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 第408章 劝退投资人
    1月26日,周三。

    圆梦创投。

    裴谦喝着茶,听着贺得胜的汇报,神游天外。

    阮光建走了,考试周最后一门也考完了,本该是双喜临门的事情,但裴谦总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空虚。

    还有一周就要春节了,眼瞅着身边的同学们一个个的都已经回家,裴谦自己却还要忙公司的事情。

    怎一个苦逼了得!

    他倒是想撒手人寰,哦不,撒手不管,但没办法,他不找活,活也会来找他。

    圆梦创投这就有两个活,一个是ioi的国服事宜,另一个是学霸快来app。

    目前,ioi在欧美那边的测试状况很不错,按照常理来说,国服差不多也该开始筹备了。

    到了这个阶段,国内已经有很多游戏公司注意到了在欧美测试期间势头不错的ioi,想尽早拿下国服的代理权。

    然而去指头公司那边一问,才知道国服的代理权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于是,这些人想拿到ioi国服的代理权,就只能寄希望于圆梦创投转卖了。

    在很多家公司都有意向的情况下,开出的价码自然也越来越高了。

    “裴总,所以我们……卖吗?”贺得胜结束了长篇大论的汇报,最终以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结尾。

    裴谦沉默片刻:“你再说一下现在最高的开价到多少了?”

    贺得胜:“三千五百万。”

    裴谦默默地放下茶杯,简直想要仰天长叹。

    3500万啊!

    现在圆梦创投手里的这个国服代理权,可是之前买指头公司的股份白送的……

    当时买了指头公司20%出头的股份一共才花了2000万,现在这些股份还在手里,光是把国服代理权一卖,就是3500万到手。

    抢钱都没这么快。

    裴谦立刻摇头:“一概回绝,不卖!”

    裴谦心里很清楚,这笔钱一拿,这个周期就别指望着能亏钱了!

    眼瞅着还有两个月就要结算了,这两个月干点啥才能花出去三千多万还能确保项目上线?太不保险了!

    所以,肯定不能卖!

    贺得胜深表赞同:“对,我也是这么想的!3500万太少了,再往手里拿一段时间绝对还能卖得更高!”

    裴谦:“?”

    贺得胜脸上洋溢着喜悦,继续说道:“裴总,我也做过功课了,现在国内的几家大公司代理国外游戏,代理费都快到天文数字了!”

    “《幻想世界》上个版本的代理费可是3000万美刀啊,近两亿!”

    “现在看来,ioi未来的热度说不定能达到《幻想世界》的水平,现在3500万就想从我们手里买走?门都没有!”

    “当然,这也是因为ioi刚开始测试,指头公司本身也没什么名气。”

    “总之,咱们现在也根本无需着急,只要等ioi在国外的热度继续提升,代理费肯定还能再涨!”

    裴谦:“……”

    我们想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事情好吗!

    裴谦想的是现在一卖,这个周期的结算直接泡汤了,3500万根本没地方花,所以不能卖。

    而贺得胜想的是,3500万明显还是低,还要再继续抬价!

    听完贺得胜这番话,裴谦反而有点想卖了。

    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不能卖。

    从短期来看,卖了影响结算;从长期来看,ioi要是真能达到几十亿的水平,那裴谦干脆躺着赚钱算了。

    考虑片刻后,裴谦说道:“我的意思是,不仅不能卖,我们还要再专门开一家公司,负责运营ioi的国服!”

    贺得胜愣了一下,立刻点头:“那也很好!”

    “这样我们可以把这棵摇钱树握在手里,源源不断地赚钱!”

    裴谦:“……”

    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不想再说什么了,心累!

    裴谦决定自己组建公司运营ioi国服,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既然已经拿到了国服的代理权,自己不做也不卖,肯定是不行的,必然会引人怀疑。

    另一方面,自己运营,可以多花钱!

    作为一款实时对战游戏,不管是ioi还是GOG,对服务器的要求都是腾达目前所有游戏中最高的,必然要支出一大笔服务器费用。

    同时,ioi的初期宣传肯定也需要很多钱。

    这样一来,至少可以保证这个周期内是亏损的。

    至于以后……

    如果ioi真成了摇钱树,赚到亏不完,那裴谦还能考虑干脆做一条咸鱼,以后就指着1000:1的盈利转化比赚点零花钱。

    裴谦不想过多地纠结ioi的问题,反正现在肯定不能卖,只能按部就班地咬牙做下去了。

    “总之,这个事情不必着急,等年后再说吧。”

    “‘学霸快来’那边呢?”

    “之前的三百万,应该花得差不多了吧?”裴谦随口问道。

    这段时间,“学霸快来”项目在不停地烧钱,打广告也好,补贴也好,到处都是窟窿。

    虽然不像共享单车疯狂铺车烧钱那样恐怖,但毕竟前期的资金只有三百万而已,稍微一花就花光了。

    贺得胜点点头:“快了,账面上就还剩不到一百万了。”

    “不过裴总你放心,最近又有几家投资公司对‘学霸快来’项目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想要追投!”

    裴谦刚送到嘴边的茶杯停住了:“……哈?”

    这么不靠谱的项目你们都要追投?脑子没烧坏吧?

