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 068:生机证道
    圣人打架,天地动荡。

    界碑关外的战场上,除了有修为在身的修士,双方的普通将士们都已全部倒地昏死了过去。

    准提一掌拍飞了桃花和桃子,脸色难看地冲远处的燃灯气急败坏地吼道:“燃灯,你在作甚?先去救人!”

    西方教的弟子们都已经被屠杀了一大半了,燃灯却还在那边调息,这怎么不让准提恼怒。

    而燃灯方才在跟桃夭交手的时候也被伤得不轻,这会儿才刚刚调息了一点儿回来,便听见了准提的怒吼,他睁开眼睛迟疑地看了看不远处的通天教主,见后者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想法,这才冲准提点了点头,然后朝下方掠去。

    教主大人斜睨了一眼燃灯离去的背影,又将目光放在了桃夭的身上。

    其实不是教主大人不想去管下方战场,主要还是桃夭这边他有点不放心,燃灯虽然去了下方战场,但战场中还有他碧游宫的弟子在,应当也可以先挡一会儿了。

    所以,教主大人将所有的心思还是放在了桃夭这里,并忍不住开口催促道:“崽儿,你还在磨蹭什么呢?”

    他的这话说的有些突兀,准提并不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却还是目光狐疑地盯着桃夭。

    而桃夭却急喘了几个口气,身上也带了好几道的伤痕,血淋淋的将衣裳给染得很是狼狈,不过这些桃夭已经不在意了,她皱眉看着被准提打伤的桃花和桃子,一双碧瞳里隐隐有凶光在闪烁。

    从桃夭斩出善尸和恶尸以来,这还是她俩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惨。

    桃花和桃子一人吐出一口血,脸色虽惨白,但脸上的神色却依然带着一个狠劲儿,估摸是瞧见了桃夭在看她们,桃花恶狠狠地道:“还看个屁!这秃子把咱们打得这么惨,要是不打回去,之后的一个量劫里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桃子也连连点头附和:“对,我也咽不下这个气!”

    说完,又呸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水,而后抬手一抹嘴角,冲着桃夭就又道:“夭夭你看看,我都伤成什么样儿了,这得吃多少只山鸡才能把今日吐的血给补回来啊。”

    桃夭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收了回来不再看她俩,却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青萍剑。

    一股暴虐的气息冲天而起,青萍剑在桃夭的手中发出嗡嗡震鸣之声。

    ‘嗡——————!’

    青色的剑光陡然闪过,这一剑却并不是朝准提斩去,而是对准了桃夭她自己。

    一剑落下之后,天空忽然卷起了雷云,狂风呼啸间,后方的通天教主双眸倏地一亮。

    只见那道青色的剑光斩落在了桃夭的身上,瞬息间,一道模糊的人影从她的体内分离了出来。

    当那道模糊人影一出现,桃夭身上的气息再度暴涨。

    准提陡然变色,骇然道:“第三尸————!”

    没错——-!

    桃夭在这一刻,终于用青萍剑斩出了她的第三尸——-自我。

    当第三尸被斩出来之后,桃夭缓缓抬头看向虚空,脸上的神色平静而又肃穆,清越而淡漠的声音缓缓自天地间传开。

    “碧游宫桃夭——-今日以生机证道,以吾之身证得混元生机道果,吾愿予洪荒众生一线生机!“

    以生机证道!

    桃夭的确没有证道的鸿蒙紫气,但她的体内却有从天道那里遁走的一线生机。

    这一线生机也是所有生灵的一线生机,自然也包括了桃夭,生机在她的身上,用它来代替鸿蒙紫气,这是谁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桃夭想了,她不仅想了,她还做了。

    当桃夭的证道宣言说出口之后,别说是准提震惊了,就连下方战场上的人,还有藏在虚空里的罗睺都傻眼了。

    东皇陛下挡下盘古真身的一击后,匆忙抬头朝天空之上看去。

    元始天尊和接引也同时停手,看向天空的目光中尽是错愕之色。

    藏在虚空里的罗睺差点从十二品灭火黑莲上栽下去,“又一个证道的?还是用一线生机证道?这特么是开什么玩笑?天道也能答应这种事情?”

