了怔道:“当然是你的追求者。”

    宁欢神色淡淡地看他,那眼中,再没有以前看到他时不自觉的雀跃。

    危恒心下一个咯噔,“你什么意思?”

    “这应该是我问你吧,白虎主宰。”宁欢冷笑道:“你敢说你追求我的过程中没有影响过我的思维?”

    她已经从俞红柳口中知道了,主宰和主宰之间,其本质就是天敌。

    精神力溢散进而影响他人思维是主宰的本能,这种本能甚至是他们自身控制不了的,至少不可能完全杜绝。毕竟,哪怕是自己的想法,也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对于普通人而言自然只能被动承受,但主宰遇上主宰,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想要和平共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而宁欢和危恒之间的相处,谁也不知道她对他的心动是不是源于他内心的渴望。

    基于此,宁欢实在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接受对方的追求。

    甚至,若是他们真在一起,早晚会变成一方被另一方“掌控”,哪怕各有胜负,但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也不是她想要的。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