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调教贞观 > 第六十九章 杀气
    第二天,王宁安一大早就来到了平准署,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做给李襄城看。

    平准署内所有人看到王宁安这么早就过来了,全都议论纷纷,认为王宁安昨天被李襄城给教训了,来这么早就是做给李襄城看的。

    只有许时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没有大家议论中那么差,起码李襄城教训王宁安时,王宁安看似很听话,可是结果每次被王宁安给倒转过来,变成网宁安教李襄城了。

    王宁安对于平准署内的议论声,直接无视了,西市是大唐的重要经济来源,那么就需要好好的扩展西市,最少,自己在平准署署令官这个位置上,给自己某点福利。

    他第一眼就看中了胡商,胡商们一个来回需要几年的时间,路上又艰险,随时有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可是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商人陆续来到大唐做生意,目的就是因为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利益,可以让人一夜暴富。

    这样的生意,王宁安怎么会放弃,给胡商赚钱还不如让自己赚钱,这是他现在的想法。

    没过多久,李襄城带着银翘也来到了平准署。

    “哟,王大人来的挺早的。”李襄城看到王宁安正在用心的查找资料,心中有些佩服。

    王宁安闻言抬头瞄了她一眼,边翻书边说道:“李大人,我现在恨不得能将一天分成两天来用。”

    “哦,看来王大人心中已经有所想法了?”李襄城说道。

    王宁安点头一下头,道:“有些不成熟的想法。”

    “真有?”李襄城惊讶的说道。

    昨天她可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问过很多人,包括李二和长孙。

    他们一致给的答案就是增加赋税。

    “你不会是上书朝廷增加赋税吧?”李襄城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王宁安放下书本,非常认真的看着李襄城,又非常认真的问道:“李城,李大人,我看起来像不像白痴?”

    李襄城摸不着头脑,道:“我不明白王大人为什么会这样问?”

    王宁安说道:“因为李大人的话,让我以为你将我当成一个白痴,不然怎么会问出增加赋税这么荒唐的事情。

    大家应该知道,陛下刚刚登基,正是需要怀柔政策,得民心的时候,如果我大逆不道的让陛下增加赋税,你认为全天下的百姓会如何看待我?”

    “那你还让萧大人上奏陛下加税的事情?”李襄城脱口而出,等到他看到王宁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时,她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王宁安很快恢复了神情,缓缓的说道:“曾听闻萧大人为人正直,一心为大唐所想,这样有利大唐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他这样正直的大官来做。”

    李襄城为之气结,不想再和王宁安说话,自顾自的坐下,拿起一本资料看起来。

    两人就这样静坐着,一直静坐到吃午饭的时间到了为止,王宁安才放下书本,伸了一个懒腰道:“吃饭的时间到了。王刀,饭菜送来了吗?”

    王刀立刻提着两个食盒放到王宁安的桌子上,道:“少爷,刚刚送到,趁热吃。”

    王宁安道:“你也坐下吧,一起吃。”

    “是,少爷。”王刀也坐了下来,缓缓的打开食盒。

    对面的李襄城也感觉到肚子在唱歌,看了对面一眼,发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一时间也放不下身段来和对方说话。

    她看向银翘,道:“我们有准备午饭吗?”

    “公子,没有呢?”银翘道,“我们可以和大家一样出去吃。”

    其他人已经全都去吃饭了,只剩下他们四人还没有去吃饭。

    李襄城无奈的点点头,然后又无奈的站了起来,王宁安不跟她说话,她也不想拉下脸来跟王宁安说话。

    原本要去吃饭的李襄城,在她站起来后的那一刻,她再也走不动了。

    “好香,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香味?这香味哪来的?”李襄城闭上眼睛用力吸了吸鼻子,身体被香气给融化了一样。

    “公子,那是王大人那边的饭菜香味。”银翘说道,她也被王宁安桌上的饭菜香味给震慑了。

    王宁安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饭菜有些多,要不一起吃吧。”

    “这,这多不好意思啊?”李襄城不好意思的说道。

    王宁安指着桌上的饭菜,缓缓说道:“今天烧的有些多,四个人吃也不一定吃的完,一起吧。”

    “既然你那么诚心诚意的邀请我,行,我就和你一起吃饭。银翘,你也一起吃。”李襄城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是,公子。”银翘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王宁安看向两人,笑了一下,说道:“王刀,给李大人和银翘姑娘一双碗筷。”

    “是,少爷。”王刀应道,他从食盒里再次拿出两双碗筷,分别放在李襄城和银翘面前。

    李襄城拿起筷子后,才仔细观看桌子上的饭菜,六菜一汤。问题是这六菜一汤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这是什么菜,闻起来好香,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李襄城问道。

    银翘含着筷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王宁安说道:“这六菜一汤分别为糖醋排骨,红烧肉,红烧狮子头……”

    一连说了七个菜名,将李襄城和银翘给愣住了,至于王刀,已经吃腻了,沈氏和三个厨娘这几天天做菜,而试吃对象就是王刀等人了。

    沈氏他们的厨艺确实越来越好了,王宁安也因此对他们很努力。

    “听到这菜名,我就知道很好吃,我不客气了。”李襄城话音刚落,就拿起筷子夹菜。

    王宁安笑道:“不用客气。”

    然而他的话刚说出口,他的笑脸就将在一起了,让他看到以前只能从电视上看到的骇然的场面。

    只见李襄城主仆二人,以让人不敢想象的速度将六菜一汤吃的只剩下残羹剩饭。

    “啪嗒。”

    王宁安和王刀的筷子掉在了桌上,王刀更是张大了嘴巴,这个世界能让他惊讶的事情不多,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很惊讶。

    李襄城和银翘同时看到还剩下最后一块小排,两人同时出手,两双筷子同时夹住小排。

    李襄城用眼神狠狠的瞪下银翘,使得银翘将筷子缩了回去,因为她感受到了杀气。

    不仅仅是银翘,就连王宁安和王刀也感受到了这一股杀气。

    王宁安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文弱的书生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杀气,让他更想不到的是的,一道普通的美食能让人产生如此强大的杀气。

    吞下最后一块小排后,李襄城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一脸的幸福的样子。

    “吃饱了吗?”王宁安很不想打扰李襄城幸福的样子,可是他桌子上都是一些菜渣,肚子也饿着,不想打扰也不行。

    李襄城还没没有回过神来,说道:“大胆,本宫……”

    “咳咳……”银翘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王宁安古怪的看着李襄城两人,心中暗暗想道。

    李襄城听到银翘的咳嗽提醒,立刻回过神来,道:“本宫……子,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我还在家里,实在是王大人的饭菜太好吃了,让我吃的有些忘乎所以了。

    银翘,你怎么了,一直咳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大夫。”

    “不、不用了。”银翘连忙说道。

    “什么不用来,我看你咳嗽的那么厉害,一定哪里不舒服,走,我带你去看大夫。”李襄城说着就拉着银翘就走,就连招呼都不跟王宁安打一下。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家彩3d试机号和关 股票配资工具 甘肃3d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走势 今日黑马股票推荐 德国赛车是不是真的 黑龙江快乐10分钟中奖金额 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 河南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广东11选5每期必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开奖 大发排列3首页 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一 彩吧3d图谜第三版