    天道自然不想答应桃夭这证道宣言,所以聚集起来的雷云一直在翻滚,始终没有功德金光落下来。

    但天道就算不想答应,但一线生机的确在桃夭的身上,且还愿意为桃夭的证道而出力,所以天道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不甘不愿地落下了功德金光。

    在功德金光朝桃夭落下的那一刻,桃夭的修为就瞬间暴涨到了混元之境。

    她是生机证道,周身的气息中便蕴含了浓浓的生机,只见先前还一身狼狈血淋淋的人,在成功证道之后,身上的伤痕在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如今桃夭已证道成圣,身后的三尸跟着一字排开。

    亲眼见证她的证道成功的通天教主这会儿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混元生机道果!!!好一个混元生机道果,不愧是本尊的崽儿,果然没有让本尊失望。”

    眼见着桃夭证道成圣,教主大人在笑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朝她放心地一挥手,“崽儿,要找准提那货报仇,你就好好的报,为师就先下去看着你大师兄他们了。”

    桃夭轻点颔首,教主大人一脸喜气地掠下了高空,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走得那是放心又干脆利落。

    这边通天教主一走,桃夭拎着青萍剑就锁定住了一脸呆滞的准提,淡淡道:“方才打爽了吧?如今该换我爽了。”

    话音一落,桃夭也不给准提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举起青萍剑,朝着准提隔空斩了下去,而这一剑却带了混元之力。

    准提脸色大变,再也不敢硬接桃夭的这一剑,连忙身形闪动地想要避开。

    可桃夭似乎早就防着了他这一手,在准提刚要闪避的瞬间,她的脚下一动,而后原地消失,却又在下一刻,从准提身后的空间里快速掠出,举着青萍剑就又凶又狠地刺了过去。

    刺啦一声响,准提的一只袖子被青萍剑挑飞,桃夭握剑的手一转,跟着就一剑横挥了过去。

    准提只能再次闪避,可这一次却慢了一步,当准提闪开又站定之后,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极深的剑痕。

    一剑,差点斩喉!

    准提的一张老脸连番变色,有被惊的,也有被气的。

    而桃夭却一脸遗憾地看着他,语气也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遗憾,道:“可惜了,我原本是想斩首的。”

    准提差点被她这遗憾的语气给气乐了,她以为圣人是什么?想杀就能杀的吗?即便是她的师父上清,也不能这么随意地说出要斩杀一位圣人的好吧!!!

    “不过才刚刚证道,口气倒是不小。”准提铁青着脸色,再度抡起了七宝菩提树,“今日便教教你,就算是圣人也是有差别的。”

    七宝菩提树爆发出刺眼的光芒,然后带着狂风呼啸着朝桃夭横扫了过去。

    与此同时,七宝菩提树上的绿叶化作无数的利刃,也如暴雨般朝着桃夭密密麻麻的飞射了过去。

    桃夭一手握剑,一手却迅速结印,体内金光一闪,乾坤罩倏地飞了出来,而后化作一道保护罩,将桃夭连同她的三尸一起罩在了保护罩里。

    密密麻麻的利刃砸在保护罩上,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闷响。

    桃夭神色淡淡,语气气人:“圣人之间的确有差别,就比如以发宏愿证道的你,在圣人之中,实力是出了名的垫底。”

    话落间,桃夭拎着青萍剑就冲出了保护罩,然后举剑再度朝准提悍然斩下,“虽然我才刚刚证道,可我要暴打你一顿,你却没有反抗的机会!”

    ‘轰————-!’

    一声巨响,剑光落下的下一刻,准提被震飞出去。

    桃夭不依不饶,一步追了过去不说,伸手就握住了七宝菩提树的一截,然后猛地用力一拽,拉住了倒飞而出的准提,然后再是一剑横扫了过去,但这一次她就只用的青萍剑的剑身,而并没有用剑刃。

    青萍剑啪地一声抽在了准提的脸上,发出一声极为清脆的响声。

    只见准提的半张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桃夭勾唇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狞笑,而后抓着七宝菩提树的手再一个用力一拽,七宝菩提树从准提手中被抽走,桃夭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反手就丢给了后面站在保护罩里看热闹的桃子三人。

    法宝被抢走,准提顿时急得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七宝菩提树被桃子三人给抱在手中。

    准提没了法宝在手后,桃夭也唰地一下收回了青萍剑,冲准提幽幽地一笑:“我也不欺负你,你没了法宝,我也不用法宝,很公平是不是?”