    “学霸快来”的app,已经改版了。

    之前裴谦发现这个app有成为交友平台的不良趋势,已经果断采取了措施,对一些功能进行了大改。

    现在,平台上的所有用户选项里都没有性别,没有照片,就只有名字和默认头像。

    查看某个学霸的主页,只能看到好评率以及别人给他贴的系统默认标签,比如:教学态度好、耐心、通俗易懂等等。

    而学渣的主页也比较类似,同样是好评率和系统默认标签,比如:认真听讲、学习态度好、懂礼貌等等。

    按照现在的标准流程,学渣在app上填写需求,包括自己需要辅导的学科、时间、约定地点,学霸自主接单,全程都要用软件附带的聊天功能,整个过程中都无法明确知道对方的性别和相貌。

    当然,肯定也会有人在见面前尝试询问对方性别,针对这种情况,app还特别设计了“一键投诉”功能,点击之后会自动将双方聊天记录提交审核,并中止本次辅导。

    一旦核实某个账号有试探对方性别或相貌的行为,立刻会对该账号作出处罚,轻则扣除信誉分,重则直接连带该身份证和手机号永久封停。

    app的这个新版本一更新,活跃人数立刻暴跌!

    因为app里面本来就混杂着大量目的不纯的用户,他们本来就只是把这个当成一个邂逅异性的平台而已。

    就像打车软件上,有很多司机会故意挑一些漂亮的妹子接单、还会私下里讨论一样,“学霸快来”app里也不乏这种人。

    更何况面对面辅导,本来就容易制造这种邂逅的机会,如果任其发展,应该会比打车软件还要更加严重。

    新版本更新,完全浇灭了这群人的妄想。

    所以,app的热度骤降是很正常的事情。

    裴谦本来以为这个新版本一出,必然会给“学霸快来”项目造成沉重的打击,然后抓紧时间把几百万全都烧完,就万事大吉了。

    万万没想到,怎么还有几家投资公司要追投呢?

    裴谦陷入了沉思。

    本来他打算赶紧把这三百万烧完,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宣布这个项目失败了,让它自然凉凉。

    结果,钱还没花完,又有人上赶着来送钱了这可咋办!

    裴谦倒是想拒绝,但是没理由啊!

    李总的富晖资本已经投了一百万,其他投资公司要投,要的股份也不算多,“学霸快来”这个项目目前又比较缺钱……

    找啥理由拒绝呢?

    裴谦考虑片刻,有了。

    把这个项目不靠谱的地方对这些公司和盘托出,让他们知难而退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裴谦对贺得胜说道:“你现在立刻给这几家投资公司打电话,说清楚两件事情。”

    “第一,是问清楚他们到底为什么要给‘学霸快来’这个项目投资。”

    “第二,把‘学霸快来’目前的面临的问题全都说清楚,提前讲明白这个项目存在的风险!”

    第一个问题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问问这些人,你们到底觉得“学霸快来”这个项目哪靠谱了,我改还不行吗?

    贺得胜有点懵逼。

    裴总这是何意?

    这些投资公司为什么要给“学霸快来”项目投资?肯定是觉得这个项目靠谱呗!

    这应该是这些投资公司考虑的问题啊,他们是投钱的,我们是拿钱的!

    贺得胜苦思冥想,暗道:“难道,裴总是希望我能用这种方式反推出这个项目的成功之处?加深我对投资之道的理解?”

    “嗯,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但是裴总为什么又要跟所有投资人讲清楚这个项目存在的风险呢?”

    别人的项目都是尽可能地忽悠投资公司,报喜不报忧,这样才能让对方多投钱。

    自己把底全都泄出去了,人家还能给投钱吗?

    贺得胜没想太明白,但看到裴总不容置疑的眼神也没敢多问,只是挨个拨通了这几家投资公司的电话。

    裴谦就在一边默不作声地听着。

    贺得胜很听话,完全按照裴谦事先交代过的,先询问了对方对“学霸快来”这个项目的看法,然后长篇大论地讲这个项目目前所面临的问题。

    比如,目前的活跃用户还不太能支撑起市场需求、app更新后热度和日活暴跌、目前功能仍旧比较单一等等。

    果不其然,上来就劝退了两家!

    这些投资公司在投资之前,多多少少都要经过一些调研,但再怎么调研,有些内部数据他们是拿不到的。

    有些投资公司单纯就是看中了教育行业是个前景很好的行业,看准了这家公司背后有腾达和富晖资本的背景,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靠谱的项目,所以才考虑追投。

    可现在贺得胜一五一十地把项目面临的真实情况讲清楚,尤其是特意强调了这个项目所面临的的巨大风险,有可能血本无归。

    于是,立刻就有投资公司打退堂鼓了。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对面的三家投资公司的投资热情全都被浇灭了,从刚开始的准备投钱状态,退化到了观望状态。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河北11选5胆拖计算器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彩图 澳洲幸运5全国开奖吗 黑龙江省福彩22开奖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m.10jqka.com.cn 3d历史开奖结果查 今日股票推荐行情 甘肃快3基本走势 快乐10分开奖 预测3d今晚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下期* 上海时时乐今天的开奖号码 上海十一选五直选三 重庆幸运农场图 黑龙江福彩20选8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