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农门娘子有点彪 > 第381章、社会的毒打说来就来
    到了下午,程松睡饱之后,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洗了一把脸,就朝糖厂走去。

    糖厂里的人,依旧在尽然有序的工作着,刘管事在和一个商人交接他的货物。

    “刘管事,这一上午生产了多少白砂糖啊?”

    当着外人谈论产量,实非刘管事所希望的事情,这会影响将来的布局,“还没称总重量,给这位陈老板试用的100斤是够的。”

    “行,你继续,我先进去瞅瞅。”说完话,程松看了一眼洗甘蔗的众人,就拽得二五八万似得进了厂房。

    刘管事送走了陈老板,对看守糖厂的护卫们使了一个眼色,当下他们就将糖厂的大门关上了。

    劳作的众人并未发现这一点。

    刘管事笼着袖子走进了车间,敲了敲挂在墙壁上的铜锣。

    这下子,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程松也被刘管事铜锣响吓了一跳,虽然对他这行为有些不满,但更让他担心的是木桶里的糖,“诶诶诶,刘管事训话,你们也别忘记手里的活计啊,一会儿糖糊了怎么办。”

    “刘管事,你有事就说,我看着他们呢,他们总会给你几分颜面的,你说。”

    对于程松东家一般的口气,刘管事没像以前一样回以一笑,而是板起了脸,“程松,今日你从糖厂舀了一罐白砂糖离开,并未过称也未给钱。”

    程松听闻此言,勃然大怒,“姓刘的,你什么意思?我作为掌柜,我守着糖厂生产出了白砂糖,我想试试口味如何,拿回去对比一下苏婳的白砂糖还得和你交代?还得过称?你还问老子要钱?”

    面对他的咒骂,刘管事反应十分冷淡,“程松,你是掌柜么?”

    这下子,工作中的众人俱是扭头看过来,苏婳拉起来的那些工人班子,见程松吃瘪,心中还是挺爽的,拍程松马屁进糖厂的人此刻就绷紧了皮。

    刚在村子里逞了威风、算是衣锦还乡的程松可不能在父老乡亲面前出丑,再加上这个事情本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他何须心虚?

    “我不是,难道你是?夫人亲口承诺过,将糖厂置办下来后,给我掌柜做的。”

    “是,夫人是说过给你一个掌柜当,但是,夫人承诺的可不是这个糖厂的掌柜,而是将来夫人手里铺子上的掌柜。”刘管事宛如看傻子一般的看着程松。

    “你胡说,当时夫人明明说的是我办好了这个事,就让我当掌柜的。”说好的事情,还能变的么,他当时听得那么认真,不会有错的。

    刘管事拂袖,哎哟一声,“你糊涂了么,这糖厂当时是苏婳转让给老爷的,老爷才是这个糖厂的东家,不是夫人,夫人怎么能做老爷产业的主,她只能做从娘家带来的嫁妆铺子的主。”

    说到这里,程松猛然想起,当时夫人的确是说让他带着刘管事他们回来接手苏婳的糖厂,只要他帮夫人办好了这次事,就让他当掌柜。

    这句话,当时因为他太过激动,就以为夫人说的是他能办好,就让他当糖厂掌柜。

    此刻刘管事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可是,可是我是土生土长的程家村人,我在这里当掌柜,更能协调糖厂和村子里的人际关系啊。”

    刘管事心中冷笑,这等山炮儿什么都不懂,做生意只有被忽悠的命,包括那个苏婳,都是受不住好东西的蠢货。

    这小山村的人都蠢得很,这糖厂内的工人用的是村子里的,将来他也会继续修围墙,会继续出银子给村里人,他们就是这个村子的财神爷,这些村民根本就不会反他们。

    就算他们闹事,刘管事凭借自己的能耐,也能压住这些乡巴佬。

    况且,据他的观察,这些村民是不会闹的,他们穷怕了,今早给他们开工钱、虽然和以前苏婳的工钱一样,但再也没有休息的日子,这些村民照样答应了就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忍耐度是很高的。

    以后或许还能继续加大工作程度,他们为了钱,也不会闹,在糖厂操作一下按钮,多简单的啊,只是站的久一点而已,比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轻松多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程松在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讨厌他的人居多,他爹也不会帮他,这给刘管事很大的底气将程松踢开。

    “程松老弟,这不就是夫人派你来辅助我的原因么。”

    刘管事走到程克爽旁边,搂着他的肩膀哥俩好似得,“我还得感谢你替我招了这么多工人来,给我介绍了村子里这么多情况,也让我认识了这么几个村子里的好汉,有他帮我,将来我在村子里也能好好替东家办事了。”

    程克爽咧嘴,对程松露出一抹憨憨的笑容,“谢谢松哥提拔我,不然我哪儿能跟着刘管事身边办事。”

    看到程松这个一路上颐指气使、想打压他、踩着他用尽了手段秀优越的家伙露出了不堪背叛、气得快吐血的表情,刘管事继续道,“这样吧,看在松掌柜帮我这么多的份儿上,那一罐白砂糖,就不算你的钱了,算我送你的,我不会给夫人禀告,从我的工钱里扣就是了,你我都是替东家办事的,恰好东家还是夫妻,我们总不能搞得红了脸呀。”

    “我们的目的,都是替主子办好事嘛,对吧。”

    程松只觉脑袋晕乎乎的,后面根本就听不清刘管事在说什么了,他这是被人利用了么?

    刘管事夹枪带棍的话虽然让他震惊,但来自同村之人的嘲笑,才是让他更难接受的。

    昨日还和他称兄道弟、追着他拍马屁的人,现在就抱上了别人的大腿,成为了糖厂管事的跟班,将来他跑生意赚的提成,比他去当个狗屁铺面的掌柜赚得多多了。

    他晃晃悠悠的举起手,指着在刘管事身旁笑得一脸谄媚的程克爽,“程克爽,你,你,背叛我!亏得我把你当兄弟。”

    “松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好伤心啊,我依旧是你的好哥们儿,你现在也是掌柜,比我地位高多了,弟弟还要恭喜你得偿所愿!虽然我们跟着的东家不一样,但刘管事都说了,咱们依旧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排列三南方交叉跨度 上海时时乐 十八选七的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头 排列三试机号开奖助 福建体彩网36选7走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 股牛配资 极速飞艇号码统计 广东好彩1玩法说明 安徽快3加奖 大发pk10 下载 配资178 快乐10分钟开奖结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