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万象之主 > 第418章 六道轮回,畜牲道
    “天河法。”常真君成道多年,自是一眼认出顾青这一剑的名堂。他见顾青剑势宏大,那剑气天河撞过来,什么大气、虚空乱流都给碾碎,着实威力骇人。

    常真君只好勉力催动所化双翼迎上天河,双翼煽动,生出刚猛绝伦的大力。

    随即虚空生出霹雳哗啦的大响,却是常真君双翼难以在滚滚天河下支撑下去。

    “这厮剑势雄浑浩荡,姓钟的在天河法上的造诣都未必有他高。”常真君暗骂一声,莫非这姓顾的本就是天河宗嫡传,否则天河法的造诣怎会如此精深,当初的天河道人,怕也不过如此吧。

    钟真君更看出旁人看不到的东西,顾青这一剑虽然犹如祖师复生一般,但还是有些不同。剑气天河,对于天河宗的高人来说,都可以使出来,但现今天河宗绝无一人能将这招使出如此大的威能。

    关键就在于,顾青这一剑结合天界的运势,仿佛命运长河一般,不可阻挡。

    在命运滔滔大势面前,饶是天仙真君都得退避。

    “真是天纵奇才,而且命运大道莫非才是天河法接下来要升华的大道?”钟真君暗忖道。

    天河法固然厉害,但归根到底最终还是水法,修行到尽头也只是太乙金仙而已,如果将其升华,触及命运大道,便可以直指金仙道祖境界。

    钟真君一时间感慨万千。

    常真君见双翼不能抵住剑气天河,便欲取出秘宝,继续跟顾青计较。

    修成天仙之辈,个个心高气傲,自不会轻易认输。

    只是顾青显然不想给常真君机会,见得其玄气一颓,顾青人出现在剑气天河浪头之上,整个天界都成注脚。

    顾青裹挟天河、天界大势,翻手拍出一掌。

    “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顾青这一掌拍出,其余人齐齐看向须弥寺,任谁都看得出顾青这一掌俨然有无上精深的佛法在里面,难不成这家伙还跟须弥寺暗自有勾结。

    功德佛一声苦笑,又有些怅惘。

    他暗自心道:“当年佛祖那一掌没拍死顾真君,反倒是让他窥见我寺佛法的精义了。”

    顾青这一掌拍下去,常真君浑身爆裂出金黄玄气,背生双翼,仿佛玄鸟,迎上顾青这一掌。

    他显化此相,生出的罡气化为鸟喙,甚是锐利,一瞬间就戳破顾青元气所化大掌。

    可是顾青元气大掌一破开,登时有无尽汪洋散开,眨眼间就将常真君的玄鸟法相吞没,如同真正的无边苦海似的。

    常真君在苦海挣扎,生出滔天骇浪,可是苦海无边,总是将他死死困住。

    而且一重一重的巨浪,力量不断叠加,常真君只感觉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整个人跟外界的联系亦随之被切断。

    他欲要脱身,发现已然不能。

    只感觉身体被不断挤压,元神法身发出碎裂的响声。

    常真君奋力挣扎的同时,更感受到顾青法力的无穷无尽。

    “羽化!”常真君一声大喝。

    一股洞天之力自他身上逸散出来,这是天仙真君压箱底的本事,调动洞天之力来抗衡强敌。

    只是洞天之力的积蓄十分缓慢,用了之后,很难短时间补充回来,不到万不得已,真君们是不会动用洞天的力量。

    洞天之力一出现,就从苦海中打出一个豁口,常真君奋力从豁口杀出,忽然间一道泛着灰青二色的神光出现在豁口,仿佛早已等着常真君出来。

    这一道神光落下,常真君登时觉得神形渺渺,一股奇妙莫测的拉扯之力落在元神上,他元神一轻,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成了一头刚出生的青驴。

    “六道轮回,畜牲道!”有真君一眼就认出常真君遭了什么样的暗算。

    常真君被顾青打落凡尘,投胎成了青驴,自无颜再杀上灵霄宫,瞬息间就遁回洞天之中。

    顾青神色恬然,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负手而立,悠然地看向众真君道:“常真君跟我论理,发现自己理亏,所以羞惭离开,哎,为了避免常真君内疚,我就要上景宗十二个名额吧。”

    众真君心想:“明明是十一个,咋又多了一个。你们万象宗简直就是雁过拔毛。”

    这话自不会说出来,反正丢的也只是上景宗的名额。

    众真君眼观鼻,鼻观心,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顾青随即一笑,说道:“诸位都很通情达理,默认了此事。那就这样定下了。”

    “……”一众真君,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辈。

    这等人着实没有跟他理论的必要。

    而且死道友不死贫道。

    其他各派干脆就此定了契约,然后各自散去。主要是不想见万象宗一众人得意的嘴脸。

    天河宗的钟真君和须弥寺的功德佛倒是留了下来。

    钟真君对顾青沉声道:“不知顾真君跟我天河宗到底有什么关系?”

    顾青淡然一笑,说道:“玉树杂银花,天河属谁家。这浩浩星汉,岂能只为天河宗一家所有。你觉得有那就是有,你觉得没有,那就是没有。”

    钟真君见顾青不肯回答,倒也不好逼问,他道:“无论如何,道友都修持了天河真法,因此我天河宗的大门永远为道友敞开,欢迎顾真君随时上门一叙。”

    他说完之后,立时就溜。因为另一边陆真君等人的气机已经锁定过来,当面挖墙脚,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青笑了笑,又看向功德佛,说道:“小和尚你留下来做什么,难不成也想跟我讲道理。”

    功德佛苦笑一声,随即道:“只想问顾真君一句,东来佛祖他是生是死?”

    顾青淡然一笑,说道:“我也不知。”

    功德佛轻叹一口气,又道:“道友修持我须弥寺的佛法精义,又非我佛道中人,如是寺必有追问,若是道友他日有麻烦,可来须弥寺。我寺青灯古佛,又跟道友有缘,总能护道友安宁。”

    “呸。”一道神风刮起,将功德佛的佛身吹成金沙。

    那金沙又随即散去,虚空仍有功德佛的声音响起,“道友若来,敝寺必定扫榻相迎。”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宁夏体彩11选五开奖查询 福彩3d预测大师最新版本 1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快乐十分助手官网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福彩3d预测大师最新版本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腾讯大盘 10分彩网 3d今天开奖结果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四 今日3d定胆预测分析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 11选5和新11选5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