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踏天龙皇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小杂役?
 目送几个女徒弟蹦蹦跳跳如百灵鸟似得离去,古踏天在原地等待。

闲暇无聊之下,他跨前几步,随手抓起书架上的几本武技,快速的翻阅。

不夸张的说!以古踏天如今的记忆力和悟性,甚至连书页上的文字都没有看清楚,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就化作了一道道记忆,印入脑海,挥之不去了。

“咦,这个杂役在做什么?

带着面具,不伦不类,难道是在装酷?”

“应该是负责在传功殿内打杂的小厮,平日里没有机会接触高深的武技,轮到他值班的时候,就打算一目一行,多记几本武技,打算出去再好好修炼吧!”

“不是吧?

他哪是在死记硬背,分明是在翻书呀,以他的速度,绝对连武技内的文字都没有看清楚。”

就在此刻,一道惊疑声从远到近传来。

因为书架太高,此刻的古踏天伫立在凳子上,回头看去。

只见一男二女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男的二十出头,白衣长衫,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女子略小几岁,面似芙蓉眉如柳,花容月貌。

这两人的气息都极为的强悍,清一色在武皇境九星。

根据之前得到的信息,古踏天肯定,他们是飞鹰峰的少峰主白玄,傲剑峰的大小姐傲冰心。

而跟在白玄和傲冰心身后的那少女,年纪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圆圆的苹果脸蛋,扎着两条山羊辫子,正是梦囡囡。

“往哪里看呢,给本姑娘滚下来!”

傲冰心忽然感受到一道异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转,顿时俏脸发寒。

“你这小子故意搬来凳子,在我冰心师妹面前装模作样,故意卖弄,到底意欲何为?”

白玄显然也感受到了古踏天窥视傲冰心的目光,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寒意。

古踏天无语的从凳子上跳下来。

他之前视线瞥向的是梦囡囡,不过从傲冰心伫立的角度来看,正好是人家的敏感处,这也迫使对方误会了。

“瞧你这般年纪,应该是传功殿打杂的小厮吧?”

白玄眼里透出一丝蔑视,冷声道:“如你这种在世界底层打滚的喽喽,自知永无出头之日,得知我师妹今日在传功殿内,所以故意搬来凳子,装模作样,企图引起她的瞩目,以此改变自己的命运?”

听得这话,古踏天更加无语了。

他竟然沦落到要耍酷,引诱少女,以此抱大腿过小白脸日子的地步了?

这傲冰心和白玄什么眼光呀!“小杂役,本姑娘不但是傲剑峰的大小姐,更是真传殿的翘楚,要改善你的命运也只是一句话的事,不过你别痴心妄想了。”

傲冰心眼里满是厌恶之色:“如你这种不思进取,只会一味使用歪门邪道手段的色胚小人,本姑娘没有动手打断你的腿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我师妹大度,不想和你计较,你还不快滚?”

白玄不耐烦的摆手催促,那姿态,就仿佛在赶一只烦人的苍蝇似得。

“这道路那么宽,你们要过便过,让我给你们让路是何道理?”

古踏天笑了,笑容很冰冷。

彼此初见,根本不认识,因为无关紧要的小事,对方两人却这般的嚣张跋扈,咄咄逼人。

若古踏天真的是杂役弟子,今日恐怕下场凄惨。

可见这傲冰心和白玄的横蛮和嚣张!对于这种人,古踏天内心是非常厌恶的。

“你小子找死!”

白玄面色顿时一沉,打算大动干戈。

“白玄师兄,莫要冲动,我们乃堂堂真传殿的天才,还是峰脉上等峰脉未来的峰主,若出手对付一个打杂的小厮,难免会受人诟病。”

傲冰心乌黑的星眸子微微一眯,道:“小杂役,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在研读书架上的武技对吧?

那不知道研读到了哪一本?”

“这偌大的藏宫阁一层,一万多本武技我全部研读完毕了。”

古踏天耸耸肩,揶揄的道。

“你说已经将这一层所有的武技全部研读完毕,不知道你花费了多少时间?

又记得多少?”

傲冰心眼眸子一转,狭促的道。

“几炷香时间吧,至于记了多少,那自然是全部都记得了。”

古踏天双手负在后背,慢悠悠的说道。

“你确定?”

傲冰心俏脸上露出一丝错愕。

“冰心师妹,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就算这小子从娘胎里出生,就生活在这传功殿里,也不可能将一万多本武技全部看全了吧?”

