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潜行1933 > 第一二六章 化解危机
    从黑木的屋子里走出来,耿朝忠嘴角不由的微微上翘。

    黑木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和与虎谋皮无异——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就是南京地下党组织的隐形守护者——游无魂!

    不过,真要通知地下党,还是有许多问题,因为,过去的两年,发生了太多事情。

    第一任“游无魂”曹光远和第二任“游无魂”沐幼安结成两口子,跑到南洋去了,而第三任“游无魂”林木森则是身负重伤回到了苏区,只剩下了自己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第四任“游无魂”被关进了老虎桥。

    闹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南京地下党现在是谁来负责。

    皱了皱眉头,耿朝忠沿着使馆街往外走,这里是南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紧邻扬子江,周围全部是各国驻华大使馆,也是事实上的租界,只要不明目张胆的作奸犯科,几乎不会有任何人来查问什么。

    走了几步,耿朝忠突然想到,通知地下党是不可能的,如果通知了地下党让上海的同志撤离,那就意味着“红叶”执行的捕杀红党的任务完全失败,刚才黑木说的很明确,如果任务完不成,那是要让自己自杀谢罪的。

    但如果不通知地下党,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上海的地下党被党调处一网打尽?

    这根本是一个互相冲突的任务!

    好像事情有点复杂了啊......

    既要保住红叶的身份,又要保证上海红队的安全,这是一个多重间谍最害怕遇到的问题——在同一时间下需要完成多个身份赋予的不同任务,除非放弃其中的一个身份或者任务,否则必然会顾此失彼。

    黑木这老头无意之中,居然给自己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另外,自己刚刚在北平那边给武藤下了鱼饵,还正等着他上钩呢,哪有时间留在南京和上海执行“红叶”的任务?

    耿朝忠的脑袋突然有点疼——特高课的“红叶”要去上海,特务处的“方站长”要去北平,而我党的“游无魂”则要留在南京,除非自己是孙猴子,可以拔下一根毫毛变出无数个猴子,否则根本不可能将事情圆满解决!

    除非,除非自己能真的变出另外一个自己!

    要是有分身术就好了.......

    耿朝忠沿着夜幕下的使馆街慢慢行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扬子江边。

    江边波涛汹涌,浪声阵阵,耿朝忠找了块石头坐下,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随着自己身份的逐步提高,每个身份赋予的任务都会越来越重大和频繁,眼前的这种局面,或迟或早都会发生,这是自己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只是,这个情况来的太快了一点。

    解决的办法,耿朝忠不是没想过,云蔚,就是他精心培养的另一个自己——两人从身材和长相上都有相似之处,耿朝忠最初的想法,是把他用作“红叶”的替身,去完成一些自己来不及出面的任务,但现在,云蔚根本无法离开北平,自己必须迅速找出另外一个替身来完成这个任务。

    谁比较好呢?

    耿朝忠盘点着手里的资源。

    朱胖子倒是个好人选,不过他现在还关在牢里,短时间想把他捞出来还有一定难度;还有一个王有山,也是契卡在南京安排的人,现在在南京的报社工作,不过这件事他恐怕无法胜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想办法让党调处那边提前动手,如果党调处提前动手了,那自己的责任不就没有了?

    这样一来,黑木那边也好交代,因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问题嘛!

    一阵凉风吹来,耿朝忠顿时胸怀大畅,日本人在党调处有“鼹鼠”,自己在党调处就没有“鼹鼠”吗?

    耿朝忠迅速站起身,沿着扬子江快步向西走去,片刻后,来到了紫金山附近,穿过使馆街的尽头继续向南走,是一片平民区,没多久,耿朝忠就来到了一处小型四合院门前。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平民区的民众为了省电,往往都睡得很早,四周早已是漆黑一片。耿朝忠看了看四周,翻墙跳入了四合院,不过他并没有掩饰声音,所以屋子里马上亮起了灯光,紧接着就是一声警惕的喝声:

    “谁?!”

    “是我。”耿朝忠站在窗前回答。

    “哦,等等,我出去。”屋子里传来了“小易”的声音,同时又有另外一个娇媚的女声响起“易哥,谁呀?”

    耿朝忠面色一僵,这小易,什么时候勾搭了一个女人?!

    “一个江湖上的朋友,你在里面呆着就好,我一会儿就回来。”屋子里传来了小易的嘱咐声。

    耿朝忠无语,背转身站在了墙角。

    不一会儿,小易赤着上半身走了出来,看到耿朝忠,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迎上来道:“哥,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嗯,穿上衣服,跟我来。”耿朝忠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小易连忙往回走,不一会儿,小易穿戴好衣服,跟着耿朝忠走出了院门,两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里面那女的是谁?”耿朝忠脸一板。

    “哦,我的一个同事,也是电讯科的。”小易看着耿朝忠的脸色,不由得有点忐忑。

    “女特务?”耿朝忠微微动容。

    “做内勤的,跟我一个科,”小易脸色微微有点发红,“老大,我现在是电讯科的中共股股长,手下有几个女话务员,她们挺崇拜我的,时间一长,就......”

    “没事,”耿朝忠摆了摆手,“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她们崇拜的是你的职位,可不是你的人。”

    “这个我知道,女人嘛,不就那么回事!”小易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

    “嗯?”

    耿朝忠的眼睛一咪,目中寒光一闪,小易被吓得打了个寒噤,连忙开口道:“老大,我知道错了,我回去就把那女的给踢了!”

    “那倒不用,”耿朝忠摇了摇头,“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心着点。能进党调处的,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老大,我知道了。”小易赶紧回答。

    “嗯,该成家成家,我不会耽误你,但最好找个良家女子,”耿朝忠的语气舒缓了下来,拍了拍小易的肩膀,低声道:

    “你去帮我办个事,你不是监听红党电台吗?你做个手脚,就说监听到红党在上海的红队就要转移训练地点........”

    低低吩咐了几句,小易连连点头,耿朝忠才终于放下心来.......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