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四大土司访羊城,各怀心思主意多(中)
    四大土司现在虽然只有三家得其名,田家虽是已无其名但毕竟百足之虫僵。

    千年经营之下支脉甚多、势力极大,只是声势不如从前了。

    二田被诛后其余分支四散,直至洪熙元年才敢慢慢的聚在一起。

    借由从前田家多年藏下的支脉、钱财与势力,即便是另外三家亦不敢小觑于他。

    好在田家吃了此大亏也低调了许多,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

    也不跟其他三家土司有什么冲突,只是默默的收束那些曾经属于田家的力量。

    “阿爷,这玉螭虎看起来很厉害啊!”

    田蕾嘴里说的,表情却完全不是这样子。

    豆蔻及笄年华时,哪个少女不怀春?!

    文韬武略玉螭虎,谁家女子不倾心?!

    看着这孙女儿一脸花痴模样,假扮做管家的如今田家长房老太爷田浩不由得一脸无奈。

    四大土司其实都熟读汉学,本就是汉家血脉又多年与不同王朝打交道。

    这汉家学问、汉话自然都是学的极好的,田蕾出身于田家这方面自然从小接受教育。

    “蕾丫头,这玉螭虎……”

    一脸风霜的田浩满腹话语,终究是化作一声长叹:“难办呐……”

    田浩,字知明。

    其字取自于《道德经·第三十三》,曰: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他既盼着自己“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亦盼着田家“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为何要将田蕾带来,而且还让她代表田家?!

    那是因为本来就苟着猥琐发育的田家,实际上对于玉螭虎的信息收集的更多。

    早在玉螭虎被定为黔东南平叛主将之后,田家便开始大面积的收集玉螭虎的信息。

    那位扶桑公主为何会一直呆在这位玉螭虎的身边,他也是打听的一清二楚。

    这给老家伙开启了一条新路径,田家能拿得出手、让人看得上眼的是啥?!

    除了留下一条血脉在这黔东南之外,田浩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

    田家还有女儿能拿得出手,水西安家的安荣贵就比较牙疼了。

    这玉螭虎分明是很不好惹啊,而水东宋家的宋然对此倒是看的比较淡。

    反正要做什么宋然都打算配合,当年最初改土归流的时候划分了宋家一大块的地盘。

    宋家依旧是支持者,所以这次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负担的。

    “我说老宋,这玉螭虎来势汹汹你就丝毫不担心么?!”

    看着这宋然悠哉悠哉的,安荣贵便气不打一处来。

    宋家与安家亦敌亦友,曾经宋家入主水东的时候跟安家冲突过。

    但面临着王朝更迭两家更多的时候需要携手共进,这才能求活。

    奢香夫人当年就跟刘家做主的那位明德夫人刘淑贞私交甚笃,当时并称“黔东南双姝”。

    “老夫有甚担忧?!”

    宋然笑呵呵的捻着长髯,对着安荣贵道:“倒是荣贵兄想法甚多啊!”

    “这玉螭虎瞧来不好相与,老夫劝荣贵兄还是熄了心火莫抗大流罢!”

    安荣贵听得这话不由得勃然色变,但不等他开口宋然便轻声道。

    “老夫亦算是看得明白,天下大势变则通、不变则死……”

    “土司之制以保我等诸家千年,怎有一成不变之理?!”

    安荣贵尽管嘴里说着看不上宋然,但实际上对于宋然的学识和本事还是承认的。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来这里与宋然商讨,宋然的这一番话说完安荣贵也沉默了。

    “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

    宋然望着安荣贵,轻声道出《史记·太史公自序》的这句自序。

    “顺之者……昌!逆之者……不死则亡!!”

    相较起诸人最紧张的其实还是播州土司——杨爱。

    为何?!因为他家的资产是最大的啊!

    据宪宗成化年,右副都御史何椒丘所著《勘处播州事情疏》所载杨爱他爹二十四世土司杨辉名下资产有:

    田庄一百四十五处、茶园二十六处、出产黄白蜡的蜡崖二十八处、猎场十一处、渔潭十三处。

    此外杨氏还在播州地区开挖银铅矿,每年出产白银一万余两、黑铅万余担。

    同时还设有铁冶二十四处,开采铁矿、冶炼生熟铁。

    《勘处播州事情疏》更载曰:

    “杨辉者估产有:金五千两、银十五万两、红珊瑚十株、珍珠帘四幅、玉圭二笏……”

    “大走盘珠二枚、宝石三斗、珍珠四斗;其一百余处庄田每年可收子粒六万余石……”

    “有马五百余匹、牛二千余头,猎场、茶园、漆林、杉山、猪羊等项不计其数……”

    而播州因为是最早归顺于大明的,为表优待每年只需纳两千五百石粮的税赋。

    要知道,隔壁的水西安氏可得纳三万石啊!

    而更严重的问题是,杨爱的腚眼可不甚干净啊。

    “私自使用火者、内使,擅自将民人一百余户编为匠户,令其在机织院造龙凤蟒袍……”

    “强捉民女百余人充彩女、乐户,诈传圣旨擅立‘金龙门’、私铸‘上轻车都尉’金印……”

    “私造旗纛、金瓜、斧钺等……”

    这一桩桩、一件件已经形同谋反了,从前之所以没动他是因为现在已经尾大不掉了。

    杨家在播州经营千年、拥兵近十万,且播州地方险峻瘴气横行,难以用兵。

    而这一次,看起来与往日着实不一样啊!

    若是这玉螭虎不好搞定,杨爱一念至此脸色不由得阴郁了几分。

    毛锐来找到他的时候,杨爱其实是想要推脱不来的。

    但又担心明廷借此机会以谋反之名发兵,战事若真起来胜负难料。

    此时的杨爱还没有到二十九世土司杨应龙那样二哈,非要装一把犊子跟大明搞搞震。

    结果就是身死族灭,被彻底的改土归流。

    他这次来最主要是亲自接触这玉螭虎,看看他是何态度、有无回旋余地。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杨爱一点儿也不觉得乐观啊!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