    这话听起来的确很公平,但若是教主大人在这里就会立刻呸桃夭一口。

    公平个铲铲!

    就你那个能一手捏碎后天法宝的体质,你就算是徒手跟准提那老货打,准提只怕会伤得更重。

    果不其然!

    讲究公平的桃夭捏着拳头就对着准提的脸挥了过去。

    一拳到肉的闷响声,打得准提当即就闷哼了一声,然后就见本就肿了半张脸的准提,这次连一只眼睛也肿了。

    圣人的道体可比先天灵宝的防御性更强,然而同为圣人的桃夭却还是一拳伤了准提,由此可见她的道体到底有多强悍了。

    桃夭是个缺德的小心眼,先前被准提打得那么惨,她若是不将场子找回来,她也就不配人称碧游宫一霸了。

    所以,如今她逮着准提就一顿胖揍,且专门往显眼的地方打。

    摆明了就是要打准提或者说是打西方教的脸!

    那犹如狂风骤雨般地拳头,嘭嘭地落下来,打得准提几乎头晕眼花,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

    后方观战的桃子瑟瑟发抖地抱紧了七宝菩提树的一截,而后一脸肉疼地对身边的桃花和新斩出来的自我,道;“都说打人不打脸,夭夭忒狠了点儿,专门往人脸上打,准提那秃子都被她给打成猪头了!”

    桃花闻言没好气地横了一眼桃子,“你现在倒同情起那秃子了?方才被他打得那么惨,你是忘记了吗?”说着,目光愤愤地盯着那边的单方面殴打,不太解恨地道:“我倒是觉得她还打轻了,想想西方教之前做的那些恶心人的事儿,别说是打他的脸了,夭夭就该一剑砍死他。”

    第三尸自我这时慢吞吞地开口道:“本体若杀了准提,她自己也得倒霉,天道是不会允许天道圣人出事儿的。”

    桃花和桃子二人闻言齐刷刷地扭头看着她,见她虽然顶着一张跟她俩有五分像的脸,可性情什么的却一点儿都不像她俩,也不太像桃夭,忍不住问道:“你有名字吗?叫什么?或者你想等夭夭来给取一个?”

    “那你就太惨了。”桃花恶意满满地一笑:“就夭夭那取名的能力,你很有可能会被取名叫做桃树。”

    “桃树?!!!”桃子噗地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这名字...还真像是夭夭能够取出来的,桃树...这名字比桃子和桃花还惨啊。”

    自我闻言嘴角一抽,木着一张脸道:“我觉得我叫自我就很好。”

    桃花给了一个‘你别做梦了’的眼神,幸灾乐祸:“不想叫桃树的话,那就赶紧趁着她现在还没空就给自己想一个吧,否则等她空出了手来,你就只能叫桃树了。”

    第三尸的自我:“......”

    她不想叫桃树,但也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她现在有点想继续回本体的体内待着了。

    自我迟疑地看向桃夭,发现本体如今正打人打得很起劲儿,所以又默默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边打人打得很起劲儿的桃夭在一顿胖揍之后,终于打够了,拎着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准提,抬起一脚就将人从高空给踹了下去。

    看着自由落体的准提,桃夭恶劣地一笑,“打得这么累,怎能不让人看看最后的结果呢。”说着,朝保护罩中的三尸招招手,然后化作一抹虹光追了下去,“走,咱们下去玩。”

    保护罩内的三人:“......”

    下去玩?

    你怕不是去玩的,而是去向西方教的那些人示威的吧!!!

    把西方教的准提圣人打得连接引都快认不出来了,还非得拉着准提去西方教众人的跟前现眼,这是妥妥的拉仇恨啊!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顺市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 2019年黑龙江36选7开奖 广东11选五一定牛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广东36选7好彩3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表 幸运赛车 黑马计划 澳洲幸运5概率打法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 快乐10分钟开 黑龙江快乐10分中奖规则奖金 澳洲幸运10正规吗 第一棒球比分直播 老快3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