白玄讥笑的道:“退一步来说,就算他花了十来年看完了,也绝对记不住,肯定是在吹牛,以此引起你的注意,甚至想做你的仆人,以此摆脱眼下卑微的身份。”

“小杂役,你若想证明眼下是个误会,那便让本姑娘考考你。”

傲冰心显然也认为对方在撒谎,冷声道:“若你全部答对了,这件事作罢外,本姑娘收你为仆人,让你脱离眼下打杂的身份,你意下如何?”

“没兴趣!”

古踏天从始至终没有理会过傲冰心的询问。

径自走向了梦囡囡。

这无视的一幕,迫使傲冰心和白玄脸颊一阵难看。

他们何等身份?

眼下亲自质问一个杂役,竟然被对方给无视了。

“丫头,你可愿意跟我走?”

与此同时,古踏天稍微低下头,凝视着梦囡囡,笑着询问道。

眼下他的身份不好暴露,若以真实身份示人的话,根本无需询问,梦囡囡肯定会跟着自己走的。

“啊?

这位哥哥,你是在问囡囡么?

可是、可是家里的长辈交代过,交代过…”梦囡囡精致的脸颊都是迷糊,此时才如梦初醒的反问道。

“你长辈算个屁,他们的话不管用,你直接给我走便是了。”

古踏天也懒得废话,非常自然的攥住了梦囡囡的柔荑,大步朝前方而去。

被古踏天牵住皓腕的梦囡囡下意识的想挣脱。

可也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带着半张金属面具的青年人,竟然给她一种熟悉而亲昵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这种奇异的感觉,使得梦囡囡下意识的跟着古踏天离去。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呀!竟然光明正大挖我师妹峰脉的天才弟子!”

与此同时,白玄身影一闪,挡在了古踏天的面前。

“滚,否则下一刻,你将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别对我的话产生质疑,因为那些质疑的人,如今坟头的杂草都已经三丈高了。”

冷漠的瞥了眼白玄,古踏天冷声说道。

“你…”白玄顿时气结。

在他眼里,古踏天穿着邋遢,显然是一个他能随手摁死的杂役弟子。

可也不知道为何。

当古踏天那如黑洞似得深不可测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刹那,白玄内心竟然涌现出了一丝危机感,迫使他本想出手的剑刃,也随之停了下来。

“喂,那个杂役,本姑娘不知道是谁派遣你过来挖囡囡的,但你若想在本姑娘手上挖人,至少得证明你有这样的能耐,得证明你能教导得了囡囡。”

傲冰心美目一沉,冷声说道。

“好呀,方才你口口声声的说,要比一场,若我输了的话,收我当仆人对吧?”

古踏天笑了:“难得我起了兴趣,那若你输了,你就当我的暖床丫头…”“你让我冰心师妹,去当你的暖床丫头?

你小子活腻了吧?”

白玄勃然大怒道。

身边的傲冰心俏脸也是一沉。

对于她来说,古踏天此言,无疑是对她的亵渎。

“白玄,我听闻傲冰心是你未婚妻对吧!”

古踏天似笑非笑的调侃。

这白玄一见面,就如同疯狗似得犬吠,古踏天也厌烦到了极限,就勉为其难的抽抽他的脸。

“呸,那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本姑娘虽然紫霄和白玄走的近,但彼此根本没有婚约。”

傲冰心俏脸腾升起一抹绯红,辩解道。

“不管有没有,反正你们是一起的,关系也很好,我更知道你白玄在追求你,这点就足够了。”

瞥了眼白玄,古踏天道:“而我也将这话搁在这里,我看你白玄非常的欠揍,这墙脚我挖定了,而这顶绿帽,我也给你带定了。”

古踏天之所以不惜以高贵的身份打赌,要求傲冰心暖床,除了对方气焰嚣张,刁难无比外。

更多的是,古踏天不过是找个借口,让白玄难看罢了。

毕竟白玄的弟弟白宝,昨日被老黄牛打的屁滚尿流,而后白长弓还联手九宫老伤了古踏天的两具身份。

彼此已经是仇人了。

“你小子竟然想挖本公子的墙脚,给本公子戴绿帽,你可知道纵观整个缥缈宫,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的人,下场如何?”

白玄气的面色铁青。

而傲冰心面色也不好看。

古踏天的言辞,仿佛将自己当成了猎物似得,而且更是吃定了自己似得。

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白玄师兄,这小子既然敢这般大言不惭,那就让师妹见识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好了。”

    摁下内心的怒意,傲冰心笑了,笑容很冷淡:“不过小杂役,你若输了呢?”

“输这个字在我的字典里不会出现,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古踏天悠悠的道。

“你……好,好……”傲冰心气的贝齿咬的咯咯直响,美目瞥了眼左边的书架,随口道:“在左边第一格第一本武技叫什么名字?”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