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369章 最美的时光
    听陆擎风如此说,周念念神情缓和了不少,“这次的事情,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以后有事情我会和你多商量的。”

    陆擎风嘴角勾了起来,“我们俩这是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吗?”

    周念念也忍不住乐了。

    一场吵架冷战风波就这样消散了。

    “今晚回我家吃饭吧,你一个礼拜都没去我家了,我爸妈可想你了。”陆擎风拉住了周念念的手。

    周念念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只有陆伯父,陆伯母想我么?”

    陆擎风的眼眸一深,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当然还有我。”

    周念念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甩开他的手,转身上楼,“等我和老师说一声。”

    陆擎风望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忍不住嘴角翘了起来,双手抄在兜里,慢悠悠的跟着上了楼。

    关平已经起来了,听说周念念要去陆家,打趣的看着她:“和好了?”

    周念念一囧,“老师,你知道我们吵架了?”

    她明明没有在关平面前提起过啊。

    关平瞄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陆擎风,意有所指的说:“你是没说啊,可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也不见那小子来找你,分明就是吵架了。”

    “要我说还没结婚就敢给你委屈受的小子,咱不要也罢。”

    陆擎风站在门口,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的说:“老师,我已经知道错了,也诚恳的跟念念道过歉了。”

    “道过歉就得原谅啊,要我说怎么也得考察个一年半载的再说结婚的事,”关平嗤笑一声,“要是道歉有用的话,世间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对怨偶?”

    陆擎风被训了一通,不敢有任何怨言,“老师,好听的话我也不说了,您以后看我对念念的表现吧。”

    关平哼了一声,摆摆手,“不是说要回家吗?在这儿杵着干什么?给我当门神啊?”

    周念念笑眯眯的挥挥手,拉着陆擎风走了。

    “看到没,以后若再敢欺负我,有的是人给我做主,这次我爸还不知道,我爸要知道了,你会更惨。”她得意的抬这下巴看着陆擎风。

    陆擎风做出一副恐慌的状态,“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还请公主大人原谅小的。”

    周念念傲娇的抬起头颅,见外面天色已暗,路上行人稀少,眼珠一转,跳到了陆擎风背上,“把我背回家,本公主就原谅你。”

    感觉到背上的重量,陆擎风眼眸一深,抬手托住了周念念,觉得郁闷烦躁了一个星期的心忽然踏实下来。

    他爸说的对,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道歉哄一哄没有什么丢人的。

    陆擎风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道歉,白白遭受了这一个星期的煎熬。

    眼下周念念在自己的背上,听着她笑盈盈的说着话,陆擎风只觉得最美的时光也不过如此。

    杨淑同见两个人手牵手回来了,便知道和好了,笑眯眯的招呼周念念,“伯母今天让阿姨做你爱吃的红烧排骨,你们先上楼吧,饭好了我叫你们。”

    两个人一上楼,杨淑同就迫不及待的进房间和陆文翰分享了这个好消息,“是你劝了儿子吧?”

    陆文翰笑而不语。

    杨淑同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老陆同志教育的不错,以后一定要让你儿子长点记性,不要没事就同女人讲道理,保持好教育啊。”

    陆文翰轻笑,“我没教育他,只是和他分享了下我的悲惨经历而已。”

    杨淑同白了他一眼,“贫嘴。”

    一上楼陆擎风就将周念念拉进自己的房间,门一关就迫不及待的将周念念摁在了门上。

    许久,周念念一把推开他,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你就不能节制点,我嘴都肿了,等会下去怎么见人?”

    她气闷的坐在床上,抬手摸了下火燎燎发烫的嘴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陆擎风这家伙刚才就跟禽兽似的,死命的允吸啃咬,害的她都破了一层皮。

    陆擎风摸了摸鼻子,上前搂住她,“我实在想你了啊,一个星期都没见你了,总得给自己讨点福利吧?”

    “福利个屁。”周念念警戒的推开他,往旁边挪了挪,和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陆擎风眯了眯眼,有些不爽她脸上的警戒,果断的将她扑倒在了身下。

    周念念双眼蓦然瞪圆了,怪不得陆擎风那么热情的邀请自己来陆家吃饭,这家伙预谋好的啊。

    “等等,我有话和你说。”在他嘴落下之前,周念念果断的抬手挡了上去。

    陆擎风忍不住啃了下她的手心,低笑:“我也想和你交流啊。”

    周念念警戒的瞪着他,显然不信他话里交流的意思是正常的语言交流。

    “真的,我说的是正事,”周念念为了自己着想,飞快的将自己发现白永胜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没说自己重生的事情,只说了自己在火车上遇到白永胜的一系列事情。

    陆擎风一听,脑海里就是有再多旖旎的念头也顿时消散了。

    他颓然的躺倒在旁边,听着周念念将事情说完,道:“所以你就将阿靓借给了李东星,让它帮忙去侦察?”

    周念念点头。

    陆擎风坐了起来,目光沉沉的看着周念念,“念念,你为什么那么肯定白永胜一定是人贩子呢?”

    周念念眉头微蹙,“在省城的时候,我让阿靓跟踪过他们,阿靓清楚的听到白永胜和他带的人议论过这些事。”

    “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阿靓的异能她不方便对李东星说太多,但是在陆擎风面前却没有遮掩的必要。

    陆擎风摇头,“我当然相信你,只是你就那么信任李东星吗?信任到不惜在他面前展露你可以和阿靓沟通的本领展示在他面前?”

    “李东星他是一个警察,你知道让警察知道你有这样的异能,意味着什么吗?”

    周念念神情一凛,明白了陆擎风的意思。

    他是怕李东星将这件事扩散出去,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鸟有异能,人鸟能沟通这样的事听起来太过诡异,若是引起一些特殊组织的注意,那就麻烦了。

    她知道白永胜和白玉卿的关系后,迫切的想知道白永胜前世绑架自己是不是就是白玉卿指使的,所以没有多加思索就将阿靓借给了李东星。

    现在看来确实有些鲁莽了。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