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小萱萱不好骗 二合一
      “二爷爷好,萱萱给您行礼了。

      弟弟,快点叫人。”

      小萱萱非常有礼貌的对杜楚客眯着眼睛喊着。

      小杜仲也在姐姐的怂恿下,怯生生的叫了声二爷爷。

      这一幕让杜楚客愣住了,十分的诧异,刚才的时候这俩孩子不还跟我不亲近的吗?怎么这么会儿功夫就变样了?

      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谁都想自己能够招孩子喜欢些。

      于是杜楚客俯下身子高兴的跟两个孩子打着招呼嘘寒问暖,心里却十分的不屑,刚才杜少清说什么孩子能分辨一个人的好坏,自己去决定跟不跟谁亲近,哼,简直一派胡言,老夫的孩子缘一向很好。

      “二爷爷您不说要找我爹爹谈事情吗?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小萱萱好奇道。

      “哦,你爹爹跟二叔有别的事情要聊,我出来转转透透气。”

      小萱萱惊喜道:“那您是要参观一下我家吗?

      太好了,我带您参观吧,我们家人少,好多次都是我带人参观的,咱们先去看看我跟弟弟的玩具屋行吗?”

      看着孩子这么热情,索性无事的杜楚客不忍拒绝,于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也很好奇这个能搅动长安风云的杜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跟着两个孩子来到了玩具屋,眼前的一幕让杜楚客惊呆了。

      本以为不过是有几件小孩子玩具的一处小屋子,没想到却是一处三间大屋连通的独立房子,里面各种各样的孩子玩具,大的小的,见过的没见过的,让人眼花缭乱。

      杜家不愧是富可敌国的存在,单单两个孩子的玩具,三间房子都快装不下了,不说别的,单单这些见所未见的玩具流通出去,那一定是一笔笔财富。

      就在杜楚客愣神的功夫,从玩具屋外面跳进来一个庞大的影子,是小喵喵特意叫来的大猫,然后她一转身就把玩具屋的门关上了。

      房中光线猛的一暗,让杜楚客立时回过神来。

      “嗯?萱萱,这是做什么?大白天的关门作甚?

      这是……这应该是那头护国神虎吧?果然高大威猛!”

      回头看到了站在萱萱身边的大猫,杜楚客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定神夸赞打量了起来。

      小杜仲拉了拉姐姐的衣服小声道:“姐姐,这人是个坏人吗?这么好骗,会不会是个傻子呢?”

      “嘘嘘,别说话,问一问不就知道了。”萱萱按住弟弟道。

      杜楚客听到了孩子们的对话,愣了一下问道:“什、什么骗?你们……这是要?”

      小萱萱将弟弟拉到身后,嘴角扬起,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道:“老头儿,问你个问题,你最好如实回答我们,你到我家来,究竟是做什么的?”

      老、头儿???

      “萱萱,你这是怎么了?我可是你二爷爷……”

      萱萱厉声打断道:“住嘴!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家亲戚,那得我爹爹说了算。

      我可是知道,那年三叔被人打伤了,就有你这个家伙合伙欺负他的,你以为现在你添了几根白头发我就不认得了?”

      不可能!那时你才多大?你怎么会记得这些?连我都不记得见过你的。

      杜楚客大声反驳着,他却是不知道,小萱萱自幼聪慧,过目不忘,而且那时的事情很大,给孩子留的印象深着呢。

      “哼哼,怎么样?不打自招了吧?

      快点老实交代,你今天到我家做什么来了?是不是又想使坏坑我爹爹?”小萱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认真问道。

      杜楚客一时失言,没想到被孩子抓住了把柄,连忙敷衍笑道:“看你说的,二爷爷就是来串串门,看看你们两个乖孩子的。

      既然你们不喜欢我,那我就回去了,改日再来好了。”

      说着话,就要走过去开门出去。

      “小喵喵,把人放倒在地上按住了!”

      小萱萱一声令下,不等杜楚客反应过来,大猫一个纵身就将目标扑倒按住,得亏杜楚客身子骨硬朗,否则的话,这一招呼怕是得断掉几根骨头。

      “不、你们……救……”

      “喊?再喊一句就让小喵喵把你吃掉!”小萱萱蹲下指着对方鼻子威胁道。

      大猫顺势伸出大舌头,在杜楚客的脸上刮这里一下子,对方登时吓晕过去。

      小杜仲一脸嫌弃道:“姐姐,这人太胆小了,这就被吓死过去了?还不如仲儿胆子大呢,我都敢把手臂伸到小喵喵嘴里玩呢。”

      “呵呵,傻弟弟,你是自己人,小喵喵喜欢跟你玩的,换个人你让他把手伸过去试试?

