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福妻高照 > 第三百零三章你是妖还是鬼
    “不是的,不是的,是尚文武那厮一直纠缠与我,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陈琳哭着连连摇头。

    “是吗?”二皇子嘴角勾起残忍的冷笑,“你跟他没关系,那之前你女扮男装出入青楼,勾得卫晋为了你得罪了齐王爷,这件事也是假的?”自己可是亲眼瞧见她在青楼的台子上跳着热辣的舞曲,就是那一刻起,他才被她勾了魂,可现在他清醒了!

    陈琳:“……”

    二皇子忽然凑近到她的耳边,“你根本不是陈在招,你抢占他人肉身,肆意玩弄他人的感情。

    本王不知你是妖还是鬼,本王怜惜你的大才对你一忍再忍,可你却蹬鼻子上脸,你竟然敢加害小雯!!

    你,该死!”

    稍稍远离她,见到她一脸惊恐却挂着眼泪的眼泪,讥讽一笑:“从今往后,好自为之!别再来找本王,否则休怪本王无情替小雯讨回公道!”拂袖而去!

    田如月一直在旁边默默的当树桩子,见到二人说话也有意避嫌站在原地并没有靠近,直到见到二皇子离开,陈琳却一脸惊恐不在哭闹喊冤。

    直觉告诉田如月,二皇子不知说了什么狠心绝情的话,竟然让陈琳放弃了继续求他救命。见到二皇子的身影都快走出院子消失不见了,赶紧追了上去。

    陈琳看着二皇子绝情离开的背影,田如月紧追上去的身影,晶莹的眸中瞬间溢满了怨毒之色。

    房内,三皇子叫来了管家,命令道:“把陈琳关进府中地牢,等王妃清醒之后让她亲自处置。另外……立刻传令下去,就说……陈姑娘因王妃曾心仪二皇子心生醋意,宴席中害她身受重伤,二皇子枉顾皇命私自出府前来讨人。”眼神阴鹜的再次叮嘱:“务必在兵部尚书找上门之前,让这件事传遍整个京城!”王妃因私情被二皇兄的女人所害,看兵部尚书那个老贼有何脸面怪罪与他!

    “是。”管家领命退下。

    出了三皇子的府邸,二皇子似乎才意识到身后还一直跟着一个人,这才转身看向田如月。

    田如月立马低头朝他行礼。

    这时一直等在外边的卫婧等人跑过来,却被二皇子带来的人拦下。

    二皇子紧盯着田如月乌黑的发顶,忽然道:“上本王的马车,本王亲自送你回府。”

    “谢二殿下。”田如月跟着二皇子上了马车。

    卫婧带着月红也赶紧上了卫府的马车紧跟其后。”

    马车上,二皇子看着对面低着头的田如月突然开口问道:“今日你也在场,到底发生了何事,本王想听你再说一遍。”

    田如月脸色一白,声音颤抖的道出原委:“宴席结束,民妇带着婧儿她们准备离开,却被嬷嬷拦住了去路,说说王妃要单独召见。

    民妇带着婧儿前去拜见王妃,王妃却对民妇说;以前卫家如何支持二殿下,今后如何支持三殿下。”说到这里田如月故意停顿了一下,察言观色见到二皇子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才继续道:“民妇以夫君身体病弱无法管事,如今是民妇主持中馈为由拒绝,王妃就请民妇跟婧儿欣赏一下三殿下养的宠物狗,可民妇见到的却是……”

    二皇子见她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样子,已经能想象得到那血腥的画面,轻声安抚道:“别害怕,你现在已经没事了,那后来呢?”小雯,你为了三皇弟如今落得重伤病危的下场,你可曾后悔?!

    田如月:“……恶犬当场咬死一个犯错的家奴,大概是见了血腥激起了它们的凶性冲出了牢笼。

    民妇吓得连忙拽着婧儿逃命,下人们纷纷拿着棍棒上前制服恶犬,可恶犬实在骇人,下人们一时根本制不住,后来……就发现了惨剧。

    至于陈姑娘是否推倒王妃一事民妇没有瞧见。

    三殿下也因此事审问过民妇,民妇也是这样回答的。

    但是有一件事民妇可以确定,那就是出事的时候王妃确实跟陈姑娘是站在一起的,王妃出事之后陈姑娘也不见了踪影。”说完窥伺着二皇子的脸色,心中反复推敲自己说的话可有漏洞。

    二皇子根据田如月叙述,在脑海中把整个事件还原了大半,脸色越发阴沉的厉害。

    因为他想起有一次醉酒误把陈琳当成了尚雯婕,因此陈琳跟他大吵了一架,再加上亲眼所见,完全相信了田如月所言,认定陈琳是嫉妒尚雯婕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所以故意趁机加害于她!

    田如月见他沉着脸半响不说话,故作瑟瑟然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道自在人心,民妇随口说说,殿下随意听听,相信殿下心中自有定论。”

    二皇子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向他处继续沉默。

    马车停下了卫府门口,二皇子看向田如月,“本王就不送你进去了,见到子谋,替本王再次道谢他这次鼎力相助,本王永远都是他的兄长。”

    感谢大骗子?卫晋背着自己又做了什么?田如月心中狐疑,面上颔首应下,下了马车之后目送着二皇子府的马车离开。

    “嫂子!”卫婧忽然冲了过来,以后扎进田如月的怀中哭成了一个泪人。

    田如月见引来路人的围观,赶紧搂着她回府。

    可她却哭了一路,哪怕回到锦墨居坐了下来,卫婧依旧死死的抱住她不松手,一双美眸都哭成了红肿的核桃。

    田如月求救的看向卫晋,“你妹子,管管。”

    卫晋沉下脸盯着卫婧,“那我是我媳妇,你一直抱着不撒手什么意思?看你哭成这副丑样,赶紧回屋上妆,去见见娘亲。”

    平时怕他想老鼠见到猫似的卫婧,这次却根本不搭理,依旧把头扎进田如月的怀中,只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田如月气得朝着卫晋瞪了一眼,眼神暗示他:‘没用!’

    卫晋委屈。

    田如月却低头看着衣服上全是卫婧的眼泪跟鼻涕,还不撒手让她去换衣服,这就过分了。强行让月红跟白霜一起上手把她拽开,躲到屏风后边换衣裳。

    换好出来之后见到卫婧不在了,长舒出一口气。

    白霜立刻奉茶,“少夫人,奴婢吓死了,幸好您没事。”

    “我没事,就是出力太多有点累。”田如月接过茶盏喝了一口。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p3试机号 江西新11选5开奖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重庆快乐十分号码预测 浙江12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 新疆35选7彩票怎么买法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 好彩1走势 河北11选5彩票群 财富之轮 天津十一选五 广东省南粤风采36 7 上海时时乐开奖最近100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