      不过这个坏人是不能放过的,咱们得逼问出来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以为昏过去就没事了吗?”

      说着小萱萱取出了随身带着的银针,小手又快又准的一针刺在了杜楚客头顶百会穴,迅速提拉捻转,杜楚客悠悠醒来。

      “我说,乖孙女,你们别闹了行不行,二爷爷真的是好人,快点放了我吧,我这把老骨头经不住你折腾的。

      明天我回去找几个人,专门陪着你们玩耍可好?”杜楚客告饶道。

      小萱萱充耳不闻,伸手拉出了小喵喵的舌头介绍道:“认得这是什么吗?”

      “额……这,这是猛虎的舌头,你要做什么?

      我的老天爷,普天之下恐怕也就你敢这么拉着猛虎的舌头了,快点让他挪开吧,二爷爷快被你吓死了。”

      小杜仲在一旁解释道:“放心吧老头儿,你死不了的,我姐姐医术可好了,刚刚就是她用银针把你叫醒的,你看那根针还在你头上扎着呢。”

      什么??

      杜楚客冷汗直流,差点吐血,心说怎么遇到了这么两个小恶魔?这要是你一根针扎错,我不被你们坑死了?

      小喵喵被拉着舌头有些难受,哼唧了一下,小萱萱瞪了对方一眼,让他安顺下来,然后接着对杜楚客道:“我是让你看清楚,我家小喵喵舌头上是不是有好多的小刺呀?看清楚点。”

      杜楚客哪里见过,好奇之下偷瞄了一眼,还真的是,密密麻麻的。

      小萱萱松手放开了大猫,大猫收回舌头,活动了几下,同时几滴口水掉在了杜楚客脸上,让后者恶心坏了。

      “看清了吧?面对听话好人的时候呢,小喵喵会收起那小刺亲昵的舔几下,就像这样。”

      只见大猫真的像是温顺的大狗一样,伸出舌头来回的舔着萱萱的手心。

      “但是面对坏人的时候呢,他就会用带刺的舌头去舔了,你听过以前那个高昌王子吗?就在皇城门口说我外公坏话被我整治那个,他浑身上下都被我家小喵喵用带刺的舌头收拾了一遍。

      啧啧,身上那个红哟……”

      得,杜楚客再次昏了过去,高昌王子的事情虽然听过没见过,但现在配合猛虎的舌头幻想一下,那还得了,不寒而栗呀!

      “姐姐,又昏死过去了,怎么办?”小杜仲提醒道。

      萱萱嫌弃道:“哼,真没用!

      你去拿一杯冷水来,我懒得来回给他施针。

      不对,拉着你那运沙的小车去外面装一车雪来,用雪更有效。”

      小家伙听话的开门出去弄雪,小萱萱等了半天不见弟弟回来,出门一看,好家伙,这是干什么呢?

      “我让你弄车雪来用用的,你直接用小铲子装,或者用手快点装一车多好,谁让你用小挖沟机这样转了?你当是让你做游戏呢?”

      “可是、姐姐,这样一爪一爪的挖雪好好玩呀……”小杜仲解释道。

      完了……小萱萱一只手捂住了眼睛,这弟弟不能要了,太傻了。

      “赶紧弄好咱们去审问那坏人的,再耽搁下去的话,爹爹或者二叔找来就麻烦了,等今天过去,姐姐陪你玩一天挖沟机好吧?”

      “嗯嗯,那行,姐姐咱们拉钩!”

      萱萱黑着脸训斥道:“拉个什么勾?你再拖拖拉拉的,我不带你整治坏人了,你自己在外面玩雪吧。”

      说着话,小萱萱自己拿起铲子快速装起了雪,小杜仲见状吓得赶忙配合。

      当杜楚客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直接被一铲子雪盖在脸上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身上还被猛虎按着,左边是小杜仲拿着一个小铲子,感觉一个不好那铲子就会落在自己脸上一样,右边是小萱萱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自己的银针包,杜楚客欲哭无泪,怎么摊上这么两位?

      难怪这杜家没几个下人,看这个情形,这里就是龙潭虎穴呀,哪里用得着下人跟护卫?

      “孩子们,别玩了,我……”

      “小喵喵,让他尝尝你的大舌头。”小萱萱直接下令。

      看着猛虎凑上来的大脑袋,杜楚客吓得叽叽喳喳嘶喊了起来。

      小萱萱一脚踢了上去,“别喊!你再大叫的话,就不是舌头了,我让小喵喵把你扔到房梁上去。”

      听到这话,杜楚客还没反应呢,大猫却十分兴奋,一个劲的将脑袋往房梁方向示意,很显然他很喜欢这个玩法。

      “姐姐,我听三虎叔叔说,那些大牢里面的人都是塞臭袜子不让喊叫的,用你的用我的?”小杜仲建议道。

      小萱萱白了弟弟一眼道:“用你的!姐姐我的袜子可是香香的味道。”

      “哦哦,那你等一下。”小杜仲说着就开始坐下来脱鞋。

      杜楚客真的哭了,“两位小祖宗,我叫你们爷爷奶奶好不好?放了我吧,你们这是审问犯人呢?我真的是好人呀!”

      “二娘说过,好人坏人不会写到脸上,坏人总是说自己是好人。”萱萱不屑道。

      “那行那行,我是坏人,我是坏人行了吧?你们这样对我,让你爹爹知道了,不怕挨揍吗?”

      萱萱惊讶道:“呀?还敢威胁我们两个?

      哼哼,既然你承认自己是坏人,那就快点交代,来我家到底做什么的?要不然塞上臭袜子,把你扔到房梁上。”

      杜楚客:……

      (我好难!)

      看着小杜仲捏着鼻子递过来一双小袜子,杜楚客真想再次昏迷过去。

      终于他扛不住了,告饶道:“好了好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听着对方说族谱的事情,小萱萱若有所思,小杜仲好奇道:“姐姐,他说的是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是不是看咱们年纪小,骗咱们呢?”

      小萱萱没解释,而是蹲下身子生气道:“你别想蒙我们,二娘说过,这世上但凡有求于人的,无非钱权两样,你却说些不打紧的,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是不行了……”

      杜楚客像是看魔鬼一个看着这个小女孩,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怎么会懂这些东西,杜家到底怎么教导的?

      一炷香后,受了一番折磨的杜楚客被迫再次求饶,这次小萱萱让他用纸笔写下来,还要签字画押。

      可拿过那供状一看,小萱萱气得上前踩了几脚骂道:“好哇,你这坏蛋,真狡猾,我要你把刚刚说的写下来,你却害怕留下证据,写一篇荀子劝学篇给我?

      你以为我跟弟弟一样傻乎乎的不认字吗?

      看我不揍死你这坏人!”

      旁边的小杜仲咬着手指头嘟囔着,姐姐你打坏人就打呗,干嘛说我傻?

      前后总共折腾了快一个小时,小萱萱终于拿到了自己要的战果,带着弟弟飞速朝客厅跑去。

      而客厅里面,此时已经由兄弟两人变成了兄弟三人,杜荷闲来无事凑巧来串门赶上了。

      听到二哥有意让自己重归族谱,杜荷倒是没有杜少清那般言辞激烈,而是颇为淡漠道:“多谢二哥好意,但小弟自认为是个不孝之人,此生有至亲两位兄长即可,不敢奢望认祖归宗。

      这件事莫要再劝了,免得因为我这烂名之人损了杜家祖上声誉。”

      “你……老三,你怎么跟大哥一样,也说着气话?”杜构不训斥道。

      杜荷呵呵笑道:“真不是气话,小弟真心觉得配不上。

      当初娘亲带我去落霞镇养伤的路上就说了,今后不要什么宗族故旧,就我们母子两个相依为命就行了,现在小弟能有个安身之处,已经知足了。”

      “三弟,这怎么能意气用事呢?你都成家立业了,更应该为以后考虑的。”

      杜构还要再说,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小萱萱举着几张纸跑了进来。。

      “爹爹,你快看呀,那个坏人什么都招了,他果然没安好心!可坏可坏了!”

      嗯?什、什么坏人?招认什么了?客厅里面三兄弟同时愣住了。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5分彩 丧尸来袭 福彩排列七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的十一选五一定 36选7走势 天天红包赛10元档 圣农发展股票资金流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 全球股票指数基金 浙江6+1开奖规则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算 重庆快乐10分 河北体彩排列五走势 天津市十一选五走势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